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深的滋味

 2018/02/03 11:43  蒋勋 《思维与智慧》  (98)    

苏东坡受到皇帝赏识时,他的书法华丽且得意。因为他是一个才子,才子总是很得意的。

他原来是翰林学士,后来因为政治,朋友都避得远远的。当时他的朋友马梦得,不怕被牵连,帮苏轼夫妇申请了一块荒芜的旧营地使用,苏轼始号为东坡。苏东坡开始在那里种田、写诗,他忽然觉得:我何必一定要在政治里爭这些东西?为什么不在历史上建立一段光明磊落的生命情感?所以他那时候写出了最好的诗。他有米可吃了,还跟他太太说,让我喝点酒好不好?“夜饮东坡醒复醉”,晚上就在这个坡地喝酒,醒了又醒,醉了又醉。“归来仿佛三更”则是回来已经很晚。“家童鼻息已雷鸣”是说,当地还有一个小孩帮他管管家务,但是他睡着了,鼻子打呼噜。“敲门都不应”是指,苏东坡敲门都不答应。我们看到他之前的诗,敲门都不应,就要发脾气了,可是现在就算了,他只是走过去听江水的声音,“倚杖听江声”。

苏轼变成了苏东坡后,他觉得丑都可以是美。他开始欣赏不同的东西,他那时候跑到黄州的夜市喝点酒,碰到一身刺青的壮汉,那人把他打倒在地,说:“什么东西,你敢碰我!你不知道我在这里混得怎样?”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苏东坡,然而倒在地上的苏东坡忽然就笑起来,回家写了封信给马梦得说:“自喜渐不为人知。”这是了不起的生命过程,他过去为什么这么容易得意忘形?他是才子,天下人都要认识他,然而他常常不给人好脸色,可是落难之后,他的生命开始有另外一种包容,另外一种力量。

所以我觉得,酸、甜、苦、辣、咸百味杂陈之后,最后出来的一个味觉是“淡”,所有的味道都尝过了,你才知道淡的精彩。一碗白米饭、一块豆腐好像没有味道,可是这个味道是生命中最深的味道。你会发现苏东坡最得意的时候是不会感觉到“清风徐来”的。我觉得苏东坡应该感谢:他不断被下放。当整个生命都被现实的目的性绑住,被下放的时候,才可以回到自我,才能写出这么美的句子。我相信,美是一个自我的循环,美到最后不管你是富贵还是贫穷,有自我,才有美可言。

(陈昌喜摘自《快乐老人报》)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