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匹妇

 2018/03/14 20:07  陈蔚文 《意林·作文素材》  (37)    

老两口在这个菜场卖了好几年菜。他们肩并肩站在摊位后,手上择着菜或剥着各种时令豆子。他们摊上的菜特别干净、水灵,不论芹菜还是香椿,都摆放得让人赏心悦目,相较其他菜摊显得简直有些文艺——菜场是吵吵嚷嚷、生机充溢且有些粗鲁的,多数菜摊上胡乱堆着菜,地上散落着老菜帮、黄菜叶——老两口的摊子从没有这样。

老两口生意不算好,“干净”在菜场来说意味着比其他摊位更高的价格,通常主妇们更愿意买堆码得看上去就像清仓抛售的菜。但这么多年,老两口就这么守着摊,他们的衣着也和他们卖的菜一样,利落、清爽。老头儿的花白头发理得短短的,老太太一头短发一丝不乱,衣襟上会根据时令别一对白兰花或一朵栀子。

他们让我想起Ins上的那对韩国情侣,他们秀恩爱的方式是每天穿情侣装,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后站在同一个地方,把这些穿情侣装的和其他甜蜜的日常用照片的方式记录下来。

那对菜摊上的老夫妻,在人声嘈杂的菜场,一起出摊,一块儿收摊,每日肩并肩地边择菜剥豆,边聊闲话,这也是一种恩爱,《诗经》里“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古老恩爱。

院里的门卫老夫妻都七十几了,两人一般瘦,长相颇像,似乎是长期生活在一起形成的。门卫室很小,五斗橱上的电视从早到晚放着养生节目,门卫老头儿忙于根据专家的指示制作各种有食疗作用的食物,比如黑豆浸醋,把芝麻粉和核桃粉搅和在一块儿,小门房里常充盈着各种香气。

除了养生食疗,老头儿每天一大早还要风雨無阻地做一套健身操,顿足晃臂,赫然有声。

有时晚上去门卫室拿快递,准能看到他在用药包泡脚。老太太对养生没这么上心,既不做健身操,也不泡脚,有邻居与她开玩笑:“你也不学学你老头子,看他多惜命!”老太太也只笑笑。她话不多,脾气比老头儿温和。

老头儿脾气不好,和住户时有摩擦。有时住户去门卫室取快递,嘟哝说没翻着,老头儿的声调就急躁起来:“房间本来就小,成天这么多快递堆着,下脚的地方都没了!”

一间这么小而杂乱的门卫室,却不妨碍老头儿不折不扣地讲究养生。每日做饭,他用一只小电饭煲,计好量,不吃剩饭剩菜。饭后八九点,老头儿要吃点什么膏、什么粉之类。有次我去取件快递,听见有个与他相熟的邻居老头儿调侃他:“成天吃这些玩意儿也不嫌烦,准备活一百岁呀!”

“一百岁可不敢想!活得比我老太婆久就行啦,我走了谁管她?”老头儿粗声大气。

门卫室昏黄的灯光里,我一下愣住了,想起之前有邻居说,老头儿比老太太要年长些,大八岁还是十岁?记不得了。还想起老头儿老太太似有一个不争气的儿子,离异,惹出不少麻烦……每逢年节,老两口都在门卫室过,外面鞭炮惊天动地,门卫室如常,那台电视仍旧播放着健康类节目。

(丁强摘自搜狐社区)

【素材运用】“爱是一丝一缕,一粥一饭,是不死的信念,是凡俗生活里的英雄梦想”,这是法国女作家杜拉斯对“爱”的诠释。匹夫匹妇的生活,也许没有浪漫和奢侈的字眼,那些爱也淹没在了菜市场内,飘荡在门卫室中。

【适用话题】凡俗的幸福;相濡以沫;经营生活?

(特约教师 郭建华)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