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什的需要

 2018/07/13 9:03  高明昌 《意林·作文素材》  (172)    

【适用话题】需要与被需要 给予与得到 人与物

房子是要人住的。一段时间不住人,猛一进去,会有股涩涩的馊味扑过来,你进门须得捂住鼻子。但人住进去后,只需一个礼拜的时间,房子的气味与人的气味对冲,房子就熟啦,馊味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老家的许多东西也是如此。灶头的两只铁锅子,一直铮亮铮亮的,因为天天烧着饭菜。如果几天不用了,就会生锈。生锈的情景实在看不下去:锅子就像揉皱了的破烂铁皮一样,锅面不平,锅底生出黄斑、锅屑,手指一撸,墨黑。真的不敢想象,雪白晶莹的米饭,会从这个墨黑的锅里面煮出来。

家里的劳动工具也是如此。父亲挑担用的扁担是树做的,要是半个月不用它来挑担,鲜亮的颜色就会沉落到树肉里,担面就会暗淡无光,起疙瘩,弹性也消失了。但天天拿出去挑担,担面与肩胛上的皮肉接触了,扁担马上就会发光、滑爽、圆溜,像是上了清漆一般,生机勃勃。扁担弯转自如,吃重的力道会一天天增加。人挑着走路,扁担的两头一起一伏,颠簸得很顺当,就使劳动优雅起来。

镰刀也是如此。割稻前先磨镰,半天割下来,刀锋白亮,刀面墨黑,镰刀和刀柄就像一把长勺子,面上乌黑发亮,很光彩,很精神。但放在壁角里一天,刀口會一下子钝下来,继续冷落它,刀面更要锈蚀了。

喜欢劳动的人也是如此,让他休息多了身上反而腰酸背痛,干活了就生龙活虎,浑身都是用不完的力气。

我们有时候还不比菜园里的蔬菜懂的道理多。母亲说,种玉米时,先给土地下了肥料,玉米就长得高、快、直,身体圆润,品相周正。没有施肥的玉米个子矮短,棒子细小。母亲说,这不能怪玉米,要怪人,因为首先慢待玉米的是人,玉米长出个穗子还是照顾你面子。想来,玉米的气量是大的,我们做孩子时,天天吃母亲烧的饭,穿母亲裁的衣,用母亲赚的钱,有几个人能感恩母亲一生一世?这一比高低立现。

自来水进入到乡下人家了,但乡下还用着井水淘米、洗衣、洗菜。井水冬暖夏凉,往里头浸个西瓜,吃起来很冷却不钻心,所以井水依旧用着。只是,我们不再经常清理井底龌龊,井水打多了就浑了。这时,大家向不会说话的井发怨气,这是不对的。井给你一摊浑水就是在跟你发怨气。只想着自己清爽,不想着给别人清爽,最后大家都不会清爽;要想别人对你好,你首先得对人好。很简单。

最近几年,我擦皮鞋很勤快。皮鞋有脾性。一个月不穿,再穿,脚一下子伸不进去的,这不是脚长大了,而是鞋口、鞋面发硬了,穿进去后脚一定不舒服,因为鞋面鞋底与你生疏了。但当你穿了一天后,你发现这皮鞋又回到了原先的那个状态:皮鞋又愿意为你服务了。

其实,家什都知道人的需要,倒是人常常忘记了它们的需要。

(潘光贤摘自《辽沈晚报》2018年2月23日)

【素材分析】与房子两厢“厮守”,内外收拾,氤氲出家的氛围;与家什时常“握手”,左右忙活,生发出爱的味道。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都是在劳动中创造出来的。只要你记得勤用勤擦拭,铁锅、扁担这类静物也会通人性地以“亮色”报之。

【速用名言】

1.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战国时期思想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2.你怎样对待别人,别人也会怎样对待你。——美国励志书籍作家 拿破仑·希尔

(特约教师 张金枝)

 赞  0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9 =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