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震云北大演讲:我们民族最缺的就是笨人

2017年11月01日 10:44 作者:刘震云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踏实苦干

  刘震云视外祖母为导师,是因为外祖母“割麦子的功夫”:连一米七八的大汉也比不过她的割麦速度。但其实在外祖母快速度的背后,是她从来不直腰、踏实苦干的精气神儿。如果你我都能像刘震云的外祖母那样“撸起袖子加油干”,那么相信我们也能创造奇迹。

  爱一行,干一行,精一行

  刘震云的木匠舅舅“刘麻子”因为比别的木匠更用心,更喜欢做木匠,更具有挑选木材的眼力,所以成了方圆四十里范围内最好的木匠。“刘麻子”的成功不在于其他,而在于他对自己事业的无比执着。人们常说要“干一行,爱一行”,“刘麻子”不止于此,更是做到了精一行,才成为“顶级木匠”。

  (特约教师 李凤成)

  感谢各位教授和姚洋院长,让我有机会能够回到母校,回到百年讲堂。刚才张维迎教授列举了好多数字、民族之间的对比,他讲的话希望你们牢记:要做笨人。这个民族最不缺的是聪明人,最缺的就是笨人。

  我在北大有很多特别好的导师,我在另外一个学校也有两个特别好的导师。

  一个是我的外祖母,我外祖母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农村妇女,她不识字,她1900年出生,1995年去世,活了95年。她的个子只有一米五六。我们黄河边三里路长的麦趟子,她割麦子是速度最快的,当她从这头割到那头的时候,一米七八的大汉也比不过她。

  当她晚年的时候,我跟她有一次炉边谈话。我说:“你为什么割得比别人快?”她说:“我割得不比任何人快,只是三里路长的麦趟子,我只要扎下腰就从来不直腰,因为你想直1次腰的时候,你就会想直第10次、第200次,我无非是在别人直腰的时候比别人多割了一点。”

  另一个是我舅舅,他是一个木匠,他小时候得过天花,脸上有一些麻子,所以大家都叫他“刘麻子”。“刘麻子”做的箱子在周围40里卖得最好,所以渐渐我们周边就没有木匠了,就剩“刘麻子”一个人了。所有的木匠说“刘麻子”这个人毒,所有的顾客都说他做的箱子柜子特别好。

  他晚年的时候我跟他也有一次炉边谈话。我说:“你的同行说你毒,你的顾客说你好,你到底是什么人?”他说:“别人说你毒、说你好,并不能使你成为一个好木匠,唯一使我能成为好木匠的是:别人打一个箱子花三天时间,我花六天时间,我比他做得更好。”接着他又说:“你只花六天时间还不是一个好的木匠,我是打心眼里喜欢做木匠,我特别喜欢闻做木匠活刨出来的刨子花的味道。”他又说:“只是喜欢做木匠活,也当不好木匠,我当木匠的时候会恍惚,就是当我看到一棵树,我看到如果它是一块松木,是一块柏木,是楠木,这要是给哪家姑娘出嫁的时候打个箱子该多好;如果它是一棵杨树,杨树是最不成材的,只能打个小板凳。”

  我觉得他已经到达了“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的境界,他虽然不是北大哲学系的,但是他到达了哲学系毕业的水平。

  我開车路过我们的马路,我们很多地方的马路两边基本上都是杨树。为什么?因为杨树长得快。但是你要到其他的国家,像欧洲、北美的发达国家,路两旁全是松树、椴树、楠树、橡树、白蜡树,树的质量的对比能够代表一个民族的心态。

  所以最后我送在座的师妹和师弟两句话。一句是种树要种松树,做人要做“刘麻子”;另一句是举起你们手里的探照灯,照亮外祖母没工夫直腰的麦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