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土豆,开花吗

2018年01月04日 9:14 作者:肖复兴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适用话题】生命的绽放 渴望知识 个性 质朴

  在北大荒,我們队的最西头是菜地。那时,各家不兴自留地,全队人都得靠这片菜地吃菜。菜地里种得最多的是土豆,土豆是东北人的看家菜,一冬一春下饭大部分靠着它。我们队的土豆种在菜地的最边上,外面就是一片荒原。在半人高的萋萋荒草面前,土豆花显得更加弱小,更加微不足道。我从没注意到土豆花,还以为土豆不开花。

  第一次看到土豆花,是来北大荒三年后的夏天,我在队上的小学校当老师。当时,班级里一个五年级的女孩子因为家贫辍学了。我希望说服女孩的父母让她多上几年学,便在没课的一天下午去了她家。

  她是我们队管菜地的老李头的大女儿,家就在菜地最边上。老李头不善言辞,翻来覆去就一句:我也是没有办法呀!家里孩子多,她妈妈又有病。我也是没有办法呀!我心里充满挫折感,一声不吭地走出菜地。女孩子一直在后面跟着,送我,我不敢回头看她。她上学晚,那一年十三四岁,很懂事。分手的时候,倒是她安慰我:没关系的,肖老师!在菜地里干活也挺好,您看,这些土豆花挺好看的呢!

  我这才发现,刚才走进走出的是土豆地,她身后那片土豆正在开花。她的破草帽上,围着一圈土豆花编织的花环。这是我第一次注意到土豆花,那么小,一不留神就会被忽略。花是淡蓝色的,一朵朵簇拥在一起,像一串串的麦穗一样,确实挺好看。但在阳光炙烤下,褪了色般,有些暗淡。

  从那时起,土豆花总让我心生忧郁,也总忘不了。前几年夏天回到生产队,一眼就看见队上那一片土豆地里正在开花。几十年过去了,真让人觉得时光在这里定格。我打听老李头和他的女儿,老人们告诉我:老李头还在,他女儿已经死了。我非常惊讶。他们说,她出嫁到别的队,生下两个女儿,都不争气。不好好读书,早早退学,一个嫁人,一个跟着队上一个男孩跑到外面,再也没有回来过,活活把她妈给气死了。

  我去看望老李头。他瘫在炕上,痴呆呆地望着我,无论别人怎么解释,他都没有认出我来。离开他家,我问队上人,老李头怎么痴呆得这么严重?队上人说:什么痴呆!他是不好意思认你呢!闺女死后,他一直念叨,当初要是听肖老师的话,让闺女上学,闺女就不兴死了!他好多天前就听说你要来了,这是装傻呢。

  我又请人去土豆地帮我拍照。淡蓝色的、穗状的、细小的土豆花,遥远得几乎到了天边的荒原上的土豆花,多少年来就这样花开花落,有多少人关心它们或者偶尔想起它们?

  世上描写花朵的诗文多如牛毛,我孤陋寡闻,没看到描写土豆花的。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读到东北作家迟子建的短篇小说《亲亲土豆》,这篇小说里种了一辈子土豆的男主人公,他的老婆也说从没闻到过土豆花的香气,男主人公肯定地说:“谁说土豆花没香味?它那股香味才特别呢,一般时候闻不到,一经闻到就让人忘不掉。”

  老李头的女儿,那个让我看到土豆花的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她闻到过土豆花的香气吗?

  (王传生摘自《新华日报》2017年9月1日)

  【素材分析】那个让“我”在意细小土豆花的女孩,一直喜欢着土豆花。或许,她不曾真正嗅到过土豆花香,也不曾懂得弱小的生命之花也会散发独有的芬芳。但其实,土豆花这份独有的清香,就像是知识赋予一个人在平凡琐碎生活中勇往直前的力量。

  【速用名言】

  1.人是靠他从学习中所得到的一切来造就自己。——德国思想家 歌德

  2.我是自己的主人。——丹麦诗人 吉勒鲁普

  (特约教师 钟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