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的本质就是孤独孤独是生命圆满的开始

2018年03月21日 8:03 作者:未知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作文君

  美学家蒋勋老师的《孤独六讲》跨越了十年,在华人世界创下了畅销百万册的纪录,它成了“孤独美学”的代名词,也早已成为一代人的文化经典。有人在字里行间看到了孤独,也有人看到了精神烙印。蒋勋的书,一直备受三毛、龙应台、席慕蓉、林青霞、靳东等人的推崇,三毛在自己的作品中极力赞美蒋勋的文字,女神林青霞视他为“偶像”,称他为自己的“半颗安眠药,能给予内心安定的力量”。他一直用温柔的心去感受这个世界,以美学家特有的思维和情感切入孤独。在这本书中,蒋勋创造了孤独的美学,描写了亿万人内心孤独的感受,从明星到学者,无数读者从他的文字中找到了共鸣,尤其当读者独立面对世界之后,再来读这本书,可能会更深入地体会蒋勋笔下的故事所带给我们的慰藉和力量。

  作者简介

  蒋勋,一九四七年生,台湾知名画家、诗人与作家。蒋勋先生文笔清丽流畅,说理明白无碍,兼具感性与理性之美,有小说、散文、艺术史、美学论述作品数十种,并多次举办画展,深获各界好评。近年,蒋勋专注两岸美学教育推广,他认为:“美之于自己,就像是一种信仰一样,而我用布道的心情传播对美的感动。”

  蒋勋毕业于台北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系、艺术研究所。1972年负笈法国巴黎大学艺术研究所,1976年返台后,任《雄狮美术》月刊主编,并先后执教于文化、辅仁大学,曾任东海大学美术系系主任。现任《联合文学》杂志社社长。他著述颇丰,主要有《孤独六讲》《舞动白蛇传》《给年轻艺术家的信》《天地有大美》《美的沉思》《多情应笑我》《今宵酒醒何处》《写给大家的中国美术史》等。

  除此,蒋勋曾得过台湾全省小说比赛第一名、中国时报新诗推荐奖以及吴鲁芹文学奖。他还有另一个特色,就是曾经做过广播节目《文化广场》,此节目由台湾警察广播电台播出,相当受好评,获得了1988年的金钟奖。

  作品介绍

  《孤独六讲》讲述了孤独的美学,这本书认为孤独是生命圆满的开始,没有和自己独处的经验,不会懂得和别人相處。孤独的核心价值是——跟自己在一起。全书分为六辑,分别讲述残酷青春里野兽般奔突的“情欲孤独”,众声喧哗却无人聆听的“语言孤独”,始于踌躇满志终于落寞寂寥的“革命孤独”,潜藏于人性内在本质的“暴力孤独”,不可思不可议的“思维孤独”,以爱之名捆缚与被捆缚的“伦理孤独”,几乎将关于“孤独”的话题论述得题无剩义。每一种孤独内核都有作者上下求索的故事,生动且有趣。他对生活看得很淡,认为平淡是真,却极其尊重个体的生命,认为生命必须丰富、多姿。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他要用文字把这姿态记录下来,并告诉我们如何与孤独的自己相处,或者如何从与孤独的相处中变成更好的人。

  精美篇章1

  自序

  我写过一篇小说叫《因为孤独的缘故》,后来成为一本小说集的书名。

  二○○二年台湾联合文学举办一个活动,以“孤独”为主题,邀我作了六场演讲,分别是:情欲孤独、语言孤独、革命孤独、暴力孤独、思维孤独和伦理孤独。

  我可以孤独吗?我常常静下来问自己:我可以更孤独一点吗?我渴望孤独,珍惜孤独。

  好像只有孤独,生命可以变得丰富而华丽。

  我拥抱着一个挚爱的身体时,我知道,自己是彻底的孤独的,我所有的情欲只是无可奈何的占有。

  我试图用各种语言与人沟通,但我也同时知道,语言的终极只是更大的孤独。

  我试图在家族与社会里扮演一个圆融和睦的角色,在伦理领域与每一个人和睦相处,但为什么,我仍然感觉到不可改变的孤独?

  我看到暴力者试图以枪声打破死寂,但所有的枪声只是击向巨大空洞的孤独回声。

  我听到革命者的呼叫:掀翻社会秩序,颠覆阶级结构!但是,革命者站在文明的废墟上喘息流泪,他彻底知道革命者最后宿命的孤独。其实美学的本质或许是——孤独。人类数千年来不断思维,用有限的思维图解无限的孤独,注定徒劳无功吧。

  我的《孤独六讲》在可懂与不可懂之间,也许无人聆听,却陪伴我度过自负的孤独岁月。

  我的对话只是自己的独白。

  二○○七年七月二十一日

  【小编感触】孤独是每个人都会面对的境地,孤独考验了我们,成全了我们的成长,在作者笔下的孤独中,我们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可以很勇敢,也可以很脆弱,却从未放弃过自己。

  精美篇章2

  生命的意义

  生命真的有意义吗?儒家文化一定强调生命是有意义的,但对存在主义而言,存在是一种状态,本质是存在以后慢慢找到的,没有人可以决定你的本质,除了你自己。所以存在主义说“存在先于本质”,必须先意识到存在的孤独感,才能找到生命的本质。

  在七十年代,我上大学的时候,存在主义是非常风行的哲学,不管是通过戏剧、通过文学。例如当时有一部戏剧是贝克特的《等待戈多》,两个人坐在荒原上,等待着一个叫作Godot(中文译为戈多,Godot是从God演变而来,意指救世主)的人,到戏剧结束都没有等到。生命就是在荒芜之中度过,神不会来,救世主不会来,生命的意义与价值也没有来。我们当时看了,都感动得不得了。

  从小到大,我们都以为生命是有意义的,父母、老师等所有的大人都在告诉我们这件事,包括我自己在当了老师之后,都必须传递这个信息,我不能反问学生说:“如果生命没有意义,值得活吗?”但我相信,我如果这么问,我和这个学生的关系就不会是师生,而是朋友,我们会有很多话可以讲。

  如果你问我:“生命没有意义,你还要活吗?”我不敢回答。文学里常常会呈现一个无意义的人,但是他活着;例如卡夫卡的《变形记》用一个变成甲虫的人,来反问我们:如果有一天我们变成一只昆虫,或是如鲁迅《狂人日记》所说,人就是昆虫,那么这个生命有没有意义?我想,有没有可能生命的意义就是在寻找意义的过程,你以为找到了,却反而失去意义,当你寻找时,那个状态才是意义。现代的文学颠覆了过去“生下来就有意义”的想法,开始无止尽地寻找,很多人提出不同的看法,都不是最终的答案,直到现在,人们还是没有找到真正的答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