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燃尽年少智谋,只为做你的“真巧”先生

2017年04月03日 9:01 作者:曾颖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那年,我17岁,读高二,我的同桌,是一位长得像热门电视剧《血疑》女主角幸子的女孩。我对她的关注和喜爱,最初是来自于这种相似。但随着同桌时间的增长,渐渐发现这种“相似”之外不一样的东西。我承认,这是一种喜欢。这种单纯的喜欢很折磨人的。它支配着人干出许多奇奇怪怪甚至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我要讲的这段邂逅的故事。

  我和幸子的家分别在学校的西面和北面,按常理,无论在上学还是放学的路上我们都不可能邂逅,更不要说同行。但我每天早晨提前半小时出门,跑步到她家附近,在漫长而无趣的等待之后,迎来她清脆的脚步声和一个礼节性的微笑,傻呵呵地对她说声:“真巧。”这样的真巧还有很多。我们会“真巧”地偶遇在学校的文学社团;我们会“真巧”地看同一场电影;她喜爱的歌曲,我“真巧”就有磁带……

  就在我努力地制造着各种巧遇,却突然晴天传来一声霹雳,因为爸爸工作调动,她要转学了,去数百公里外的重庆。那天晚上,我的眼泪湿了半个枕头。幸子走了,我的元神也仿佛被抽走了,每天恍兮惚兮地飘着,在疯魔了差不多二十天之后,我决定要去重庆看她。到重庆的火车票是7.5元,来回得15元,加上吃饭和买礼物,起码得20元,这可是全家半个月的菜钱,但这也挡不住我疯狂的念头,我用各种方式终于凑到了20元,但给她买礼物就花了10元,这样回程车钱成了问题,但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就是扒车回来又怎么样?

  带着这种一去不复还的心境,我坐上了开往重庆的硬座车。几经转折,终于到了幸子的新学校,在校门口蹲守。从中午放学,她应该出来的,但从第一个等到最后一个,她却并没有出现。我又数着秒等到下午。这种等待是令人煎熬的,终于等到下午放学的最后一个学生,她仍没有出来……

  当我再次碰到幸子时,已是第三天的下午,就在我用口袋里最后一碗面钱买完面吃掉之后,老天可怜,我终于看到她熟悉的背影……那时,我已三天没洗脸了。当我蓬头垢面地冲到她面前时,她惊诧的表情,肯定以为我已改行当了乞丐。我说:“真巧啊!”像以往N个上学和放学路上的邂逅。她也说:“真巧啊!”像是受了突如其来的惊吓。我还想说点什么,但忍不住鼻子一酸,眼前的世界变得模糊。

  来之前所有的想象都变成了浮云,赶在眼泪落下之前,我把礼物塞到她手上,逃命似的跑了。嘴里说:“我是跟我爸来出差的,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你,我走了,车在等我呢……”这句没有人相信的谎话,是我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那天,我跑到车站,并爬上去往成都方向的货车,饿了一整夜,非洲人一般跌撞着回到家里。

  因为各种原因,我再也没有见过幸子,但在我以后的生命中,每每看到那些青春峥嵘的中学生,我总会想起17岁那年,我为了幸子处心积虑经营的一次次邂逅。

  【素材运用】青春不永在,但是青春期的记忆却永不褪色。也许青春期的某些举动并不理智,甚至有些可笑,就如“我”处心积虑的那一次次邂逅,尤其是那次不远千里跑去重庆忍饥挨饿为幸子送礼物的邂逅,显得那么傻气,却傻得可爱,这真率之举也成为“我”人生相册里永远珍藏的青春影像。

  【速用名言】

  1.题诗寄汝非无意,莫负青春取自惭。——明代名臣 于谦

  2.青春时代是一个短暂的美梦,当你醒来时,它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英国戏剧家 莎士比亚

  【适用话题】高中時代;邂逅;心事;青春不谢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