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低温女孩

2017年12月06日 20:25 作者:闫睿杰 来源:《做人与处世》  

  我一直渴望做一个低温女子,清新、简单而干净。

  小时候的我,离低温很远,离高温很近。和我一起玩的伙伴都叫我假小子,是因为我的头发理得极短,像男孩儿一样,我是绝对不穿裙子的。我的行为也像男孩,喜欢戴着墨镜,吹着口哨,把手插在裤兜里装酷。还因为我丝毫不受管束,不像其他的女孩一样乖巧听话,爬墙、上树、踢足球,疯玩到晚上依然不肯回家,谁要是敢惊扰了我的快乐,我便咬牙切齿,愤怒地咆哮。那时,我总是在重复着自己内心的火热,一点也不守规矩,一点都不懂得冷静,胆子特别大。

  少年时的我,离冲动很远,离敏感很近。很多人都无法从我寂静的表面上猜测到暗涌,我的内心深处时常弥漫着无尽的波澜,就如同一只找不到归路的孤雏,只好把心安顿在诗词歌赋里。读一句“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一阵阵的感动就会朝我袭来。那时,我的心像刚刚发芽的绒绒草地,我会迷恋上男孩子们飘逸的白衬衫,会迷恋上他们的白球鞋,甚至会在幻想中导演着自己的初恋故事,做一个不被任何人惊扰的美梦。同时,生活也在悄悄地暗示我,我只是时光的旅客,那颗心,仍有一些记忆等待着时光来检验,仍有一些棱角等待著岁月来宰割。

  直到某一天,我猛然发觉,活在当下的我,离热闹很远,离孤独很近。我喜欢独自在风中散步,听风声掠过耳际。喜欢一个人去看电影,在别人的故事中,流着自己的泪水。一点都不喜欢过分花哨的衣服和饰品,越长大,越喜欢布衣了,它们看上去简单、大方、朴素,穿着帆布鞋坐在台阶上发呆,心里会涌起莫名其妙的哀伤,但庆幸的是,我还可以自己去平复心情。若把我推到人群当中去,我会变得羞涩而胆小,即使同别人谈话,我也会时不时躲藏在自我的世界,沉溺在自己的想法中,那是因为,我认为只有内心才能一针见血地告诉我,我的高尚或自私是多么突出,内心让我看到了最为真实的自己,而一旦了解了自己,也就有了了解世界的可能。

  后来读李清照、林徽因、冰心、清少纳言的文字,才让我明白了低温女子的生活方式,也勾起了我对平静和温暖的渴望。她们的文字,凉而不腻,读上去清淡、优雅,但又不缺乏厚重感,正如她们本人一样,被生活锤炼过,被光阴摧残过,于是她们有了隐忍却令人动容的风骨,有了淡然和从容的味道。

  低温的女子,最容易把日子过成诗。她们知道,其实生活中并没有多少大事,有的只是日复一日的清欢。逛着菜市场,那卖煎饼的老大爷不知疲惫地喊着:“又香又脆。”买一些香菇、黄瓜、西红柿、大白菜放在袋子里,会觉得它们分外动人。听一首老歌,一个人静坐着,追溯早已走远的往事,她们会发现,原来那么肥大且丰硕的记忆,突然有一天,竟也变得清瘦了。于是,终于喜欢了脚踏实地,终于懂得了要低温生活。

  低温女子的人生,是往下沉的,往回收的。她们有着良好的自控力,往往显得安静又寂寞,习惯了躲开那些浮躁和喧嚣,不趋炎附势,也不与人争名夺利,更不负责讨好任何一个人了,舍弃了那些无益的社交,舍弃了看上去华贵,实际上无用的修饰,捡起了纯净而简洁的生活方式,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懂自己丰富的灵魂。

  我努力做一个低温女子。人生路漫漫,我在不断地长大,不停地与人生旅程上的风景邂逅。但最重要的,是明白自己的志趣所在、性灵所趋,清醒地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爱什么不爱什么。生命的答案同样不能依靠别人去帮你揭晓,别人的答案,未必是你想要的,你非得亲自去找寻生活的意义,自己解答内心的困惑和疑虑,因为真正懂你的人,始终还是你自己。

  (编辑/张金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