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亲爱的玖弟走了

2016年10月15日 15:17 作者:卢燕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适用话题】怀念 往事悠悠 岁月的沉淀 聚与散 大师风范

  传奇女星卢燕曾获联合国国际和平艺术奖,还曾三次获得台湾金马奖,她出生于京剧世家,拜梅兰芳为义父,是著名的演员、制片人等。她与梅葆玖自幼相识,情同手足。听闻梅先生去世的消息,身在洛杉矶的卢燕悲痛万分,撰文怀念,八十年的姐弟情,跃然纸上,读之令人唏嘘。

  我最亲爱的玖弟走了,寄爹(梅兰芳博士)和香妈(福芝芳,母亲的金兰之交)最小的孩子,梅派艺术的传人。他走得太突然,甚至没有留下一句话,遽然作别,留下亲人们无限的哀思。

  此刻的我,独居在洛杉矶的家中,偌大的空荡荡的屋子,母亲的相片端放在几案上,她的眼神温暖慈祥,我们互相凝望,仿佛回到了七十年前的那个夏天。

  在上海的吴淞口码头,我和母亲将赴美投奔我的姐姐,梅家的亲人们正为我们送行,大家依依惜别,久久不肯离去,直到我们被催促着上船。就在那时,玖弟趁大人们不注意,偷偷地往我手里塞了一个东西,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就跑开了。等我进了船舱坐下,发现是一个红色的纸封,里面包着五美元。我知道,那是玖弟存下的压岁钱,他一直不舍得花的美元,竟然悉数给了我。

  位于上海思南路121号的梅公馆,我和母亲住了十年,直到后来我们远渡重洋。正是这座三层的法式洋房,成了我少年时代的避风港,因为鞡鞡(葆玖的外祖母)和香妈亲人般的温暖,因为梅先生家长般的教诲,因为梅家兄妹手足般的情谊。

  往事历历,想起的都是动荡岁月里的宁静美好。

  梅府的岁月,正是梅兰芳先生蓄须明志的时候,记得小楼门前的满园春色,记得梅华书屋的整堂书香,记得葆玥和葆玖学戏时的琴声悠扬。调皮的葆玖因为年纪小玩心重,常常偷偷地溜走,师父闲着就会教我唱。记得十八岁的我和十岁的葆玖一起登台在上海的黄金大戏院演出,那是葆玖第一次登台,他唱的是《三娘教子》里的薛琦哥,我唱的是《二本虹霓关》,梅先生则在台下当起了听众。

  大半个世纪过去了,这一切仿佛是昨日的光景,在耳畔呢喃,在脑海浮现。这些年里,我们姐弟俩时常约了一起聊戏、唱戏、听戏,还去好多地方宣讲,弘扬梅派艺术。可是玖弟,下一次回国,你在哪儿呢?你在的时候,我每次回国都是探亲,你不在了,我的回国只剩访友。

  今年二月里头,你专程到上海,给我庆贺九十岁生日,你说等我过百岁生日,你给我唱《麻姑拜寿》。似乎就是昨日的相约,怎么就食言了呢?

  垂垂老矣,心绪难平。不敢再想,泪目千行。情同手足八十载,而今再唱无人和。我最亲爱的玖弟,我永远怀念你。

  卢燕泪笔 于 洛杉矶

  【素材分析】岁月沉淀下的,不仅有自然界的春华与秋实,更有人世间的风范与情感,尤其是后者,更为某些岁月染上了特殊的色彩,让人难以割舍,让人视若珍宝。梅兰芳之子梅派传人梅葆玖先生去世了,大师骤然离世,这不仅是京剧艺术的一大损失,对于他的至爱亲朋卢燕女士来说,更是情感上无法填补的空白和永久的伤痛。岁月馈赠的,我们铭记;我们铭记的,将在时光里历久弥新。

  【速用名言】

  1.人生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唐代诗人 刘禹锡《西塞山怀志》

  2.友谊是培养人的感情的学校。我们所以需要友谊,并不是想用它打发时间,而是要在人身上,在自己的身上培养美德。——苏联作家 苏霍姆林斯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