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路上,留宿我的那对沙场夫妇

2017年04月02日 15:06 作者:源清清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两年前冬季,我开车从山西和顺走小路回家,一个人。当时雪下得很厚,天色也渐晚。车已经开入茫茫太行山,我也比较小心地放缓速度,因为有很多拉煤的大车为了逃避过路费走小道。山路十八弯,我没有因为躲避大车出事故,却因自己看不清哪里是雪哪里是路而陷进坑里。当时给家人打电话没有接通,着急得很。巍巍太行像两个巨大的夜叉戳在天地间,我自己又冷又怕。

  记忆中这条路前方有个沙场,大概离这里2/3公里,于是锁好车子去求助。冰冷的雪把脸都拍麻了,一脚踩冰窟窿里,靴子也灌水了,把水倒出继续走。看到沙場,我高兴坏了,但是看着沙场小屋黑咕隆咚的样子,又失望了。这时候腿都冻麻了,鼻子生疼,就想着赶快回车里,开着暖风一晚上也可以忍过去。于是扭头往回走。这时候对面来车,车灯晃眼。我不敢求助,怕遇到坏人,不料车子在我面前停下。是辆皮卡,车上一对中年夫妇,他们询问我是不是前面那辆车的主人,我说是的,我去前面的沙场求助了。他们说他们就是沙场的主人,天气不好,经常有外面不熟悉山路的人开车遇到事故,他们开车出去帮助这些人。我的心中涌上一股暖流,坐上车返回原处。在他们的帮助下,把车子拖出来。无奈车子前胎爆了一个,拖到了沙场,只能在此借宿了。揭开厚重的棉门帘,进入小屋,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我的眼镜也蒙上了霜,像是进入了一个童话世界。

  是的,童话世界!屋子只有15平方米左右,屋子的中央是一个烧得通红的小铁炉,锅炉上烧的水早开了,壶盖被热气顶开了。炉子东面是一张大床,整齐地放着两条被子和枕头。床头挨着火炉是组三人沙发。在沙发的对面火炉子另一侧,是大衣柜和一张茶几。茶几上右侧摆着洗漱用品,左侧是一张案板和厨具。茶几的中层和下层被日用品挤满,虽然满,但不乱。在炉子西侧窗台下是一张书桌,上面有台电脑。炉子旁边是装满煤炭的小桶,小桶里别着一个大夹子,用来夹住煤炭放炉子里不脏手吧!

  大姐说地方简陋先委屈委屈,然后就从茶几下掏出一个盆,从炉子旁的储水箱接来水泡上毛巾,轻攥一下给我。我把温暖的毛巾敷脸上,舒服得都想哭。大哥把水倒入暖壶,拿大夹子添入新的煤炭,放上一口锅,又拿小铁钩在炉子下面掏了掏,顿时煤灰就带着火星落下,然后炉子里面火苗发出热闹的燃烧声,锅子也开始响。

  大姐给我找了棉拖鞋,我把靴子换下来,坐在沙发上烤火。外面冰天雪地,屋子里温暖如春。正在这时候,外面有敲门声,又是一个车坏了的人来求助。大哥去拖车,大姐和我准备饭菜,没有冰箱,旁边小屋里取来一块羊肉。大姐麻利地手切羊肉,一刀一滚卷,一会儿就切好一筐。我在旁边剥白菜,泡好宽粉,切冻豆腐,血豆腐,土豆。锅开的时候,大哥他们也回来了。

  大姐弄好折叠桌,我们就开饭了。一人连菜带肉一大碗,大姐还拿出自酿的葡萄酒,味道真是美。我们边吃边聊天,特别亲切感动。

  原来这两口子并不在这里开沙场,在山西做生意,俩人都信佛,有个同道中人在这边,一商量,就不做生意了,说来找他一起参禅。在来的这条路上,车子好好的却走不动了。然后下车后看到旁边沟里有辆车,雪厚都盖住了,打开车门,看里面有个人,还有呼吸,于是就忙送医院。医生说,再晚15分钟,这人就没了。

  后来俩人决定在旁边开个沙场,经常在路上垫坑铺路。这几年帮助好些个过路人,禅修的事也就放下了。我看着屋里没有香炉,也没有佛像,炉火里的红光照在两夫妇脸上,光芒万丈!

  【素材运用】雪夜里,“我”的车子不幸掉进坑中,无助焦灼中,却得到了一对中年夫妇的无私帮助和热情款待,而且这对常驻沙场的夫妇竟以助人为业!他们虽然没有如愿参禅,但谁说这种奉献和帮助不是一种禅意呢?

  【适用话题】修行;感动;大爱之举;心灵涅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