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管里流淌着阳光的“红头发瘦哥哥”

 2018/03/02 20:49  作者简介 《意林·作文素材》  (291)    

作文君

你肯定听说过梵高,但你对他的印象可能仅限于“向日葵”“印象派”“割掉自己耳朵的疯子”这几个词。实际上,他短暂却浩瀚的一生绝非几个标签可以简单概括。他生前默默无闻、穷困潦倒,死后在画作及相关书信、传记广为流传后,许多人才了解并喜爱上了他。诗人海子就写过许多首献给梵高的诗,亲切地称他为“我的红头发瘦哥哥”。

《亲爱的提奥》是一本书信集,收录了从1873年梵高20岁直至1890年自杀前夕他写给弟弟提奥的书信,我们可以从字里行间窥得他炽热而高贵的灵魂。作文君原以为,像梵高这种除了在自己的领域堪称天才,生活的其他方面都搞得一团糟的人,大概也不会擅长写作。然而读完这本书,作文君意识到他真的是一个适合握笔的人。即使忽略他的身份,这也是一本值得一读的书信集。

作者简介

文森特·威廉·梵高(1853年3月30日—1890年7月29日),荷兰画家,后期印象画派代表人物,19世纪最杰出的艺术家之一。他热爱这个世界,但是这个世界却没有给他足够的温柔。梵高出生于一个颇有名望的家族,却是这个家族的异类。他曾经做过画商、牧师,最后选择在画布上燃烧全部的生命。他的作品色彩绚烂、情感丰沛、风格独特,以《星夜》《向日葵》《麦田乌鸦》等为代表的作品至今享誉世界。波德莱尔这样总结梵高的一生:“他出生。他画画。他死去。麦田里一片金黄,乌鸦惊叫着飞过天空。”

创作背景

《渴望生活——梵高传》的作者欧文·斯通曾说:“梵高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之一。”幸而还有一个人,相信他、理解他、支持他,这个人就是他的弟弟提奥。在梵高人生的后半段,他开始专注于绘画,而在他有生之年一共只卖出过一幅画,日常开支全靠弟弟提奥援助。

除了经济支柱,提奥也是哥哥精神上的挚友。梵高一直与提奥保持紧密的联系,二人之间书信往来不断,梵高在信中谈他的画,谈他对人生的思考,谈他的生活里琐碎的小事。而这些信哪怕有的只有只言片语,提奥也都好好保存起来。在兄弟二人逝世将近四十年后,还是大学生的欧文·斯通偶然间看到了梵高的画,随即被其中呈现出来的巨大的生命力所震撼,转而对画家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于是他寻访到提奥的遗孀乔安娜,帮助她整理了梵高的画作与信件,才让我们有机会认识梵高。

梵高曾对提奥说:“在我今天看来,你对我的一切好意,比我过去所想象的更加伟大了。我告诉你,这种好心是难得的天性,我亲爱的兄弟,要是你不能从你的好心中看到任何结果的话,请你不要发愁,你一定要等待。”

他说中了。

虽然仅仅在梵高离世六个月后,提奥就因悲痛过度追随哥哥而去,在他有生之年也没能看到哥哥声名鹊起。但随后梵高成为全世界最知名的画家之一,他留下的画作,足以让提奥的后人过上优裕的生活。

名人谈名著

★他已去世百年,但他的文字依旧鲜活如初。所谓意外,则是信札里那个异质混成的血肉之躯。字里行间始终驻守着一个真实的天才,比人想象中还要真实和精彩百倍。

——《纽约时报》

★烈士的旗号、殉道者的徽章,从晨曦金黄到晚霞赤橙,转面,扭头,一头赤发的悲哀与懊恼,被同样的烈焰烧焦。

——当代著名文学家 余光中

★我以为,梵高是幸福的人,因为他想做的他做到了,在他的画布上。因此,以为他的一生是所谓悲剧,只不过是一种媚俗,这是从如果在他活着的时候,他的画就卖了一百万这一世俗假设出发的看法。然而,永远不会有如果,只有这一个在阿尔的天空下一意孤行的画者梵高。

——当代著名诗人 于坚

★从他这大量的“心灵的信件”中,我读到——他最愿意相信的话是福楼拜说的:“天才就是长期的忍耐。”他最想喊叫出来的一句话是:“我要作画的权利!”他最现实的呼声是:“如果我能喝到很浓的肉汤,我的身体马上会好起来!当然,我知道,这种想法很荒唐。”如果着意地去寻找,会发现这些呼喊如今依旧还在梵高的画里。

——当代著名文学家 冯骥才

梵高经典句子

1.生命是一个播种的季节,收获是不在这里的。

2.也许在我们的灵魂中有一团烈火,但没有一个人前来取暖。过路人只看见烟囱中冒出的一缕青烟,便接着走自己的路去了。

3.生活对于我来说是一次艰难的旅行,我不知道潮水会不会上涨,及至没过嘴唇,甚至涨得更高,但是我要前行。

4.如果人们感到需要感受某种宏大的,某种无限的,某种使人感知到上帝的东西,那么他不需要到远的地方去找它。我以为我在婴儿的眼睛里,看到了比海洋还要深、还要无限、还要不朽的某种东西。

5.我画太阳时,要画得让人们感觉到它以可怕的速度在旋转。它发射出力量无穷的光波和热波。我画麦田时,要人们感觉到谷粒中的原子在生长、爆裂。我画苹果时,要人們感觉到苹果中的液汁溅到皮肤上,果核中的种子在往外钻!

名著节选1 主题词:热爱

1883年9月于德伦赛

请你想象一下这个景象:清晨三点钟,一辆没有顶盖的两轮马车越过荒地(我与房东一起出去,他要到埃森去赶集),沿着道路而行,路面上的泥浆代替了铺沙。这样的旅行甚至比乘船还要奇妙。在晨曦初露的时候,荒地上散布着的小房子,教堂院子里一座有着泥墙与山毛榉篱笆的、古老的、粗矮的塔,荒地或者麦田的平淡的景致——全都变成柯罗的最美的风景画了。一种宁静、神秘的气氛,就像画出来似的。

我在早晨六点钟到达兹威洛的时候,天还很黑。村子入口的景色很漂亮:长了苔的大屋脊、马棚、牛圈、谷仓。但是我在兹威洛找不到一个画家,人们说还没有一个画家在冬天来过,相反地,我却想在今年冬天到那里去。

由于那里没有画家,我决定不等我的房东回来就走着回去,在路上画些素描。

兹威洛附近的整个乡村,就我的目力所及,完全盖满了麦苗,呈现出最鲜嫩的绿色。一望无际的黑土里长出麦苗,看起来像勾勒的花边。当人们步行好几个小时通过那里的时候,他会感到除了土地、庄稼、辽阔的天空以外,再没有别的了。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9 − = 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