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欠搞垮自己一生

 2018/01/08 9:39  蔡军 《思维与智慧》  (80)    

北宋时有个超级学霸叫胡旦,为人处事很张扬,年轻时就立下誓言:“人生在世,就得轰轰烈烈,科考就是要做状元郎;当官嘛,就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据传宰相吕蒙正未发迹前,曾经流落江湖,一日遇见了公子哥胡旦。吕蒙正看起来气质不俗,满面书卷气,胡旦问其所长,吕蒙正答善诗书。胡旦说:“不妨把你作的诗读来听听。”吕蒙正遂口占一绝,最后一句是“挑灯夜读梦不成”。胡旦听后拊掌大笑,很促狭地说了一句:“原来是个瞌睡汉啊?”吕蒙正鼻子都气歪了,自此发愤苦读,第二年一举高中状元。吕蒙正记挂着这件事,于是修书一封,寄给胡旦,上面写着:“瞌睡汉已高中状元。”不承想胡旦看过信后,冷笑数声道:“状元有什么好骄傲的?待我明年及第,不输你一筹。”果然,胡旦次年也高中状元。

牛人胡旦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过,胡旦终其一生,并未达到人生的第二座高峰,没有担任过宰相一职,他的最高职务是国家图书馆馆长,文史研究员,从三品。天纵英才的学霸,缘何官运不畅?这个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胡旦自己太没正形了,逮着谁都要戏耍一番。

胡旦性情急躁轻狂,浑身像长满了刺一样,逮谁刺谁,官场上忌讳什么他说什么,不给别人留任何余地。他在做秘書少监的时候,宋太宗让他向内官太监写诰书,他直言不讳:“你们这群太监啊,久淹禁署,与世隔绝,所以想什么,做什么事时一定要谨言慎行,以免贻笑大方。”太监们听到胡旦这样肆无忌惮的嘲讽后,都想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大理寺官员范应辰平时邋里邋遢,不修边幅,看起来像个叫花子。别人看了,一笑了之,而胡旦看后,别出心裁地画了一幅画,画面上是一只布袋,里面装了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上题四个大字“袋里贫士”,他把这幅画送给了范应辰。范应辰并没有骂胡旦,而是深深地记住了眼前这个人是怎样伤自己自尊的,发誓一定要还回去。同事都让胡旦得罪完了,他会有好果子吃吗?

胡旦对同事刻薄,但对皇帝却不忘拍马屁,终于在一次马屁拍到马蹄子上后,被一脚踢到基层去了。他被贬后仍然不知收敛,还是喜欢刺人。胡旦在襄州任通判时,顶头上司是学士、知州谢泌。有一天,胡旦上班期间因饮酒而满面通红,谢泌取笑他说:“瞧瞧你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话音未落,胡旦应声反击说:“学士心头似幞头。”这话是说,谢学士,你那心黑得像黑头巾一样。你说你都虎落平阳了,用语言去得罪你的上司,这不摆明了让人家给你小鞋穿吗?

胡旦后来久居襄州无事,心里很烦,敢情新上任的皇帝(宋真宗)把自己给遗忘了。这天,胡旦上书真宗请求觐见,真宗心怀恻隐,打算接见。可是胡旦最后的美梦却让昔日得罪过的一帮同事给搅黄了,这些同事跟真宗说胡旦嘴太欠,一旦见了皇帝,必定口无遮拦,妄议中央大政,还是将其阻止在中书衙门吧。结果千里迢迢,长途跋涉而来的胡旦连真宗的面都没见,怏怏而归。

胡旦这位超级学霸,一生在官场上混得并不如意,此中原因,全是嘴欠惹的祸。做人别图嘴巴快活,嘴巴快活了,只是一时的快活,却换得一生的不快活。《宋史》载,胡旦晚年贫瘠,死后子孙连棺材都买不起,停尸多日,后来还是襄州地方官禀告朝廷,真宗赐钱20万,他才得以入土为安。

(余娟摘自《传奇故事·百家讲坛蓝版》2017年第8期)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1 − =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