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大家王家新:夜晚才是我的世界

2016年08月31日 13:17 作者:余驰疆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王家新6岁练书法,19岁举办个展,43岁当选中国书协最年轻的副主席。如今,他竟又拿起描红本,从唐楷写起。儿子问他:“这不是小孩子做的事吗?你是大人了,是书法家了,为什么还这么写?”他回答:“是你爷爷让我这么写的。”

  倘若书写是一场修行,王家新显然已经找到了一种方法:他每天晚上10点开始临摹,从王羲之到苏东坡,常到深夜2点也未有倦意。“就像太极拳一样,一点也不累。人在长时间安静后容易进入感觉,突然心有所会,意识到原来这一笔该是这样的啊!”

  在人人标新立异的时代,王家新对临摹的坚持显得有些“特立独行”。他把临摹称为“回炉”,因为这种写字的形式是书法中最基础的一节。他临摹的字体也是最基础的楷书,一笔一画,法度森严。在他人看来,这多少有些不合常理。

  父亲是王家新书法上的启蒙老师,也是最爱给他泼冷水的人。王家新刚当选书协理事那几年,想方设法找自己的风格,鲜少坐下来临摹。即便是临摹,也是写些行草书。父亲对此不太满意,说:“不会写楷书算什么书法家?”一次,王家新拿着用小楷抄写的自创诗作给父亲看,老爷子不以为意,批评王家新写得“不在体儿”,并说:“写楷书要让人看出你学的是谁,王羲之还是颜真卿、柳公权,要抓特点。你得临摹字帖,把每个字都整明白了,不能提笔时现琢磨。”父亲一言如醍醐灌顶,王家新知道自己的字该“回炉”了。

  临摹是技法的再造,亦是记忆的回归。9年间,每次描红,王家新都感觉好像回到了少年时代,在父亲的“逼迫”下练习书法。“父亲每天在报纸左边写‘为人民服务’等简单的词,写柳体,我要在空白处补满,晚上交卷,很不情愿。”“但是,临摹就是这样,要与字帖经历漫长的‘耳鬓厮磨’,要与纸砚慢慢地纠缠,才能在夜深人静时灵光一现,得以开窍,临摹没有所谓的一见钟情。如今,我经常会写到某个字时,突然领悟父亲当年所讲的道理,真实不虚。”

  众里寻他千百度,经典在那些静谧的夜晚,历久弥新。王家新有时从晚上10点写到第二天下午2点,连续书写十几个小时,好让肌肉记住用笔力度。此外,他还读大量的文史哲古书,从四书五经乃至十三经体系,都细细研读,从而更深入地了解传统文化。“书法毕竟不是技术活,如果你不读书,你的字只能叫字,将来只能当字匠。字能不能更有高度、更有境界,就要看有没有在字外下功夫,做到内外兼修。”

  最近,王家新的一句话在书界“出名”——“书法是我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不仅是书法本身,还有书法衍生的平和心态。

  午夜时分,王家新的书房内沉香、墨香、宣纸香,给人一种穿越之感。

  【人物速写·梅花香自苦寒来】

  王家新年纪轻轻就获得很高的荣誉,这并不是运气或偶然。“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书法也是如此,几十年如一日有规律地深夜苦修,才练得深厚功力,才能令自己的作品每一字、每一笔都精彩到位。

  【人物速写·浴火重生再回炉】

  艺无止境,王家新的书法水平虽然已炉火纯青,但是他能放低姿态重新从临摹开始再次“回炉”,这体现了他对书法艺术精益求精的追求,也表现出他谦逊好学的品质。不但如此,他还认真学习传统文化,做到融会贯通,内外兼修,从匠人升级为书法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