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好日子难过

 2018/05/16 19:27  闫睿杰 《做人与处世》  (177)    

从前人们常说“苦日子难过”。可以想见在吃苦挨饿的年代,苦日子多么折磨人。我从我爷爷那里听来,他们那一代人经常吞糠咽菜,粮食没了,便只能去啃榆树皮,但绝大多数人穷而守志,不偷不抢。那时候,吃饱饭无疑是一件最幸福的事情。

但现在的人说“好日子难过”,这是在从前绝对想不到的。什么是好日子?似乎很难界定。想想现在,人们不再为衣食住行而发愁了,却经常听到这样的话:“现在的日子真是不好过啊。”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因为现在的物质条件极大丰富,选择和诱惑太多,人的欲望日益膨胀,便不能安于现状,总是忍不住同其他人攀比。你吃山珍海味,我就要名牌加身;你搬了高层,我就买别墅;你天天奔驰宝马,我就要坐私人飞机。殊不知,攀比心理会让人变得越来越不知足,用来比较的东西多了,好日子自然难过了。

好日子不仅要以物质作为基础,更要以精神为依托,奋力追求精神的美好境界,这才是一个健康的现代人应该做的。

现在的世界太吵了,是应该与自己独处的时候了。我羡慕三毛可以一个人走遍千山万水,看她的照片,褪色的牛仔裤、素净的白衬衫、乌黑的麻花辫所散发出来的静气,深深击中了我的心,于是,我开始屏蔽内心那些虚荣的、浮躁的、不切实际的想法。在房檐下,一个人读书、一个人写字、一个人观花、一个人听雨……好日子是清静的,这样的清静,有了最孤独却最丰满的意味。

清静的日子带给我闲适的心情。偶尔发发呆、做做梦,在窗前站久了,就坐在院子中的小板凳上,清风夹杂着丝丝的凉意,天气恰到好处,趁我打盹儿时,一只老猫在花丛中发出懒散的叫声。我突然发现,在这个和大自然耳鬓厮磨的过程中,竟有那么一丝缠绵。安与闲,两个字都妙,都带着些许的禅意。在早晨的薄雾里,听见有人趿拉着拖鞋出门倒垃圾,听见街道上卖早点的小贩吆喝着:“卖煎饼喽!又香又脆!”好日子是安闲的,一切都是灵动而鲜活的。这时,就可以体会到“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原来安闲也有几分任性,也有几分自得其乐。

我迷恋一切富有情调的东西,比如欣赏像张爱玲、林徽因这样的女人,比如舍不得扔掉早已走远的往事,比如反复擦拭着自己心爱的白球鞋,比如盼望着邂逅一座像巴黎一样浪漫的城市……生活的雅致就好比饅头中央的那一点艳丽的红,我想,总不会有人讨厌锦上添花的东西吧?好日子是优雅的,只要你认为它是一种情调,那它就是活色生香的情调。

我常问自己,在这复杂的社会中,我到底要什么?现在我可以肯定地告诉自己,我要的就是来自精神世界的静、闲、雅的好日子。好日子如金,因为清静、安闲、幽雅的日子,毕竟是少之又少的,而人生长之又长,痛苦和悲伤则是司空见惯,人们都披盔戴甲,奋力地冲杀在自己的江湖里,但是哪怕这样的日子只有一天,我们也要牢牢把握,好好享受。

(编辑/张金余)

 赞  2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6 + =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