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十年之力而成,文学界的泰斗为之折服的小说

2017年12月06日 18:30 作者:未知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作文君:最近,作文君着迷于一本书《雪落香杉树》,这是由一位默默无闻的美国中学教师花费十年业余时间写成的小说。一出版便奇迹般地风行,畅销500万册,出版次年,即1995年,获福克纳奖,并获得美国书商协会年度最佳小说奖、巴诺书店新人奖,可谓获奖无数。2004年,耶鲁学者、当今文学批评界的泰斗哈罗德·布鲁姆将其收入自己编写的文学经典导读文丛。这个文丛的选目仅仅包括《哈姆雷特》《1984》等十来本传世经典。1999年,根据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上映,由好莱坞明星伊桑·霍克和工藤夕贵主演,获得奥斯卡提名。2007年又被改编成舞台剧在西雅图首演。《雪落香杉树》还被许多高校和中学选为文学课堂读本,并被列入一些高校的文学课程考试大纲。迄今此书已被译成三十余种文字。

  作者简介

  戴维·伽特森,1956年生于西雅图,美国小说家、诗人。戴维·伽特森的父亲是当地一位非常有名且受人尊敬的刑事辩护律师,他从小就被带到法庭旁听审案过程。1974年,他进入华盛顿大学学习,接触到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俄国大作家和美国作家雷蒙德·卡佛的作品,他们构成了他的主要师承。之后,戴维·伽特森立志要从事写作,参加过一些写作班,开始写短篇并向一些杂志投稿,他和妻子搬到西雅图普吉湾的班布里奇岛生活,他在一所高中任教,每天晨起写作,积十年之力终于写成了这本《雪落香杉树》。

  内容简介

  《雪落香杉树》是一部恢宏精妙,融爱情、战争、历史、悬疑于一体的成长小说。故事从一桩海岛悬疑案开始,日裔少女初枝的生活中先后到来两个男人:邻居男孩伊什梅尔是她的初恋,他们气息相通;暗恋她并终成为她丈夫的日本同学宫本天道,他们血脉相连。珍珠港事件爆发,日美矛盾空前激化,日裔居民被遣送去西部荒漠中的集中营。男人们走上战场。战争粗暴地打断了爱情,交错了命运,初枝、宫本天道、伊什梅尔的故事也被改写,有了不同的结局。在短短三天的时间轴上,故事便延展出两个民族、一场战争和一个海岛相关的历史,铺陈出一个复杂的爱情故事,构筑起一个人心的宇宙,呈现了命运的浩渺、人生的苦厄和救赎的可能。

  各方赞誉

  1.伟大的小说。言辞优美,结构严密,对于公正与宽恕的主题进行了一次细致考察,达成一种令人难忘而真实的效果。——《时代周刊》

  2.精雕细琢的无瑕之作,动人,又令人心悬。——《纽约时报书评》

  3.《雪落香杉树》有点像是卡佛的文体和哈珀·李的结构样式的混合物。和《杀死一只知更鸟》一样,它们都是为少数族裔的正当权利发声辩护的文学范例。——美国当代著名文学教授 哈罗德·布鲁姆

  4.发光体般的小说。这是戴着散文假面的诗。——美国《人物》杂志

  5.伽特森的作品,为一个事实提供了强悍而令人赞叹的证明。这个事实是:对于人物和情感的真实性的追求是文学的本质所在。——美国作家 查尔斯·约翰逊

  6.它深刻而详尽地探讨了从亲情、爱情到民族情感等关系中善恶、道德之辨的微妙与复杂,偏见与悖论,有力地诠释并确认了关于公正和善良的常识。中译本很忠实、准确。推荐。——中译本译者 潘帕

  精彩片段一被告席上开始的故事

  被告人宫本天道傲然端坐,刻板却不失优雅。他的手掌轻柔地搁在被告席的桌面上——在一场对于他的审判中,这是他所能保持的最为超脱的姿态了。后来,旁听席上的一些人认为他的寂默意味着对整个庭审过程的蔑视,另一些人则坚持他是为了掩盖对即将做出的宣判的恐惧。不管是为什么,天道都面无表情,连眼神的闪烁都不曾有。他身着白色衬衫,扣子直扣到脖颈处,灰色裤子熨烫平整。他的形体,尤其是脖子和肩膀,给人一种印象:这是一个体力绝对强健的人,行事严谨,颇具威仪。他面相平和,棱角分明,头发被紧贴头皮地剃过,使得肌肉感更为显著。面对朝向自己的指控,他坐在那里,一双黑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直视前方。

  旁听席座无虚席,但法庭里并未显现出乡间谋杀案庭审过程中常见的狂欢氛围。事实上,聚集在此的八十五位公民看上去出奇地安静,若有所思。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认识卡尔·海因,一位用刺网捕鲑鱼的渔民,有一个妻子和三个孩子。他如今被安葬在印第安球形山上的路德教会公墓里。大多数人都像星期日去做礼拜前那样,打扮得体以适宜公共场合。审判室虽然简朴,但在他们心目中也是和教堂一样是庄严肃穆之地,所以他们言行举止都带着一种在教堂里的庄重感。

  卢埃林·菲尔丁法官的审判室位于这个岛县法院三楼一条潮湿风凉的廊道的尽头,陈旧而狭促,作为审判室是小到不能再小。这里色调灰暗,陈设简陋——狭窄的旁听席、一个法官席、一个证人席、一个胶合木搭建的陪审席,以及桌面磨损严重的被告席和原告席。陪审员们专注而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想要努力搞清事情的状况。男陪审员们——两位菜农、一个退休的捕蟹工、一个簿记员、一个木匠、一个造船工、一个杂货店主和一个左口鱼帆船水手——都穿着正装,打着领结。女陪审员都穿着星期日的礼拜服,包括一个退休的女招待,一个锯木厂书记员,两个紧张的渔民妻子,以及一个略显另类的美发师。

  法警艾德·索姆斯在法官菲尔丁的吩咐下,给那些老旧的暖气片加上了蒸汽头,现在那些玩意儿在房间的四角不时地发出叹息般的声响。它们散发的热量形成一股潮湿难当的闷热,房间里的所有物件都散发出酸腐的霉味。

  那天上午,法院的窗外下起了雪。四扇高窄的鉛格玻璃拱形窗透出一派十二月的暗昧天光。一阵海风扬起雪花击打在窗玻璃上,融化的雪水流向窗扉。法院之外,友睦港小城沿着海岸线铺展。散布在小镇的几座山头上,几栋久经风雨、衰朽不堪的维多利亚式宅邸在风雪中隐现,它们是一个逝去的大航海时代乐观精神的遗迹。更远处,香杉树交织出一片寂寂青黛。青杉覆盖的山丘清晰的轮廓在大雪中变得模糊。海风裹挟着雪花吹向内陆,扑向芬芳的杉树。在最高的树枝上,雪花开始堆积,温柔而又无休止。

  【小编感悟】这本小说就是一个从一场上帝视角的审讯开始的故事,作者以充满画面感的语言娓娓道来,片段描写非常美,哀而不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