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老夫子》之父

2017年06月02日 11:31 作者:未知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朱德庸的《双响炮》《醋溜族》《涩女郎》,敖幼祥的《乌龙院》的销量还在千万级时,《老夫子》的累积销量就已经上亿。

  【素材入文】每个人在孩童时代,都会有记忆深刻的作品,这些作品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一个人日后的发展,会塑造一个人最初的价值观和世界观。《老夫子》作为中国漫画的高峰,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数不清的人在“老夫子”身上学习到了人生智慧。“老夫子”风靡华人世界近半个世纪,堪称文化奇迹。

  【适用话题】发展;影响力;弄假成真

  4 自嘲而非讽刺

  在一次采访中,王泽谈到,小时候对父亲不理解,总觉得自己的父亲与别人的父亲不一样:别人的父亲都是上班下班,自己的父亲怎么整天在家中画小人儿?但是后来,父亲王家禧在家中与朋友的一段对话对他影响很大。朋友对王家禧说:“你靠画漫画维持一家老小的生活不容易,你应该画点大家喜欢的、讽刺性的题材。”父亲回答说:“不对!讽刺是一个人不小心踩到香蕉皮摔了一跤,我們在马路对面取笑他,那样我不喜欢;而我是把自己当成小丑,给自己泼盆冷水、走两步摔一跤,通过自嘲来博取大伙儿的会心一笑。”那段对话对王泽的影响至深,到现在他都清晰地记得那个情景。

  【素材入文】靠画漫画去撑起整个家庭,这并不容易,但对于王家禧而言,画漫画不只是谋生的手段,更是一种兴趣和理想,他通过“老夫子”传递一种自己对人生的思考。不能为了赚钱,就放弃自己的追求,随波逐流。王家禧用自己的言行来教导自己的儿子和一代又一代年轻人。

  【话题速递】艺术追求;言传身教;现实与理想

  5 抄袭与质疑

  《老夫子》也曾引起争议,2001年作家冯骥才曾出版了一本名为《文化发掘老夫子出土——为朋弟抱打不平》的书,指证王家禧的《老夫子》引用自中国已故漫画家朋弟(1907-1983)的《老夫子》,自此受到社会广泛关注。

  冯骥才所指的朋弟原名为冯棣。1931年夏天,朋弟从上海的艺术学校毕业,在北京、天津画坛闯荡了几年后,创作出一个穿着半截坎肩,一袭短袍,戴瓜皮小帽的漫画人物。并给这个人物取名为老夫子。朋弟还为“老夫子”创作出一个“朋友”,一个长得圆滚滚,看起来傻乎乎,笨拙但热心的漫画人物——老白薯。

  王家禧的《老夫子》和朋弟的《老夫子》人物造型和性格设计都基本相同,且“老夫子”的朋友“大番薯”,和朋弟的“老白薯”也有雷同。

  可惜,作品相似,两个人的

  命运却截然不同。

  70年代,那是王家禧的《老夫子》最受欢迎的年代,也是朋弟最苦、最惨、最悲哀的年代。有人把香港的《老夫子》漫画带给他看,那时候的他穷困潦倒,卧病在床。看到王家禧的漫画,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1983年,“老夫子”电影《山T老夫子》在香港热闹上映。同年,朋弟在病床上孤寂地死去。

  【素材入文】王家禧的《老夫子》也许借鉴了朋弟的作品,但是不该简单归结为抄袭。因为王家禧进行了大量的再创作,结合了自己的人生经历,结合了时代特征与当时香港人民的生活面貌。两位老人都已经逝世,抄袭与否意义不大。重要的是,我们该珍惜前人所留下的这份宝贵的精神财富。

  【话题速递】抄袭;质疑;时也命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