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错过与没错过的春游

2017年12月22日 22:48 作者:鲍尔金娜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在记忆里,春游是小学时最重大的事之一,受欢迎程度仅次于考试取消。但后者概率太小,春游就不一样了。大人当然也春游,但和小孩子的激动相比完全是两回事。毕竟自己出去玩是占自己的时间,而学校春游占的是学校的时间——那可是堂而皇之地逃学,理直气壮地占便宜,合情理地越狱。春游的消息一旦蔓延开,就算是银角大王捧着葫芦来也收不回去了。

  毛衣裤还没脱掉,树枝还是秃头,班里气氛已经开始痴痴傻傻的了。遇上富有同理心的老师,对我们的坐立不安总是挺宽容。呵斥都简短平实,粉笔扔得也不远,眼神好像目送笼养的小兽要被放归山林。如果是性格严厉,或对“拥抱大自然”持异见的老师,则会脸色铁青地预示,我们的散漫会导致春游当天下雨。这样的老师会被我们恨上很久,至少一星期。谁让他们非得说出我们心中最大的恐惧呢?虽然受到挺全面的唯物主义教育,唯独在这事上,没人不迷信:只要一春游,八成会下雨。只要一下雨,春游就取消。而春游当天下雨概率之高,让我对老天爷这个遥远飘忽的人物常生怨气。他那么高贵,难道不该被更广阔的烦恼占据精力吗?为什么非跟小学生的春游过不去呢?那时还没听过“墨菲定律”,可已经学过春天就是雨水多。可大家从没考虑过这个因素。大概如果那么想,就没法尽情委屈了。跟一个神灵生气,总比跟抽象的自然现象生气要来得更有滋味。春游前一天我总要祈祷,老天爷说不定可以讨价还价。不是非要风和日丽,就算已经阴云滚滚,只要雨没下,春游就照常,我们还是会给老天爷欢喜作揖。

  我对于春游的记忆被下雨覆盖了大部分,对那些顺利的春游反倒没有强烈印象。反正就是跑跑颠颠,吃吃喝喝,坐在湖边喝八王寺汽水,喂蚂蚁吃饼干,比谁脚趾头大,无缘无故地打人和被打。至于那些需要额外花钱的地方,我们基本无缘。不过只要不用上学,做什么都好。只有一次,我们路过一个马戏团,说有百年不遇的美女蛇。画上女人艳粉的脸配湖绿的蛇身子,我们都想看。但老师说不利于儿童身心健康。我们只好趴在栅栏上,听屋里传出民歌穿插着怪叫。我想象着里面的世界,向往着成为不用再考虑身心健康的大人,兜里揣满了钱和小食品,想看美女蛇的時候就能可劲地看。

  总要到走出公园大门,站在街头听老师清点人数,才有重返世间之感。想到第二天又要上课了,仿佛一道闪电劈来。我们互相道别,知道回家路上都会掰指头,开始给下一年的春游倒计时。盼头遥远没关系,我们那时候有的是时间。

  (摘自《文汇报·笔会》2017年6月29日)

  【素材运用】春游、运动会……这几乎是每个人童年时期最“好玩”的记忆。玩是孩子的天性,但总是有家长把“玩”跟“学”对立起来,于是孩子要想“玩”就变得极为不容易。其实,“玩”也是成长中不可缺少的环节,它能启发兴趣爱好,培养团结互助的精神,增强与人交往的能力……在“玩”中学,在“玩”中成长,是收获知识的最佳途径。

  【速用名言】

  1.游戏是儿童最正常的行为。——现代文学家 鲁迅

  2.凡是儿童自己能够理解和感受的一切,都应当让他们自己去理解和感受。——苏联教育家 赞可夫

  【适用话题】天性;教育规律;学与玩

  (特约教师 严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