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中国教育的罗斯高演讲:63%的农村孩子没上过高中,母亲该回乡带孩子吗

2018年01月26日 14:01 作者:未知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作文君

  2017年9月,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发展经济学家罗斯高的一个演讲文本走红网络。讲稿里的大量数据引起了人们关注:调查发现,逾半数受调查农村幼儿认知能力滞后,中国农村大约只有1/3的人口进入高中,而高中教育完成率低的原因,在于农村小学和0~3岁幼儿阶段教育出了问题。罗斯高认为,中国农村孩子认知低下的重要群体是留守儿童。其研究表明,在孩子0~3岁期间,如果妈妈在家,并按照她们的方式对孩子进行科学教导,孩子的认知发展完全正常。所以,他提出在0~3岁的时候,让母亲回到孩子身边,接受健康与养育的培训。结论一出,激起了网友热议。

  [罗斯高的发现]

  现象1

  自二战结束后的七十年间,非洲、南亚等国家一直收入偏低,而欧洲地区,以及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家,收入一直居高。有15个国家或地区完成了从中等收入到高等收入的转变。但是,近20年来,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大部分国家都一直在中等收入阶段原地踏步。在高等收入国家,他们的劳动力中有75%的人受过高中教育。而那些完成了从中等收入到高等收入跨越的国家或地区,如中国台湾、爱尔兰、新西兰,它们在处于中等收入时,就已经有了成为高等收入国家应具备的人力资源基础。但是,在“陷阱”里的国家,平均每3个劳动力里,只有一个人是高中毕业的。

  【影响】在一个国家或地区从中等收入变成高等收入的过程中,工资涨得很快,低工资的工作减少了,新的工作机会涌现,这时,如果你的劳动力没准备好,就会出现非常明显的两极分化——有的人(受过高中教育)发展得非常快,能获得很高的收入;可是还有很多人找不到工作(未受过高中教育),或者失业。失业后,一部分人就开始犯罪,而犯罪必然造成社会混乱,从而致使没有人往该国家或地区投资,最后这些地方就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70年来一直这样周而复始,无法从“陷阱”里出来,变成真正的高等收入国家。

  现象2

  在中国,有约38%的人是城市户口,由于城市人口生育较少,只占24%,也就是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孩子出生在城市,剩下大部分孩子生活在贫困农村,还有一部分生活在其他农村。不过,中国城市里的孩子有93%的人都读过高中,这甚至高于美国92%的比例。但在贫困农村,63%的孩子没有读过高中,这几乎与20世纪80年代的墨西哥相同。相反,在韩国处于中等收入时期,几乎每一个农村孩子都上过高中。2010年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在20岁到60岁的劳动人口中,读过高中或高中以上的人口占24%,这个比例比南非还低。

  【链接】20世纪80年代的墨西哥,人们的收入开始上涨,而后便出现两极分化了。没有读过高中的人只有三个选择:第一个是打杂工,如做玉米饼,这些工作是没有福利、没有未来的;第二个就是偷渡到美国去;第三个就是加入犯罪组织。所以这么多年来,墨西哥仍然只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

  现象3

  在一次包含中国175所初中,2万人样本的调查中,有47%的学生表示想上高中;13%的学生表示想上职高;29%的学生想直接就业;此外,11%的学生还没有决定。对他们进行专项测试显示,想读高中的学生,在初中学到了很多知识;不想读高中的学生,学习到的绝对知识的值是负值。追溯到学生的小学阶段,根据13万个学生的调查资料显示,中国农村有27%的学生贫血,33%的学生肚子里有寄生虫,25%的学生看不到黑板。这些都影响了他们的学习。

  【实验】把孩子们集中在一起,发眼镜,发驱虫药。选100个学校,50个学校发维生素,50个学校不发。一年以后学生的成绩会有很大的变化。发眼镜也会有变化,这是当然的结果——如果你看不见,我给你眼镜,你的成绩会提高。

  现象4

  在上海,0~3岁的儿童中,有14%的孩子智力发展缓慢。在北京、伦敦、悉尼等城市,这个数据都在15%左右。不过,在中国贫困农村,如陕南山区,超过50%的孩子智力发展缓慢。在河北、云南,得出来的数据是45%和51%。包括浦东、北京、郑州等地的民工,数据分别都是在50%左右。还有数据显示,中国农村0~3岁儿童的贫血比例高于小学阶段。调查中,有95%的农民表示愿意让孩子上大学,但实际中只有8%的农村孩子上大学。被调查家长中,给孩子读书听的家长不足10%,将近80%的农村家庭只有一本儿童书或者没有一本书。

  【科普】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James Heckman表示,在孩子0~3岁间对其投资会获得最高的回报。我们的IQ,有90%是由0到3岁的发育决定的。

  [大众观点]

  观点1

  “让爸妈回家”不是留守儿童的解决之道

  “让妈妈留在农村”的这个提议,却掉进了当前很多人对农村问题的基本认知陷阱,尤其是很多公益项目,提出了诸如“让爸爸回家”这类的目标,这和“让妈妈留在农村”的逻辑和思路是一致的。但这显然是不符合目前的中国国情和农民自身意愿的,显得空有情怀,最后却是反人性和反城市化的。

  中国农村问题的解决之道,重点应该是要呼吁和推动城市应该有所作为,应该以更加开放与包容的政策,迎納为在城市工作的农村爸爸妈妈,让他们在自己奋斗过的地方能够落地生根,尽早地结束家庭分离,让制度(尤其在教育机会、社会保障方面)给异地工作的农村人在城市里安个家,让留守儿童可以享受城市的优质资源。

  观点2

  妈妈就该留在农村带孩子吗

  中国的留守儿童问题很严重,解决之路也很崎岖,但唯独不包括把女性重新召回农村。农村母亲留在城市上班是一个经济选择问题,在当前阶段城乡收入差距较大的现实下,让妈妈放弃工作回农村照顾孩子,并非理性选择。

  姑且抛开经济因素,从教育观念来看,让妈妈回到农村也不是一个好选择。因为,与城市相比,农村育儿观念普遍落后,就算妈妈回到农村照顾孩子,也很少会像罗斯高所说的那样经常读书给孩子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