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场夺分妙招:先扬后抑,起伏中出新意

 2018/07/14 11:42  杨万扣 《意林·作文素材》  (168)    

中高考多年来的写作实践给同学们提供了很多写作“套路”,而一些同学生搬硬套这些“套路”反而使自己的作文不伦不类。山东省一位教学经验丰富的老师把写作文形象地比作下象棋,他说,下棋的规则是固定的,但怎么下,却因人而异。这一说法实际上就是告诉同学们:写作文不必拘泥于“套路”,大可自创新招,用“我”手写“我”心即可。的确,对于“曾经沧海难为水”的阅卷老师们来说,只有新的写法才能让他们拍案惊奇。

以下笔者就给同学们推荐一记新招——蓄势衬跌手法。

同学们在平常的学习过程中较少接触这样的手法,其实这手法古人早已用之,现在用在考场上,会让阅卷老师眼前一亮。

北宋文学家苏洵在《上欧阳内翰书》一文中评价韩愈的文学创作时说:“韩子长之文,如长江大河,浑浩流转,鱼鼋蛟龙,万怪惶惑,而抑遏蔽掩,不使自露,而人望见其渊然之光,苍然之色,亦自畏避不敢迫视。”他所说的“抑遏蔽掩,不使自露”实际上就是文学创作中的“蓄势”之法。再比如唐人张打油有一首诗写道:“天出飘飘降九霄,街前街后尽琼瑶。有朝一日天晴了,使扫帚的使扫帚,使铁锹的使铁锹。”这首打油诗的前两句,运用的是文学语言,富丽典雅,最后两句却运用了不宜入诗的俚俗语言,一衬一跌,判若天涯,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到这里笔者给大家明确地界定一下蓄势衬跌手法:“蓄势衬跌法”,也叫“抬高跌重法”,其特点是先蓄势,把所要描写的事物先竭力抬高,待笔力衬足,然后再急转下跌。就好像拦江把水闸住,让水位提高了再跌落下去。“蓄势衬跌法”,“蓄势衬垫”是手段,“跌”是目的。换言之,“抬高”是手段,“跌重”是目的,抬高是为了跌重,抬得越高,跌得也就越重。

在写作中运用“蓄势衬跌”不仅能使情节陡生波澜,而且使记叙充满机趣,让读者在先扬后跌中获得充分的审美愉悦。

在行文中具体做法如下。

一先“抬”后“压”

所谓先“抬”后“压”,是指在行文中作者先有意将某个形象塑造得完美动人,在后文中却将这个“完美”形象的面具狠狠地撕剥下来。运用这种手法的典型作品就是法国著名小说家莫泊桑的短篇小说《珠宝》。在这篇小说中作者先将郎丹太太塑造得风采动人,借他人之口评价郎丹太太是“贤妻良母的典范”,而随着小说情节的发展,郎丹太太最终被证明是一个靠出卖色相来满足虚荣心的“失德”女子,这样的落差增强了小说批判资本主义社会“金钱至上”价值观的力度。

2017年高考江苏卷满分作文《频道不同,请勿打扰》运用的就是此法,请欣赏片段。

開头两段:20世纪70年代,自行车还是稀罕物,王老大靠种旱烟攒了些钱,托人从供销社买回一辆自行车,飞鸽牌的,正宗天津货。有事没事,他就骑着“飞鸽”在村里转两圈,惹得大姑娘小伙子们眼里喷出了火,不住地夸他,夸得他心里甜丝丝的。远村近树,一溜烟地遁向身后,那种感觉,简直棒极了。

王老大的侄子见了,闹着要坐车。王老大乐呵呵地抱起他,往前车杠上一放,道一声:“小鸽蛋,坐稳了,大爷带你去兜风!”脚下一带劲,“飞鸽”嗖的一声出了门,向远方射去。

末尾两段:“大爷,别别别,车子刚打过蜡,今天不宜坐车。”话音未落,小鸽蛋一个箭步蹿过来,就像当年蹿到自行车大杠上那般矫健,挡在王老大身前。

王老大讪讪地收了手,绕着宝马走了一圈,瞥见后备厢盖上贴着一行字:“频道不同,请勿打扰!”那一瞬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转身回了里屋,推出了那辆“老飞鸽”,吱吱呀呀地出了门。边骑边念叨:不就比咱多俩轱辘嘛,有啥了不起的,真是世道变了,人心也变了。

点评:本文在前面部分将“飞鸽”自行车“抬”得高高的,给读者呈现了王老大对侄子小鸽蛋的“疼爱”的真情,营造了非常温馨美好的感觉,然而在文末作者将这份美好摔碎,写了小鸽蛋拒绝王老大坐宝马的“变心”,一抬一压突出了文章的主题——世道变了,人心也变了。

再比如郑州小小说学会副会长、作家司玉笙的小说《书法家》用的也是此法:

“书法家”书法比赛会上,人们围住前来观看的高局长,请他留字。

“写什么呢?”高局长笑眯眯地提起笔,歪着头问。

“写什么都行,就写局长最得心应手的字吧。”

“那我就献丑了。”高局长沉吟半刻, 轻抖手腕落下笔去,立刻,两个劲秀的大字就从笔端跳到宣纸上——“同意”!

人群发出啧啧的惊叹声,有人大声嚷道:“请再写几个!”

高局长循声望去,面露难色地说:“不写了吧——能写好的就数这两个字……”

点评:这篇小小说的情节是紧紧围绕着高局长写字展开的,情节的设置曲折,结尾出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出色地运用了“先抬后压”的手法。高局长的书法好,却只限于写“同意”这两个字,可见他经常写,久而久之就写得得心应手,而且很劲秀。从此构成讽刺的核心。小小说揭露了官场中腐败问题的黑幕。

二反宾为主

所谓“反宾为主”,是指作者在行文中巧妙安插“卧底”,先让这个“卧底”不动声色地陪着主角共进退,等时机成熟时让这个“卧底”亮明身份,登上高台,以取得出人意表的效果。说白了作者就是打破常规套路,让读者的阅读期待落空,最终让读者获得惊喜。

运用“反宾为主”这一手法的典型作品是河南省作协会员张晓枫的一篇短篇小说《陪老爸应聘》。这篇小说写刚刚退伍的“我”陪从中学校长位置上退居二线的老爸去一所私立学校应聘老师的故事,文章给老爸这个角色非常多的镜头,而“我”只是在老爸应聘讲课的间隙得到了比较多的笔墨,在这一间隙中“我”偶遇一节体育课,“我”依靠自己在部队学来的体育技能指导一队学生获得了篮球比赛的胜利。读者自然会将老爸当成主角,但是小说的主角恰恰不是由笔墨的多少决定的,而是取决于人物对小说主题表达的关键作用。小说的结尾,老爸落选,原本的光鲜变成尴尬,“我”却意外地被聘为体育老师,“我”闪亮登场,反宾为主,蓄势衬跌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小说以此聚焦民办教育,呈现出民办教育中的“潜规则”与阳光的一面。

 赞  0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5 − 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