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右任的清风正气

 2018/04/07 11:34  刘杰 《思维与智慧》  (196)    

于右任是我国近现代著名政治家、书法家、教育家,长期担任国民党政府监察院院长一职,尽管这个职位级别很高,实权却很小。他一生清廉正直,布衣粗食,不讲排场,不积家财,尽己所能为民请命,在以奢靡腐败著称的国民党政府官员中,显得格外特立独行,广受时人称道,是毛泽东敬重的“国民党大才子”。

于右任的书法造诣极高,被誉为“近代书圣”“千古草圣”。他本人也以练字为乐,对求字者大都欣然应允,分文不取,一生为人题字无数,上至张大千等文化名人,下至同僚下属、学生、商贩、士兵、农民等,范围极为广泛,但对于口碑不好的人,就是另一番情形了。有一次,财政部长宋子文花重金买了一把极为奢华的扇面,自己越看越得意不说,还想沾沾风雅气,托人备了一份厚礼,请他题写墨宝,但他一口就回绝了,还规劝道:“这把扇面够十来户农民一年的开销了。宋先生贵居国府要职,倘能将精力多用在民生上,则百姓幸甚!国家幸甚!”宋子文自讨没趣,听到后只有苦笑的份。

1941年9月,于右任巡視甘肃河西走廊地区。行至张掖南关,路遇几名回族老人头顶诉状跪于车前,声泪俱下地控诉军阀马步芳部将、100师师长韩起功的种种罪行。原来韩起功1931年驻守张掖后,在当地横征暴敛,盘剥百姓,经常借口军饷不足,向农工商各界强行摊派“借饷”,并独霸祁连山金矿,连年滥伐变卖祁连山林木,大肆掠夺农民的牦牛、骆驼、马匹贩运鸦片,而且还向文物下手,疯狂洗劫、盗挖当地古寺以及汉墓群中的珍宝古玩,成为臭名昭著的“张掖王”。

于右任下车将访民们扶起,和蔼地接过状纸,耐心听完诉说,便安排下属在张掖做进一步调查。韩起功很清楚于右任在朝野的声望,闻知此事后颇为担心,带着从黑水国遗址中盗挖出的两只古陶罐,并在罐中装满砂金,用红布封住罐口,想以此贿赂他。他在驿馆见到于右任后故作谦恭地说:“晚生是个行伍粗人,在张掖多有小过,恳乞老先生高抬贵手,给个改正的机会。感念大恩,无以为报,久闻先生雅量高致,特呈上这两个物件……”于右任大手一挥,以杖磕地,掷地有声地说:“你在张掖所为,岂是区区小过所能概括?若非一贯怙恶不悛,欺压百姓,何至于行此龌龊之举?!”言罢拂袖而去。韩起功行贿被拒,面红耳赤而退,自此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

他回到重庆后,据实历陈韩起功罪状,力主依法严办,引起了政府高层的重视。加之当时国民政府已在甘肃站稳跟脚,正欲寻机加强对马家军的控制,以巩固统治地位,遂严令追查。韩起功先是被调至青海,紧接着又被革除军职,遣返循化(今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老家为民,百姓终于少了一大祸害。

于右任为民请命的两则轶事,体现了他不媚权、不畏势、正道直行、清廉奉公的可贵品格。这种品格中所透射出的清风正气,今天看来,仍令人肃然起敬!

(孤山夜雨摘自《阳江日报》)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0 + =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