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口香糖、牙膏几乎全是薄荷味的

2017年11月07日 19:04 作者:猫乱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适用话题】表象与本质 需与求 消费习惯 创意

  要在超市找到一管薄荷口味以外的成人用牙膏并不容易。东方人偏爱的绿茶口味在亚洲的市场份额也不小,但除此之外,你能找到的多数都是强力薄荷、清新薄荷、双重薄荷等等。

  漱口水几乎是薄荷味的天下,而口香糖,薄荷味的占比也不会更小:小孩子喜欢水果味,成人要的是提神又清洁口腔,仿佛薄荷味口气才是职场标配。

  在口腔卫生的历史上,薄荷的独霸地位是大概最近一百年才形成的。在19世纪末期牙膏发明以前,世界各地的人们用来洁牙和清新口气的东西大多逃不开香草、香料和有摩擦抛光作用的粉末。

  貝壳粉、白垩、砖粉、骨粉甚至沙子都曾被用来清洁牙齿。晚唐时期的中国流行嚼杨柳枝,所谓“晨嚼齿木”。中世纪的欧洲人以醋漱口,刷牙时用揉碎的香草,他们偶尔也用薄荷叶,但最常见的还是迷迭香、欧芹和鼠尾草。在印度的餐后清嘴小吃Mukhwas中,你至今还能找到茴香籽、豆蔻籽和八角。

  薄荷带来的清凉感来自薄荷醇,但它实际上只是愚弄了你的温度感受器,并没有降低口腔温度。即便你已经刷完牙或吐掉口香糖,口腔残留的薄荷醇还会继续作用,吸一口空气或喝水都会让人感觉更冰凉。

  目前并无证据表明,薄荷在维持口气清新方面拥有比其他香料或香草更出色的表现。

  当今人们觉得薄荷味,或者它带来的清凉或刺痛的感觉就等于“干净”,与其说这是一个事实,不如说是一种习惯,而它的形成可能要归结于白速得和李施德林成功的市场营销。

  1900年代,美国商人霍普金斯在好友的蛊惑下认定,一种白速得牌的薄荷味牙膏将是一笔大生意。霍普金斯凭借吹嘘用“新鲜蒸汽”清洁瓶子,让美国人喝起了Schlitz牌啤酒,全然罔顾所有啤酒厂都是如此的事实;在历史学家愤怒的唾沫星子中,他依然靠着宣称“埃及艳后也用过”卖出了无数块棕榄香皂。

  霍普金斯用同样方式,在白速得的叙事中,说口臭的来源是牙菌斑,一层肮脏的黏糊糊的膜。所以你不想试试能够清除这层膜的牙膏吗?可以说霍普金斯培养了美国人刷牙的习惯,十年内定期刷牙的人口比例就从7%上升到了65%。

  薄荷的进阶推手则是做医用杀菌剂起家的李施德林。最初的漱口水不是薄荷味也不会让人感觉凉凉的,它跟其他收敛剂一样,是一种有灼痛感的、苦涩的液体。当他们决定推广一种刺激性比较小的漱口水时,调研人员认为薄荷味将会受到市场的青睐,而事实证明他们的确押对了宝。

  当然,薄荷流行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便宜、容易获取。无论如何你应该知道,牙膏的薄荷味和清凉感只是个幌子,碳酸钙、磷酸钙、二氧化硅这些摩擦剂才是清除牙菌斑的功臣。

  (摘自微信公众号“南都周刊”)

  【素材分析】每一个热闹的表象后面,都有其深刻的原因。撇开逻辑的荒谬或科学的佐证,薄荷之所以占领很多市场,有其不可小觑的内在因素——清凉而不过于刺激,有更能够被人接受的推广人群及形式。而作为消费者,购买产品时要充分了解自己的需求以及产品的用途和成分,不要随波逐流。

  【速用名言】

  1.没有商品这样的东西。顾客真正购买的不是商品,而是解决问题的办法。——美国著名营销专家 特德·莱维特

  2.习惯,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是它的奴隶。——美国演讲家 赛斯·高汀

  (特约教师 张亚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