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上的“风车骑士”程何

2017年11月14日 8:08 作者:佚名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前段时间,央视热播的文化类节目《朗读者》的舞台上来了一位嘉宾,她身上贴着这些标签:90后、保送清华、理科学霸,然而她却在21岁的时候,放弃了清华推研直博的机会,选择了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路。

  “‘脱轨’,我非常喜欢这个词。”她是程何,全国唯一一个职业音乐剧译配,“七幕人生”音乐剧公司的剧本总监。未满27岁的她曾主导、参与过《我,堂吉诃德》《音乐之声》《狮子王》《妈妈咪呀!》《猫》等经典音乐剧的汉化翻译工作,几乎囊括了国内所有引进音乐剧的中文版。

  音乐剧在国内是个小众爱好,很多观众对“中文版”都抱有偏见。程何却认为优秀的本土化作品不仅不会折损原作者的意思,还会把原文隐藏在字里行间的信息以更贴近国人知识结构的方式传达出来。

  高中时期获得了全国信息学奥赛一等奖的程何被保送到了清华大学生物系。大学期间,作为音乐剧爱好者的她和搭档贾懿共同翻译了音乐剧《吉屋出租》。后来凭着一腔热血,她们争取到音乐剧《妈妈咪呀!》的翻译邀约。经过一番没日没夜的细致翻译,最终,《妈妈咪呀!》22首歌曲中有19首署上了她的名字。毕业时她拒绝了清华的推研名额,加入了“七幕人生”音乐剧公司,主导了多部音乐剧的汉化工作。

  音乐剧译配和一般翻译不同,它是要在舞台上唱出来的。在兼顾语义、语音的同时,必须完全尊重原作者的意思。《我,堂吉诃德》取材自名著《堂吉诃德》,主人公读骑士小说走火入魔,觉得自己也是一个骑士。对于中国人来说,骑士小说很陌生,因此程何把这感觉替换成“读武侠小说读疯了”。经过耗时三年的译配,这部剧中文版首演后一炮而红。

  而程何对另一部音乐剧《音乐之声》的译配更是慎之又慎。剧中最著名的歌曲之一《哆来咪》,女主角玛利亚用諧音的方法教孩子们认识音符“Doe,a deer,a female deer”。doe在英语中有“母鹿”的意思,在之前的译本中被直译成“Doe,是一只小母鹿。”而在中文的语境下,Doe和母鹿实际上是毫无关系的。

  程何面对的挑战不仅仅是要把原作者的意思原封不动地保留,而且她还要改变观众心中的既定印象,最终她交出了这样的答卷:

  Do(都)——是都来一起唱;Re(蕊)——是花蕊有花香;Mi(咪)——是猫儿咪咪叫;Fa(发)——是头发黑又长;Sol(锁)——要锁在大门上;La(拉)——拉起手儿多欢畅;Si(溪)——水潺潺清又亮;带着我们回到——Do!

  2016年7月,《音乐之声》中文版在北京保利剧院连演四场,场场爆满。新版的歌词获得了一致认可,《哆来咪》还登上了央视《我要上春晚》的舞台。

  《我,堂吉诃德》中有一句台词:“疯子是上帝的宠儿。”程何很喜欢这句台词,她说上帝给了疯子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就像住在垃圾堆里的拾荒者捡到一块彩色玻璃,透过玻璃看到了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以及金色的太阳,就义无反顾地向着太阳追逐过去。

  (其其摘自《润·文摘 》2017年第7期)

  【人物速写·不走寻常路】

  保送清华、理科学霸、清华推研直博,在常人看来,这些标签无比耀眼。但在程何看来,都比不上自己的爱好。凭着对音乐剧的热爱,她独树一帜,走出一条全国唯一一个职业音乐剧译配公司总监的道路。世间泛滥着花花草草,但只缺奇花异木,我们并不需要效仿别人,如能独创一格,那便能使成功之路不缺美丽。

  【人物速写·执着】

  面对自己热爱的音译事业,程何以无限的热情投入其中。可以没日没夜地加班,可以谨之又慎地核读原著,就是凭着这种义无反顾的执着精神,程何收获诸多赞誉,一炮走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