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妈妈 余生有多艰难

 2018/04/10 12:30  绕花千转 《意林·作文素材》  (188)    

我是一个跟江歌妈妈有类似经历的母亲的女儿。

我的哥哥18岁时由于工友疏忽大意,没有关紧操作间内的燃气炉的阀门,他和另一个同事在夜间被泄漏的一氧化碳夺走了生命。肇事者最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亲友四邻不再频繁登门。撑着给哥哥办后事的妈垮下来了。

这之后,她不能听到一丝高分贝的响声,看到电视机里的热闹场面就忍不住掉眼泪,于是我爸切掉了电视的电源,把游戏机、随身听锁在柜子里。家里开始被静默笼罩,一天里最大的响声,是晚间沐浴的水流声。她拒绝出门,不再关心菜价,不再比较哪种布料物美价廉,每天除了做好三餐外,就是在哥哥的房间里徘徊。有长辈流着眼泪劝我妈:“你得往前看,你还得照顾这两个女儿……”我妈已经哭干了眼泪,倚在沙发一端说:“为什么死的人不是我呢。”

不到10岁的我,第一次知道人生不只有玩耍和糖果,還有永远不再醒来,和摧心肝地活着。每当看到新闻事件里的受害者,那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痛苦会再次从身体里漫出来,五脏六腑被拉扯着,如同受了一个超级大巴掌,全身都疼,你拼力想挥动双手抓住远离的亲人,却只抓住黑乎乎的空洞。

有心理专家说,至亲突然离去的三四年后家人才能走出阴霾。我家的恢复周期比三四年还要长,在那段时间里,我家几乎是全封闭的,我妈除了回忆我哥,对一切话题没有兴趣。她在做家务的时候会突然停下来掉眼泪,睡觉的时候会突然惊醒,然后盯着门口希望有人回来。我和姐姐学会了轻声说话,也学会了如何去鼓励我妈,在她掉眼泪的时候安慰她,在她不想吃东西的时候陪着她不吃。我妈心疼我俩,总会硬撑着吃一些东西。即便这样小心翼翼,当吃饭时不小心拿了五双筷子,我们的情绪还是会瞬间崩溃。如今回想起来,那段时间我们心口的伤一直滴血,头顶上飘着不散的阴霾,出门看不到太阳,刮风察觉不到天冷。这样小心翼翼又必须强行坚强的麻木状态,其实是所有经历亲人离世必须经历的阶段。

人这一生会遭遇各种挫折,身上布满无形的有形的伤。有一些会痊愈,有一些会在剩下的日子里不停地流血,直到生命枯竭。失恋的人能微笑着买一个前任垃圾桶,生过重病的人痊愈后会好了伤疤忘了疼……但那些失去孩子的母亲,再不能完整。就算遇到开心的事,也会在笑容里带着苦。

初中最后一年,我妈到学校参加我的家长会,遇上了一群高中部的学长,说说笑笑从我们身边经过。我妈猛地停住了。过了好久,她才缓过神来,隐忍又凄苦地说:“你哥以前也这样。”这时距离我哥离开已经过去了十多年,我的姐姐已经荣升成妈妈,我妈欢欢喜喜地帮姐姐带孩子,她看起来有孙万事足,喜欢美食,喜欢好看的衣服,有时间也追剧,可是我知道她心底的洞还在。前年的元宵节,她在沙发上小憩,醒来以后,忽然叫了一声我哥的名字。

失去江歌的江妈妈,失去妻子和孩子的林爸爸,余生的时光,比多数人想象的可怕。

可能对你来说还没有找到生命应有的意义,但对爱你的父母和家人,你比他们的命还重要。所以,爱他们,爱惜自己。

(摘自豆瓣网)

【素材运用】亲人离去,一句“节哀”,抹不掉心中的悲恸。日常相处的点滴,会像数九寒冬下了雨,一滴一滴落在亲人的心头。人为的悲剧面前,可以有法律,可以有道义。唯有痛苦,无法纠正。

【适用话题】失去;痛苦与成长;看不到的伤痕?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9 + =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