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的“安全吸毒室”

2015年04月06日 11:20 作者:艾兰 来源:《意林·作文素材》  

  【适用话题】人性关怀 创新 疏导 争议

  上午8点,还有半个小时,“安全吸毒室”才开门。可玛雅·皮特森已经焦躁难耐。

  她犯了毒瘾,一刻都等不了。坐在吸毒室门外的鹅卵石街道上,她把注射器猛地扎入胳膊,可卡因随即和血液溶在了一起。

  皮特森每天会注射20针可卡因、美沙酮或两者的混合物,这是她“正常”的日吸毒量。“我厌恶我现在的生活,我已经没有好日子过了。不过我会控制自己的毒品摄入量,因为我从未想过死亡。”她说。

  不想死是如皮特森一样的1000名“安全吸毒室”常客共同的心声,也是位于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维斯特伯区这家封闭式健康中心吸引瘾君子的原因所在。

  自开业以来,“安全吸毒室”已经为8000多名吸毒者进行了注射,每天用掉的注射器多达350支。在医务人员和社会工作者的监督下,即便毒瘾再大的人,也不会在这里死于过度注射。

  “安全吸毒室”很小,若是加上院子里停放的面包车里的空间,一次只能容纳12个人同时注射。然而,这里是吸毒者们最安全的港湾:医护人员在场时,他们才能进行注射。作为曾经的肉类加工中心,现如今的“安全吸毒室”每天提供给吸毒者的是无菌针头、生理盐水、棉签、针管等卫生用品。吸毒室内还悬挂着一张放大的人体解剖图,吸毒者可以在上面找到主动脉和静脉的准确位置。此外,房间内还配备了一台查看血管是否健康到可以进行注射的机器。

  如果人们以为吸毒者们难以掌控情绪,从而觉得这个地方是暴力事件的聚集地,那就错了。“安全吸毒室”的氛围静得就像大学图书馆,每个吸毒者蹲在自己喜欢的角落,每人配一盏小台灯,他们之间很少说话,若是有人弄出了点声音,立刻就会有旁人“嘘”一声,让他小声些。

  吸毒室开放后,从排水沟、操场、楼梯间和门洞等地方收集的吸毒用具数量已经减半。此外,与去年同期相比,这一地区及附近区域的盗窃案件数量下降了3%,车内盗窃及暴力案件下降了5%,私藏武器的案件也有所减少。“警方和民众都受益匪浅,”吸毒室负责人奥耶说,“比以前风平浪静多了。”

  目前,瑞士、荷兰、德国和西班牙已经有90多个安全吸毒室建立并开放运行。他们不给用户提供毒品,但允许卫生工作者为瘾君子治疗。

  【素材分析】丹麦“安全吸毒室”的设立,既拯救了“瘾君子”的生命,又改善了社会治安,使得民众安全得到保障。这种宽容、温情的疏导方式,给这个被人漠视的阴暗区域带来人性光辉。面对难以铲除的社会顽疾,面对不同阶层的不同诉求,人性关怀,创新方法,或许能找到行之有效的办法。

  【速用名言】

  1.距离已经消失,要么创新,要么死亡。 ——美国管理学大师托马斯·彼得斯

  2.我是个人,凡是合乎人性的东西,我都觉得亲切。

  ——德国政治家 马克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