穿在身上的历史

 2018/05/18 12:19  张佳玮 《意林·作文素材》  (80)    

【适用话题】服饰变迁 以小见大 时代更迭

【素材分析】服饰的材质与一个人的阶级与气质有关,对于政治人物来说,也会有政治上的考量。而从整体上来看,人们服饰的材质是随着时代的变迁而不断发生变化的。在经济与交通不够发达的时候,人们崇尚精致华美的衣饰,而新时代的人们更愿意选择适宜日常生活的轻便衣着。

(特约教师 于晓婷)

NEW视野

现在大部分人都习惯于一日三餐,而在古代,一天只吃两顿饭。第一顿饭叫朝食,相当于上午九点左右。第二顿饭叫哺食,一般是下午四点左右吃。而由一日两餐演变为一日三餐,原因大概是随着社会发展水平的提升,可以得到更多稳定的食物供应,使为应对体力劳动支出而临时加餐的行为逐渐固定化。

小时候读亦舒的小说,常提到主角穿开司米,我总觉得是一种中国本土材质。后来学了英文,明白了:开司米=cashmere=克什米尔山羊绒。也就是炫富大师彼得·梅尔所说的世界上最奢华的保暖材质,需要靠手工收集,轻暖软薄,在冬天让人如升天堂的玩意——一种小时候司空见惯的材质。

项羽火烧阿房宫,分封天下,打算回家。人们劝他别回去,时年27岁的项羽表现出了年轻人爱美的劲头:“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谁知之者?”诸葛亮在《出师表》中,说自己年少时,“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富贵即可衣锦,平民就是布衣。纺织品材质本身,映射着人的阶级。

纺织品的材质还跟人的气质有关。《神雕侠侣》里小龙女初次出场,“一袭轻纱般的白衣”,正该如此。全真道士看郭靖,“他容貌朴实,甚是平庸,一身粗布衣服”,这才是郭靖。倘若郭靖穿一袭白纱,小龙女一身粗布,那便不对了。

纺织品的材质,其实还跟政治有关。罗马人还在穿亚麻衣服时,恺撒就穿过一身紫色丝绸袍子。那时丝绸来自东方,还是最难染的紫色,煊赫贵重——太高调了,所以恺撒虽功业盖世,最后却惨遭刺杀。

纺织品的材质,都是跟时代挂钩的。时装这东西,公认的祖师爷是保罗·布瓦列特:20世纪初,他推出第一批署名服装设计作品,从此地球上才真正有了时尚业。而布瓦列特进行服装革命,推翻紧身胸衣,是为了方便女士们进行体育运动。倘若你在20世纪初,吃过连正餐带甜品的12道菜,然后去后院网球场礼仪性地打几拍,你也会觉得胸衣如甲胄,勒得心脏都要停跳了,希望有件衣服能让自己运动自如,同时不失风度。20世纪初,针织、帆布这类材质流行起来:城市工薪时代来临,大家都得穿得干净利索。20世纪60年代,“二战”过去了,老牌贵族还相信手工定制和人造材质,但新一代人,已经相信科技,相信未来。人类从穿丝绸学贵族仪态,到穿针织衫行动自如,再到穿着纤维接纳人造科技,成为标准的、干净敞亮的现代城市居民。

材質的历史,也就是人类进步的历史。20世纪初,欧洲老贵族为了摆谱,还会特意将衣领、袖口磨出毛边,以显摆岁月与传承,使人一望而知“咱们家族可是历史悠久的”,与衣服崭新鲜亮的新贵们划分开来——仿佛是盘核桃的包浆,老祠堂的香薰痕迹,都是岁月的洗礼。但与以前不同的地方在于,贵族传承只停留在奢侈品领域,成为小范围的传说。大众一边将传说当段子听,一边阔步向前。有钱人的所谓一日三开箱、不同场景换不同衣服来打发时光的琐碎劲儿,只能停留在他们自己豪华但局限的庄园里。城市时代的人们,需要的是自然舒适、可以随意在城市任何场合转换的衣裳——这就是现代生活,接受变化,接受平衡,承认效率和快乐的重要性。

(珠珠摘自微信公众号“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