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喜剧教父严顺开:东方的卓别林,永远的“阿Q”走了

 2018/03/02 20:27  未知 《意林·作文素材》  (331)    

适用话题:德艺双馨;创新;为人着想

4.从不抢戏,不念错词

严顺开的挚友江平回忆说,严顺开做事极其认真,除了拍电影,他还有更重要的工作——排舞台剧,他特别认真,从来不说错词、不给人添麻烦。就算对戏烂熟于心,他也从来不抢别人的戏,他说:“抢戏是极为不道德的。”严顺开最讨厌的就是不认真演戏的人,对于那些不背台词、带着七八个助理、什么都用替身的人嗤之以鼻。

那个时候,严顺开拍《阿Q正传》已经成名,江平还是个小演员,还在跑龙套,严顺开就告诉他:“跑龙套没问题,我就是跑龙套出身的,只要认真,跑一辈子都没事,最终要跑得开心。”严顺开的鼓励让江平无比感动。后来严顺开在上海工作的時候,有一些公益活动老是找他帮忙,但没有报酬,他反而乐此不疲:“没钱就好,有钱我还不一定去,就怕别人认为我是为了钱才来。”说完,他还笑着开玩笑说有大闸蟹吃就成。事实上,真的给弄了大闸蟹,他却摇摇手不吃,吃大闸蟹只是他开的一个玩笑。

适用话题:职业道德;热情;善良;仗义

5.用生命在敬业

在严顺开72岁的时候,他出演了生命中的最后一部电视剧《我的丑爹》。剧本写好时,导演单联全找到严顺开,翻看剧本后,他说:“这是继《阿Q正传》后,最感动我的剧本了!这么好的剧本,拍!一定要拍!”

2009年《我的丑爹》在大连开拍,剧本要求这个角色“下海捡垃圾,在海水中跌跌撞撞,绝望时还要往冰冷的大海中央走去”。严老当时已经年过古稀,10月,大连的海水甚是冰凉,但他还是亲自下水了。他曾对媒体表示:“我不记得我下了多少次海,平时我连河里都不敢去,连游泳池都不敢去!导演也很害怕,每次我下水,他都会亲自下水试水温,还把水里的石头弄干净,不让我摔着。这让我很感动,人家都那么做了,我咬牙都要干下去。没想到拍这部戏这么难,早上8点不到就开拍,拍到晚上12点。拍的过程中,我又哭又笑,又蹦又跳,拍完我就受不了了,手都发麻了。”

他坚持下来了,可回到上海后没多久就病倒了。候诊时又突然中风,自此就在医院安了家。

严夫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苦死了,他自己不能动,就这样躺着。”

适用话题:敬业精神;热爱;艺术家风范

6.徒弟周立波写长信追悼

严顺开更是一位好老师。海派清口创始人周立波最想感谢的人就是严顺开,周立波当年报考上海滑稽剧团时,很多老师根本不看好他,认为他没有什么真才实学,但严顺开慧眼识珠,看出周立波的潜力,破格录取了他。周立波曾讲到,2006年自己第一次表演海派清口,所有来宾开怀大笑,只有严顺开老泪纵横。得知恩师去世的消息,周立波在微博上发布长信追悼。

一封寄往天堂的信

——致恩师严顺开

那年的我

遇见传说中的您,

您如传说

昨天的您

明白传说中的我

我非传说

孑然一身

您让中国有了喜剧大师

千里单骑

我让上海有了海派清口

您用执意

挽留了我的昨天

成就了今天的我

我用执着

证明了您的预言

天下无双

您在说,我在听

您累了,我来说

您从不夸我

却总会为我伤心落泪

您从不赞我

却总会为我喜极而泣

您倒下的那天

我带来了一台轮椅

有它

鞍前马后,如我所在

有它

天涯海角,如我随行

天,不遂人愿

缘,尽在此时

几多悲欢留人间

万千喜乐赴天堂

有您

天堂定能多一份快乐

有我

人间不会少一点是非

天堂人间,来世今生

我们终有重逢的那一天

等我……

学生周立波

链接文化知识:滑稽戏

滑稽戏是上海一带的地方戏剧剧种之一,起源于苏州,主要是用上海话和滑稽方式演出的舞台剧,流行于苏沪浙一带,擅长表达生活细节,是海派文化的重要部分。它貌似西方中世纪的世俗剧、文艺复兴后的闹剧,但实则是一种高超的表演艺术,更体现着中国人独特的逗笑方式——多滑稽,无幽默,少恶搞。 2011年5月23日,滑稽戏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赞  0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