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猴子馆》:冯内古特离世十年,让我们来领略他的黑色幽默

2018年01月26日 21:40 作者:未知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作文君

  2017年是美国黑色幽默作家库尔特·冯内古特逝世10周年。2007年冯内古特去世时,《纽约时报》称其为“捕获到时代想象力的小说家”。作为20世纪美国最重要、最有影响力的黑色幽默文学代表作家,冯内古特的作品以喜剧形式表现悲剧内容,在灾难、荒诞、绝望面前发出笑声。他的作品抓住了他身处时代的情绪,令人着迷,还激发了整整一代人的想象。今天作文君推荐的这本《欢迎来到猴子馆》是冯内古特的短篇小说集,在二十五个光怪陆离的故事中,我们能看见如今风行的《X档案》《黑镜》的脑洞源头。读罢小说,再反观世界,我们恍然发现,十年过去,冯内古特的想象和预言正在发生。

  内容简介

  《欢迎来到猴子馆》是冯内古特于1968年出版的短篇小说集。这是冯内古特创作力最为旺盛的作品集,将人类在当今社会中变成了战争机器,科技产品、金融产品的傀儡的悲剧命运用嬉笑怒骂的方式呈现得淋漓尽致。

  在本书中,冯内古特把讽刺的利刃对准了迅猛发展的科技。在《哈里森·伯杰龙》一篇中,他想象了这样的场景:未来人人平等了,但你得戴上“助残器”,让你不能比别人更聪明、更漂亮;冯内古特仇视战争,在《国王的全部马》中,敌军将领皮英要求用美军士兵做棋子,下一盘“人肉棋”,使几位年轻士兵无辜送命;冯内古特的批判名单上少不了金钱和资本主义,在他看来,物质财富令人向往,同时也具有毁灭性的力量。但冯内古特并非“腹黑吐槽型”作家,在提出批判的同时,他也列出了拯救人性的药方。

  作者简介

  库尔特·冯内古特(Kurt Vonnegut)1922年出生于美国印第安纳州。他被公认为“美国现代科幻小说之父”,英国作家格雷厄姆·格林推崇他为“美国当代最好的作家之一”。在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冯内古特被奉为精神偶像,几乎在每个大学生的寝室里,你都能找到一本卷了边儿的冯内古特小说。

  冯内古特的写作灵感多来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德国德累斯顿战俘营逃过恐怖大轰炸的亲身经历。他的《五号屠场》被誉为20世纪美国评等最优的小说之一。冯内古特还被称为“词语漫画家”。除了文笔犀利,他本人也喜欢涂画。很多作品中的插图都出自他的手笔,讽刺的文字加上幽默的插图,讥讽揶揄跃然纸上。

  2007年4月11日,冯内古特去世。他一直希望死在乞力马扎罗山的飞机失事中,最终却因摔了一跤离开了这个世界,人生结局如同他的作品一般充满了黑色幽默。

  名家推荐

  冯内古特是当今美国最有才能的作家。

  ——英国小说家 格雷厄姆·格林

  知道了布劳提根和冯内古特,心想还有这样的小说啊……假如没有他们,我想或许我就不会有《且听风吟》和《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这样的作品了。

  ——日本作家 村上春树

  他是独特的……他属于为我们画出了我们的风景地图,为我们最了解的地点命名这样一种作家。

  ——英国作家、2007年諾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多丽丝·莱辛

  精彩选段·前言

  “把每样东西上的屎擦掉”“不痛苦”

  来了,小库尔特·冯内古特短篇作品的一个回顾展。冯内古特还跟我们在一起,我还是原来那个冯内古特。德国的某个地方,有一条名为冯内的小溪,那是我这个奇怪名字的源头。

  我是1949年开始写作的。我是自学的。我没有什么写作理论能帮助别人。写作时我只是成为我似乎必须成为的人。我身高六英尺两英寸,体重接近两百磅,协调性很差,游泳时除外。写作靠的就是这团寄存的肥肉。

  在水里我很美。

  我唯一的兄弟比我大八岁,是个成功的科学家。他的专业领域是与云朵相关的物理学。他的名字是伯纳德,而且他比我搞笑。我记得他写给我的一封信。当时他的第一个孩子彼得刚刚出生抱回家。“我在这里,”信的开头写道,“把每样东西上的屎擦掉。”

  我唯一的姐姐比我大五岁,四十岁时死了。她身高也超过了六英尺,大概超了一埃米。她的长相有仙气,也优雅——无论是在水中还是在陆地上。她是个雕塑家。她的施洗名是“爱丽丝”,但她否认她是爱丽丝。我同意。人人都同意。也许哪天做梦我会发现她的真实名字。

  她的遗言是:“不痛苦”。这是很好的遗言。杀死她的是癌症。

  现在我意识到,我的哥哥姐姐说出了我的小说的两个主要主题:“我在这里把每样东西上的屎擦掉”“不痛苦”。为了支撑小说写作,我也写一些卖钱的东西,这本书的内容就是那些东西的样本。这是自由经济结出的果实。

  《纽约客》曾提到我的一本书——《上帝保佑你,罗斯瓦特先生》,说它是“一堆自恋的傻笑”。本书可能又是一堆。也许,把我想象成白石姑娘对读者有帮助:她穿着睡袍跪在一块石头上,要么是在找米诺鱼,要么是在爱慕自己的倒影。

  名著解读 冯内古特文法自由,章节和句子都很短小,非常幽默、有爆发力。这一段文字摘自本书前言,冯内古特像和朋友拉家常一样,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通对作品的自嘲和讽刺,让人读完会心一笑,迫不及待地翻开下一页,要领略领略这堆“自恋的傻笑”。

  精彩选段·《哈里森·伯杰龙》

  我是怎么成为我能成为的人的

  电视节目突然中断了,插播一条新闻简报。是什么简报起初并不清楚,因为播音员有严重的言语障碍,所有的播音员都是。大概半分钟后,异常激动的播音员努力说出:“女士们、先生们——”他终于放弃了,把简报交给一个女芭蕾舞演员朗读。

  “女士们、先生们——”女芭蕾舞演员读着简报。她肯定格外美丽,因为她戴的面具很丑陋。也很容易看出她是所有舞者里最强健优雅的,她的助残袋跟两百磅男人戴的一样大。

  她随即为自己的嗓音道歉,因为女人有那样的嗓音是很不公平的。她的嗓音发出一支温暖、明亮、恒久的旋律。“原谅我——”她说,然后继续读下去,把嗓音弄得毫无竞争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