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句红起来的话,都能正正好好搔到痒处

 2018/02/28 17:29  一碗不辣的面 《意林·作文素材》  (50)    

人类是真的很喜欢给自己贴标签、分等级。以前我们喜欢拿什么来分三六九等呢?血统,钱财,美貌,才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讨论起“有趣”来了,“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我们这样说的时候,顿时心里有种新的秩序建立起来了的优越感,仿佛我们可以跳脱在社会固有的其他等级之外去定义自己和别人了,你有钱有颜,可有啥了不起的呢?

虽然我对“有趣”颇不以为然,但却觉得“网络用语”是个好东西。它让人们更有趣了吗?是的。

不信你上B站(bilibili网站)点个热门视频来看,弹幕上“唰唰”过去成千上百条一模一样的“一言不合就……”“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这就非常尴尬了”“666”,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个邪教,仔细一看,大家都心有灵犀地get到同一个点,实在温暖。

不是随随便便谁说句什么话就能红起来的,这些话还得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能简单粗暴又准确地表达老百姓的心声,最好微微带点儿反讽的幽默,在多种场景下都能无缝衔接,还可以掐头换尾变形不变神。每一句红起来的话,都能正正好好搔到老百姓的痒处。

你也甭说网络用语让人们丧失了语言表达的能力,老百姓跟文化人不一样,本来就是常常词穷的,好多时候张口说不出话来,只好闭嘴听别人讲。人心隔肚皮,也不知道看同一个东西,别人是不是跟自己有共鸣。哪怕这共鸣是同一个笑点呢,你“唰”一句“這就非常尴尬了”,没头没尾,但我立马就能心领神会,微微一笑。这实在是一种非常幽微又很有意思的体验,是使用语言带来的趣味。

从前,诗词歌赋不是人人都能接触的,“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这样的诗句不是农民写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趣味也不是农民的体会,农民是沉默的。地区之间隔山隔水,方言不通,难以交流,也发展不起来。中国人大白话的表达,以前是没有的,后来有记录的历史本来就非常短暂,从半文半白,到后来诗歌散文小说仿俄、仿英、仿日地摸索,远一点的有鲁迅先生一代人,近一点的有王小波。到现在,虽说也没再出什么大文豪,但是网络上的说话节目好歹普及了,一点流行起来的三言两语席卷了老百姓的话语系统,这就是尝试,就是进步。

当然,这些流行语,读书人是不屑说的,也最好不要常说。有野心的读书人,存着这么一点儿警惕之心,是好事儿。读书人不要学舌,要去做新的事、说新的话,去开拓知识的疆土,及古人之所不能及。但是读书人还是要心怀天下,不能够忘记了,这本是个沉默的民族,她的语言既古老又年轻,语言表达对很多人来说就像小儿学步一样,可能跌跌撞撞,姿态不一定好看,却也趣味横生,叫人跃跃欲试。你若是为了一点自认为“有趣”的优越感去嘲笑这一点趣味,实在是枉为读书人。“有趣”一事也不要太过在意了,又一句网络流行语,你且把它当做一点趣味消遣。

(摘自豆瓣网)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0 + =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