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国王”阿维兰热:他的热爱让足球成了全球性运动

2017年01月26日 15:19 作者:未知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作文君:在今年的里约奥运会接近尾声时,一位巴西体育界的传奇人物等到了自己家门口的奥运会开始,却没有等到它完美的结尾。2016年8月16日,国际足联前主席阿维兰热去世,享年100岁。作为运动员,阿维兰热曾参加过两次奥运会;作为国际足联主席,他于1974—1998年掌管国际足联达24年之久,让足球真正成为全球性运动。而本届里约奥运会的田径比赛场地——若昂·阿维兰热奥林匹克体育场,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下面就让我们看一下,他传奇一生给了我们哪些精彩的启示。

  人物简介

  若昂·阿维兰热是世界上最受尊敬的体育人物之一,1974年继斯坦利·鲁斯之后当选为第七任国际足联主席。他在职期间,世界杯决赛阶段的参赛队伍先由16支增加到24支(1982年),再增加到1998年法国世界杯时的32支,增加了亚非拉美第三世界国家的参赛名额。1977年他还为20岁以下的选手创立了国际足联世界青年锦标赛(U-20),以便及早地发现和培养人才。1985年他又创立了17岁以下的少年足球锦标赛(U-17)。室内足球、女子足球比赛都是在他的倡导下创立的。他亲手参与设计并建造了苏黎世国际足联总部大楼。20世纪70年代,他积极倡导并促进第三世界国家的足球发展,为足球的南南对话和南北对话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从过去几届世界杯上亚非足球队伍的表现可以清楚地看出阿维兰热的成绩。阿维兰热为中国重返国际足联做过许多工作,关心并支持中国足球的发展,人们尊称其为“阿翁”。

  各界人士评价

  整个足球界都应感谢阿维兰热的贡献。在他执掌国际足联的24年里,足球真正成为全球性运动。他开拓了新的领地,将这项运动带向世界的各个角落。

  ——国际足联主席 因凡蒂诺

  阿维兰热使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不仅仅体现在社会、文化、经济领域,还体现在政治影响力上。

  ——国际足联前主席 布拉特

  我一早就听说了这个消息。他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为巴西作出了不少贡献。同时他也是一位伟大的国际足联主席,我想球迷中没有人不知道他。他去世了,我非常难过,但更痛苦的应是他的家人。

  ——巴西司机 达米诺

  听到这个消息当然非常悲痛,他曾经为巴西这个国家,曾经为国际足联做过非常多的事情。他已经100岁了,去世也是早有心理准备的。

  ——巴西工程师 米尔斯

  各大媒体热评

  美联社在报道中称,阿维兰热担任国际足联主席的20多年里,将国际足联由一个足球管理机构转变为一个拥有数十亿美元的商业机构。

  法新社报道称,阿维兰热将国际足联发展成为全球强势的体育组织,充分肯定了他在世界杯的扩张、青少年足球和女足的发展、室内足球的发展等方面做出的重要贡献,称“他改变了人们体验足球的方式”。

  德新社则称,“阿维兰热是国际体育舞台中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将国际足联发展成为全球性的专业体育组织”。

  传奇人生

  多国生活经历,培养了他外交家的风范

  1916年,在这个枪炮年份出生的小阿维兰热,生来便与武器有着不解之缘。移民巴西前,阿维兰热的父亲在比利时老家经营军火生意,通过战争,腰缠万贯。他们的老家,处于欧洲十字路口的比利时,战略地势险要,历史上大部分席卷欧洲的战争,几乎都会与它有所交集。较之先前两军对峙的冷兵器时代,热兵器时代的战争杀伤力更大,更容易伤及无辜,尤其这场战争还被称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为了远离是非旋涡,阿维兰热先生决定拖家带口来到千里之外的南美第一大国——巴西。

  奔波,是小阿维兰热年少时光的主旋律。小学期间,他就曾随父母回比利时生活过两年。小学毕业后,他又和哥哥一同被父亲送往法国的贵族公校接受传统欧洲教育。多国生活的经历,极大开拓了阿维兰热的外语能力,葡萄牙语、法语、英语、西班牙语,转换自如。加之天生思维缜密,为人处世八面玲珑,此时他身上逐渐有了一名外交家的风范,为此他在大学中选择了法律专业,并继续辅修外语。

  然而在阿维兰热17岁时,一切发生了剧变。父亲突然因病去世,这狠狠打击了这个原本顺风顺水的家庭。偌大的庄园中,只剩下他憔悴无力的母亲和一笔去向不明的巨额遗产。生活的压力磨砺了这个聪明的年轻人,20岁考取了律师资格证后,阿维兰热决定操起家业,从经营一家公交公司起步。若干年后,这家公司几乎掌管了大半个巴西的公交业务。

  【素材入文】年少时多国生活的经历,给了阿维兰热热情、开放的胸怀;而后来家庭的变故,则成就了他坚强的性格。成长中总是有不可预测的事情发生,迎接它,适应它,将它化解成对自己有利的方式,它一定会陪你走向成功。

  【适用话题】坚强;挫折与成功;改变

  他既有运动员的体魄又有体育家的智慧

  如果说欧洲的教育充实了阿维兰热的头脑,那么激情的南美文化,则唤醒了他体内的运动天赋。在巴西读小学时,阿维兰热就展现出了过人的足球天赋,15岁时曾入选里约州弗鲁米嫩塞俱乐部少年队,并在当年的青年组比赛中荣获最佳球员称号。

  可是当时的足球仍被传统欧洲人蔑称为“工人阶级运动”,出身贵族的父亲要求阿维兰热放弃足球,选择游泳作为主攻项目。和许多优秀的运动员一专多能相同,小阿维兰热在游泳方面也显示出了非凡的天赋。改练游泳后,就接连在里约州和圣保罗州比赛中数度夺魁,甚至还刷新了当时的南美青年游泳纪录。

  如果说上天会偏心,难免有失公允,那么阿维兰热绝对是那个被幸运女神亲吻的“上帝宠儿”。虽然面临父亲去世和巨额财产去向不明的压力,20岁那年,阿维兰热还是获得了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律师执照,甚至得到代表巴西游泳队参加1936年柏林奥运会的资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