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2018/05/18 14:13  杨森婷 《做人与处世》  (85)    

整部《长恨歌》的语言细细碎碎、娓娓道来,有如一幅细笔勾描、颜色淡雅的水墨画,虽然第一眼不足以让人惊艳,但是慢慢品来,却别有一番韵味。

书里的主人公王琦瑶是潮湿的上海弄堂的女儿,她闭月羞花,着阴丹士林蓝的旗袍,加上乌黑的头发和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追随潮流,什么都把握得刚刚好,没有所谓的极好或极坏,美得不可亵渎。这个小情调的女人,偶耍一点小手腕,刚刚好地吸引一些人,然而到最后发现这似乎没多大作用,毕竟人心都是世俗的。

王琦瑶的心最初只停留在小姐妹的情谊中。小姐妹吴佩珍的形象自然是比不过王琦瑶,对她很崇拜,这讓她有了拉拢人心的资本,让吴佩珍更加死心塌地罢了,王琦瑶说她不往西,似乎和王琦瑶一样的见地也是一种荣耀。事实说明,吴佩珍愿意为了王琦瑶去拉拢以往嫌弃的败家子表哥,去片场时表现得比谁都要激动,把有点小激动的王琦瑶衬托得处变不惊。这样的小姐妹把王琦瑶的心捧高了一层,而王琦瑶却因为心里的一点疙瘩,转身就把吴佩珍疏远了。吴佩珍却不死心,也不交其他朋友,这大概就是王琦瑶的魅力吧。

之后,王琦瑶又遇到了她生命中另一个对她无怨无悔的人——摄影师程先生。这个人死心塌地得有点犯傻,甚至为了能和王琦瑶一起吃饭,还得稍带上另一个崇拜王琦瑶的小姐妹蒋莉莉,使得蒋莉莉以为程先生对她有意思,而对程先生芳心暗许。王琦瑶自然不会对这个小摄影师感兴趣,却又要倚靠他来达到她那比天高的心,自然不能拒绝,所以就有了“两女一男”的尴尬场景。事实证明王琦瑶的选择也没错,程先生不仅仅用一组照片把王琦瑶的美以“沪上淑媛”的标题送给众人,还帮助王琦瑶成为选美比赛的“三小姐”,让她的人气达到了顶峰,终于把自己送到了有钱有权的李主任的怀里。

就在王琦瑶以为自己住进了爱丽丝公寓,走进了上流社会时,她却发现自己只是李主任众多的“老婆”之一,其实也算不上发现,而是李主任偶然平淡地告诉她的,那种语气似乎在说“这很正常”,但她的美确实吸引了李主任。少了名分,孤独寂寞,至少这是王琦瑶自己的选择,难道还要去反抗有钱有权的李主任吗?此时她的心开始妥协了,独自在昏黑的飘荡的窗帘后过着情妇套路的生活,她的心仍和当时赢得比赛的时候一样,觉得自己是完美的。

但人生总会走下坡路。李主任突然死了,王琦瑶只能带着一只雕花木盒,那是李主任留下的一箱金条,来到美丽的水乡邬桥。在这里,她又遇到了一个迷恋他的男孩阿二,因为阿二看不上村里的那些庸俗的女人,看到王琦瑶优雅的姿态,就仿佛看到了繁华大都市的旖旎灯光。王琦瑶自然不会看上这个小毛孩,而是以对待弟弟的心去对她,而阿二的死心塌地,却意外地更满足了她那颗离开上海上流社会的空虚的心。

辗转之下,王琦瑶又回到了她最初的地方,在那个潮湿的小巷,开起了打针的铺子,她开始转变了。她和贴近上流社会的严家师太做朋友,两个人偶尔聊聊天,却不会说任何不该说的话。严家师太羡慕她的美,欣赏她对美的认知,可又知道她的底细,“第三小姐”、主任的情人,自然是有些看不上,所以两个人没有过多的交集。通过严家师太,王琦瑶又认识了康明逊,这个为王琦瑶所着迷却又懦弱的有妇之夫,最终让王琦瑶怀孕了,人却跑了。王琦瑶对康明逊也说不上是真爱,大约是寂寞太久的缘故吧。康明逊当然不想丑闻暴露,自找难堪,于是找了中苏混血的萨沙当替罪羊,不过这瞒不过情场高手萨沙的眼。就在这时,程先生又出现了,依然对王琦瑶念念不记。王琦瑶想自己会一天天老去,就想和程先生将就,结果程先生思恋的只是从前的王琦瑶,并不需要现在的王琦瑶。王琦瑶的梦碎了。

王琦瑶的女儿微微长大后,交了一个男朋友老克腊。王琦瑶的美,更准确地说是她身上的优雅气质和独特的见地以及四十年前的人生阅历,吸引了这个痴迷于四十年前岁月的老克腊。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王琦瑶心中对四十年前的那个自己还是念念不忘。

但故事的结局令人唏嘘。最终王琦瑶却被一个为她女儿死心塌地的江湖浪子长脚杀死,抢走了她珍藏已久的金条和那个雕花木盒,结束了她的一生。

当初美得孤傲,半世的风光,却仍让王琦瑶落得个死于非命的下场。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就是这个女人耐人寻味的一生吧。

指导老师:邬双

(编辑/张金余)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