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比之殇

2017年11月28日 17:01 作者:冬草六六 来源:《做人与处世》  

  在儿子8岁那年,因丈夫出轨,西安的芳龄与丈夫离婚,芳龄要了儿子的抚养权。离婚后的芳龄把全部精力放在儿子身上,儿子不负她的期望,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芳龄也因儿子的优秀而自豪,成天盯着小学家长QQ群里的信息,在群里异常活跃,很多家长都羡慕她有一个好儿子,她享受着这种存在感。

  按儿子的学习成绩,考上西安的重点初中不成问题。然而,在2013年5月26日小升初考试前夕,儿子明博却感冒发烧,结果因3分之差,与心仪的名校失之交臂。儿子不得不就近上了一所普通初中。面对儿子的失落,芳龄不停打气:“儿子,初中三年咱好好学习,中考取得好成绩,一样能進重点高中。”

  2013年9月开学后不久,芳龄又被拉进了班上一个热心家长建的QQ群。因小升初的打击,芳龄还没能从曾经的失落里面走出来,她在群里基本上不太说话。进入初中的儿子学习更加努力,随后的月考及期中考试,他都考了班级第一名,很快,儿子成了同学及家长眼中的学霸。芳龄又成了家长QQ群的核心人物,很多家长纷纷向她取经,还主动加她为好友。

  一学期之后,群里家长彼此熟悉了,QQ群变得更活跃。除了交流学习外,还交流周末及节假日如何度过。群里更是发满了家长们带孩子出游的照片、视频等。渐渐地,芳龄的心不淡定了,她压缩日常生活开支,省出钱带儿子外出旅游,也拍了很多美食照及风景照传到群里,在家长面前体面了一把。

  她一个人苦苦地撑起儿子的天空,盼儿子快点长大,快点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她可以卸下负担,休息片刻。出乎她意料的是,初三开学后,儿子的学习成绩开始变得不稳定,并且一次比一次考得差,名次也在逐渐朝后排。芳龄慌了,赶到学校,从班主任那里了解到,儿子和不太爱学习的同桌交往过密。回到家,她狠狠地抽了儿子一记耳光。此时的儿子处于叛逆的青春期,他捂着发烫的脸,大声质问妈妈:“我同桌除了学习成绩不好,其他都好,他兴趣广泛,热情开朗,乐意助人……我不想每天像书呆子一样地学习!”

  她怎能看着儿子这样“不思进取”下去?她要求班主任把儿子和那个同学调开。那位家长在QQ群里很委婉地表示不满,很多家长并没有站在她这一方。QQ群里的“世态炎凉”让芳龄感受到,随着儿子成绩排名逐渐靠后,她的威信、影响力也被逐渐边缘化。为了儿子成绩快点赶上去,也为了在群里争口气,她给儿子报了语文、数学、英语课外辅导班。当她把这消息告诉儿子时,儿子淡淡回应:“想上课你自己去上!一周6天学校的课已够累了,星期天也不让我喘口气?”她苦口婆心地劝导:“报培训班难道不花钱吗?我一个人省吃俭用支撑这个家,到底为了谁的前途?”明博妥协了,学校的作业再加上培训班的作业,他常常学习到晚上12点之后,每个周末比上学还忙还累,他苦不堪言,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

  芳龄不敢懈怠,她每天都关注QQ群里的动态,怕错过任何一点对儿子可能有帮助的信息。一个家长晒孩子夺得希望之星英语演讲大赛奖,另一个家长晒孩子得了作文大赛奖……她感到儿子身边的孩子都很优秀,儿子稍微不努力就有可能落后。她感到无形的压力,变得焦虑、紧张兮兮。她开始在儿子跟前唠叨:“你的同学都很优秀,都在不停向前冲,向前拼,你也不能落后。”儿子质问她:“你还要我怎么拼?该拼的我都拼了。我太累了,再也不想拼了!”芳龄没有意识到儿子的无助与无力,上前又是狠狠一个耳光,嘴里还叨叨着:“没志气!不思进取!”这次,儿子没有任何辩解,转身躲进了自己的房间,再也没有出来。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他就跳楼了。

  当芳龄听到楼下有人喊:“有人跳楼了。”她冲进儿子房间,见窗户大开,不见儿子的身影。她冲下楼,抱着儿子号啕大哭:“儿子,你醒醒,你醒醒,妈妈再也不逼你学习了……”明博再也没有醒来,留下精神崩溃的年轻妈妈。

  北京四中校长刘长铭说:“请鼓励你的孩子做一个幸福的普通人。”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但并不是每个孩子都能成为龙或凤。作为父母,不要攀比,不要强迫自己的孩子成为“别人家的优秀孩子”,要勇于让孩子做一个幸福的普通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