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网络中立”有多无知

 2018/04/15 13:12  光谱 《意林·作文素材》  (202)    

如果你是中国联通用户,经常用移动数据刷微博,八成已经订购了包月微博免流量或者微博定向流量包;爱听音乐?8块钱一个月就可以用虾米音乐包免流量畅听。除了微博和虾米,中国最大的在线视频服务优酷土豆、市占率最高的工具应用360手机助手等,全都跟中国联通有相关的合作。中国联通还跟一大票互联网公司推出了合作卡,比如京东的强卡、百度的神卡、今日头条的懂我卡、美团的美卡、饿了么的饿卡等。这些合作卡,在基础月费、套餐内分钟短信数流量上各有不同,但最核心的元素都是在使用对应的应用时赠送流量或者干脆免流量。

还有跟腾讯合作的大王卡。这可能是迄今为止最为可怕的一张卡,因为腾讯系的应用(包括游戏)数量有近100个,微信、QQ、视频、音乐、工具、浏览器、新闻客户端、相机、网络电话和《王者荣耀》一应俱全——而它们全部免流量。QQ音乐曲库没有你喜欢的五月天和周华健,腾讯视频上没有你追的电视剧,微信电话的通话质量和稳定性一般般,但你还是买了一张大王卡,然后把手机上的虾米音乐、爱奇艺和电话APP扔进了那个名叫“吃灰”的文件夹。

不要钱的流量,谁不用谁傻。运营商和它的合作伙伴,就这样用一个简单的逻辑轻巧地左右了你的选择。不用掐掉服务逼你作出决定,一个月几十块钱的免费流量,就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你的上网习惯。从用户角度,你不经意之间就“被”站队了。这还好,毕竟你省了钱。但站在那些没有和运营商合作的互联网公司的角度,站在整个互联网行业的角度,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中国联通对其他公司的互联网服务正常计费,却对某一家进行流量补贴。这显然是一种双重标准,两家公司提供的是幾乎一模一样的服务,在运营商—用户获取和使用服务的管道那里的待遇却不一样。如果你是那家没跟联通合作的公司,因为竞争对手免流量而被抢走了用户,这件事听起来是否不太公平?设想某天,摩拜单车推出一张“骑”卡,骑车送流量,或者干脆骑车不要钱,别提其他五颜六色的单车能否活得下去,恐怕就连ofo也要流失大量用户。

你看,中国联通不需要投资一分一毫,就能轻易决定一家公司的生死。中国联通就这样打破了网络中立性,歧视小公司,助长了垄断。网络中立性问题现在摆在了中国手机用户、互联网公司的面前。

两年前有人提出“中国有两个互联网”:腾讯互联网和阿里互联网。生活在这两张网当中的哪一个,都会让你在对应的生态里越陷越深;你也可以选择来去自如,只是要被迫接收两张网之间的信息禁运(比如阿里封微信淘宝跳转、微信封快的打车红包、某些音乐软件一度无法在微信分享等)。但那只是腾讯和阿里两个神仙之间的战争和地盘划分,就像你在肯德基里不能点麦当劳一样。然而现在通过大王卡,腾讯不再需要准备迎接创业公司的挑战,因为它已经提前锁定了自己的垄断地位。如果肯德基的炸鸡和汉堡都免费,沙县小吃和李先生还有生存的余地吗?黄太吉和西少爷肉夹馍,还可能诞生吗?

这不仅是对网络中立性原则的践踏,还将严重阻碍科技互联网行业的创新和良性竞争。

“我只是个用户,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可能有这样的疑问。至少在今天,作为大王卡用户的你是获益的——它极大地降低了你每月的手机资费。但在长期来看,网络中立性原则被巨头互联网公司和电信运营商所唾弃和遗忘,仍将威胁用户作为个体的权益。领导市场的企业将获得寡头或垄断地位,用户的选择权越来越少,而这些公司也会失去提高服务质量和降低价格的客观鞭策。良性积极的竞争将被阻拦甚至杜绝,新创公司没有优势,要么寄生于大公司,要么被切断服务、减慢网速,最终挤压致死。到时候,中国互联网就真的成了阿里和腾讯的互联网了。

(摘自微信公众号“硅星人”)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5 − =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