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片太空

 2018/02/03 17:20  韩少功 《意林·作文素材》  (11)    

【适用话题】想象力 人与自然 旅行

一个蚁窝是一座奇异的宫殿,有门楼,有宫墙,有大殿和花园,还有暗道和密室。

一片落叶是千里山脉,或者万里沙原。如果手中镜片有足够的放大功能,我们还可以看到奇妙的细胞结构,雪花状的或蜂窝状的,水晶状的或胞胎状的。我们还可能看到分子及原子结构,看到行星(电子)绕着恒星(原子核)飞旋的太阳系,看到一颗微尘里缓缓推移和熠熠闪光的星云。

但人们不习惯凝视,总是长于奔走和张望。我曾从乡村进入城市,从湖南迁至海南,还眼睁睁看着不少朋友去了北京或上海,德国或南非。我的机会也来了。20世纪90年代,有人动员我去北京作协工作。

我相信朋友的好意,相信自己一旦错过了北京,会确实错过很多见识。但那又怎么樣?我还没有到过南极洲,没有到过月亮,没有到过火星,没有到过银河系以外的空间。我也不可能看到22世纪及往后更远的年代……即使进入京城,我仍然是一井底之蛙。反过来说,即便我能够风光活上三辈子乃至三十辈子,同样难以做到无所不至和无所不知。

旅游业鼓励人们对世界展开足迹扩张和镜头攻略,引导人们朝远看和朝外看。铁路、航空、宾馆、餐饮、通信、感光器材等行业因此日进斗金。但旅游者的看大多重复,不过是把大多数已经出现在媒体的场景,来一次现场的核对和印证;不过是把已被他人用眼光品尝过的场景,再来一次残渣咀嚼和旧货收买。其一般过程,是交出一笔钱以后,被交通工具规定了观察线路,被讲解员规定了观察时的联想,还有“到此一游”的摆拍地点及固定的笑容。

这几乎是一套法定的公共成套动作。如果人们不愿意这样,一心要把世界化为独享和私藏,那他们就只是不断地为难自己。别说做一富豪,做一高官,就算做了帝王,他们的权势也只会日益剥夺他们的自由。他们在宫墙外随意散步都几无可能,更没法像一个乞丐、水手、骑手及工匠那样随意漂泊。

他们离世界越来越远。

我是个不可救药的旅者,连黄山、庐山等地都没有去过,一听哪里火就对哪里怕,尤其不耐那些假帝王、假牛仔、假大师、假新娘的身份客串。在我看来,事情是被人们的野心弄坏的,更是被传统的空间意识弄坏的。费尔南多·佩索阿说,他更愿意“游历第八大洲”,即蜗居斗室里的个人想象。我没有他那样自闭,只是相信空间还有另一种展开方式,相信人们完全可以投入另一种远行,比方以前面的荒坡一角为目的地,订一张免费船票或免费机票,于是在手中的石片上俯瞰黄山,在杂草里发现大兴安岭,在身旁的石涧清潭中触摸太平洋。

只要人们愿意,他们还可以捏一捏火星,搓一搓金星,摘一颗冥王星放入口袋,在细胞、分子、原子的世界里举步跨进另一条银河——这一切只需要我随便找个什么地方蹲下来,坐下来,保持足够的时间,借助凝视再加一点想象,就可以投入另一片灿烂太空。

我终于在一片落叶前流连忘返。

(珠珠摘自《孤独中有无尽繁华》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素材分析】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当有不同的风景。我们需要循时而动,依理而行。既要体现人生的价值,又能充分享受生命的乐趣。唯其如此,我们的人生才能丰盈而富有情致。而不可逆势而动,僵化死板。或强力而为,疲惫不堪;或东施效颦,失去自我。我们应活出自己,如濮存昕般面对人生,不断学习,不断实践,活在当下,休养生息。如此生活,相信每一个生命都是不可复制的进程,都能绽放出属于自己的精彩。

【速用名言】

1.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黎巴嫩诗人 纪伯伦

2.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唐代文学家 柳宗元

(特约教师 陈丽敏)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7 + =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