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两位老先生

2015年11月02日 10:58 作者:田朴珺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2011年,我决定放弃生意,去纽约。在纽约的一年,让我认识到一个被称为伟大的城市,究竟是为了什么而伟大,也让我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

  在纽约的时候,教授莎士比亚课的老师,要求我们背诵《哈姆雷特》,那是大段大段的古英文,这对一个外国人来说简直不可思议,就像让美国人背诵李密的《陈情表》一样艰难。但他为了教授学生,将近80岁的老人,在我面前痛哭表演,他告诉我怎么理解一部戏,他说:“你能想象,一个女人,深入骨髓地爱着一个男人,但男人却疯了,曾经所有的美好都飘散了,这个女人的爱,只会更加炽烈更加痛苦更加绝望——所以她会痛彻心扉地说出:‘谁料过去的繁华,变作今朝的泥土。’”老先生已经泣不成声,瘫坐在地板上,完全变身为奥菲莉亚,这让我理解了什么是悲剧,悲剧的经典定义是:把美好的事物毁灭给你看。那之后我几个星期都在看那些古典英文。他让我爱上了莎士比亚,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去专门学习莎士比亚戏剧和古典英文。

  而且在纽约,我接触到华尔街的细节,也体会到了最最普通的纽约人的人情冷暖。

  纽约居住了很多犹太人。我刚到纽约的时候,请一个犹太木匠爷爷定做了一个满意的书架。由于书架太高,我又请他做个梯子,先付了一半的定金300美元,约定十天后交货。十天之后,我没有收到梯子,却接到了爷爷的电话,他对喷漆厂的工艺不满意,需要退回重做,晚两天交货。没想到两天之后,他亲自上门来,没有带来梯子,却退还了300美元的定金,他说油漆重做的效果依然不满意,只能取消订单了。

  他费工费料已经做好了,又是配合我书架的特殊尺寸,我不要的话,就得由他承担全部损失,于是我说可以要,但他却坚持自己的意见,我无奈,只好同意作罢。

  这次拍摄《谢谢你,纽约》时,我们摄制组特意来到木匠爷爷的店。我们才发现,这位木匠爷爷的作坊非常偏僻,只有四十多平方米,堆满了木板。他的身上,作坊里,甚至办公室,都落着厚厚的木屑灰。可以想象,我之前那个梯子所造成的600美元损失对他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我问他:“当时您为什么把定金退给我?”爷爷说:“我做了40多年的木匠,没交过一个不满意的货。”

  在我看来,当世俗的绝大部分眼光都还停留在“财富权力大于一切”时,木匠爷爷让我看到了生活中的“丰富性”,他证明了一件事:他人对你的尊重,不仅是因为你的社会地位,或者你的财富,而是因为你本身要有足够的尊严,有尊严地坚持着自己的原则,有尊严地寻找着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意义。

  【素材运用】梅贻琦有名言曰: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借用一下,纽约之伟大,不在于有联合国之总部,也不在于是世贸之中心,而在于有无数值得“大写”的人。这些人,不是联合国之秘书长,也不是华尔街之金融巨头,而是一群类似于田朴珺笔下教授莎士比亚的老师、类似于木匠爷爷等普普通通、但有足够人格尊严的人。他们是社会的根,这根虽小,却滋养了一个个伟大的灵魂。

  【速用名言】

  1.自尊自爱,作为一种力求完善的动力,却是一切伟大事业的渊源。——俄国小说家 屠格涅夫

  2.珍视思想的人,必然珍视自己的尊严。

  ——前苏联教育家 苏霍姆林斯基

  【适用话题】净化;近朱者赤;坚守;活出尊严

  (特约教师 许必华)

  【同类素材库】

  俄罗斯文豪屠格涅夫遇见一个乞丐,他很想有所施舍,但他翻遍所有的口袋却没找到一分钱。见乞丐的手高高地举着,他握着乞丐的手说:“兄弟,实在对不起,我忘了带钱出来。”乞丐流着泪说:“您能叫我兄弟,让我和您站在同一条线上就已经让我感激不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