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中的饮食描写如何推动故事发展

 2018/04/14 22:22  刘黎平 《意林·作文素材》  (89)    

《水浒》中的饮食描写,如果和《红楼梦》对比而言,肯定是粗线条的,无非就是肉菜饮料。至于怎样调料,怎样摆设,如何玩花样,根本就没有交代。然而,饮食在《水浒》中仍然是一个重要的组成元素,它们对书中人物的塑造、故事的推进,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水浒》一书,关于饮食的描写,往往是环境描写多于菜肴本身的描写。例如鲁智深在五台山下的饮食店,店里只有板凳、破瓮、牛屎墙,这里的饮食能有多精致?也有上档次的,例如宋江在江州的浔阳楼,“雕檐映日,画栋飞云”,一看就知道是高级场合。至于吃的东西,“一樽蓝桥风月美酒,摆下菜蔬,时新果品,列几般肥羊、嫩鸡、酿鹅、精肉,尽使朱红盘碟”,品种有交代,器具也精美。总的来说,还是粗线条。

《水浒》里的饮食,高档也好,粗糙也罢,多不涉及味道本身,更无深入描写,这不等于饮食不起作用,人物的性格,故事的推进,和这些饮食还是密切相关,甚至有点睛妙用。且说武二郎复仇飞云浦和鸳鸯楼之后,于路奔走,眼看到了冬天,气温下降,“当日武行者一路上买酒肉吃,只是敌不过寒威”。读者也跟着他忍冻挨饿,希望此时有一碗香喷喷的饭菜。下面的故事,就围绕着这个前提发生。

武松来到了孔家庄的一家店,正是又冷又饿。偏偏店小二说店里没有肉了。这时候有个大汉来到店里,店小二给他端出一碟香喷喷的鸡肉,你说眼馋不眼馋?武松馋了,读者也馋了,只想着如何吃到这鸡肉。因此,当武松和大汉发生矛盾时,不是他一个人在抢夺鸡肉,而是古往今来的读者在抢夺鸡肉。武松越是吃不到,读者越是着急。因此,当武松“且不用箸,双手扯来任意吃”,读者终于跟着武松一起吃饱了。

这一次冲突,从故事情节而言,让武松在孔家庄见到了宋江,将故事的接力棒转移给了宋江,如果不是眼馋这一碗肉,宋江也就不能出来。

不过,虽然是写粗犷饮食,也不乏细致描写,例如李逵吃魚,就吃得精彩纷呈,花样翻新。宋江结识戴宗、李逵,三人甚为投机,于是去江边琵琶亭酒馆。吃了一阵,端上辣鱼汤,宋江和戴宗吃得斯文,李逵却“也不使箸,便把手去碗里捞起鱼来,和骨头都嚼吃了”,表现李逵的豪爽硬气。而且李逵食量也不是一般大,“便伸手去宋江碗里捞将过来吃了,又去戴宗碗里也捞过来吃了,滴滴点点淋一桌子汁水”。看到这里,我们似乎也被这几碗鱼给撑饱了。

围绕着吃鱼,施耐庵大做文章,宋江不想吃腌鱼,要吃新鲜鱼,于是李逵去寻鱼,结果引出“浪里白条”张顺,两人陆地水里一顿好打,又结识一个人物,然后将江州的英雄都串起来了。吃一顿鱼,情节大步往前推。可见宋江的这次吃鱼,不是白吃的,其实也是一种文学手法。

(摘自大公网)

【素材运用】人是胃肠的奴隶。《水浒》里快意恩仇的好汉们也左不过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而作者在描写好汉们的吃食时,没有单纯为写食物而写食物,他让食物成为人物形象的一面镜子,成为推进故事的一枚棋子,读者边读书边跟着人物大快朵颐,也是一桩美事。

【速用名言】

1.一生没有宴饮,就像一条长路没有旅店一样。——古希腊哲学家?德谟克利特

2.告诉我你平时吃什么,我就能说出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法国美食家?布里亚·萨瓦兰

【适用话题】饮食文化;平中见奇;善于发现?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4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