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教授致被开除中国研究生:我就不该录取你

2017年12月05日 10:08 作者:袁劲梅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接到你要求“保留学籍”的上诉被研究生院董事会驳回的消息,我想告诉你:这是你的失败,也是我的失败。一个教授,一辈子培养不了多少研究生。你崇拜的Y教授,刚去世,他一辈子也就培养了九个“东西方比较哲学”的研究生。我创建的C大“东西方比较研究”,从第一个研究生到最后一个研究生,一共十一个。你是第十一个。现在,第十一没有了。因为项目停了,以后也不会再有。在美国,或在C大,遍地都是西方文化,加开一点中国文化研究项目,很不容易,全是教授自愿做出的无偿贡献。

  你想到的是:你的前途中断了。这是不对的。你的前途依然有无限多的选择。如果,你下了决心要在学术界做学问,我下面写的东西,是给你的临别礼物。

  你做学问失败的原因,有些是你自己的责任,有些是那些把你教成这种样子的教育模式和社会环境的责任,有些是我的责任。

  我的责任是:我不应该录取你。因为你想要的东西,我无法给你。

  你想要的是到美国来见识一圈,和教授搞好关系,使一些点子,让教授按照你的设计,给你一些作业,轻轻松松得到一個学位;再靠这个学位,说自己成为学者了,然后在中国或美国找个挣钱多又体面的工作。但是,我能教给你的,是做人和做学问的基本原则,是让你成为一个尊重知识、热爱真理的人。在学术领域,你必须不为任何利益撒谎,只说真话,且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负责任;你必须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去寻找未知,没有捷径可走;你还必须知道自己的局限和无知,把你个人的角度和判断低低地放在“公正”之下。要想从我这里得到学位,你必须达到这些标准,我不卖学位。

  其次,讲你的责任。

  做学问,要有品格,最首要的是,得做人。你一进校的时候,就认为在美国上大学很容易。参加讨论,不懂的事,你也常常装懂,胡说一通。上课,你原著不读,必读书不买,看一些网上第三手的书评、简介,就敢宣称:书读完,懂了。这些是做生意的机巧,不是做学问的技术。做学问,不是猎奇,也不是快速地搜罗信息。做学问,是一点一点地积累,在他人工作的基础上,拨开前面让人看不清楚的杂草,细细地分析;是用理性拷问自己,拷问先人;是向前小心翼翼地放一块小小的新石头,让后人踩着,不摔下来。

  对于你的抄袭问题,你说是我“误解”你了。但事实是你交来的作业,7%以上绝对与网上他人的东西一样,这就叫“抄袭”(按C大校规定义,7%以上雷同就叫“抄袭”)。这件事,是我坚决反对你想找捷径、借以掩盖你的基础差和没有治学能力的开始。我就此警觉并反对你的走捷径,一直和你对抗到上周的最后一次考试。其实,我只希望你说一句话:“对不起,我再不这样做了。”然而,我得到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抱怨:为什么我不理解你的解释——那不是“抄袭”。如果,你还想做学问,你永远要有能力和勇气认识和承担自己的错误,不然,你不能做学问。

  你自己要承担的责任,还包括你的人格分裂。这一点,不能全怪你,人格分裂是畸形教育的结果。当我想到你的社会背景,我对你的人格分裂抱有同情。但是,我还得指出,这是病态。你应该尽快找心理学家帮助,治好这个毛病。

  做学问的人,必须里外一致,言行一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