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升初的套路

2017年10月22日 14:03 作者:朱仲南 来源:《今日文摘》  

  小学升初中,叫“小升初”。这个小升初,牵动了许多小升初家长的心。于是,骗子们也抓住这时机,登台演戏,耍出他们的“套路”。

  有一熟人找到笔者,说他的亲戚考某大学附中,分数大约差11分左右,估计进不了这所学校。所以孩子在家里不吃不喝,呆头呆脑,目光游离,把母亲吓哭了,于是放出风声,谁能帮她的儿子进校,价钱、费用都不在乎了。结果,真的就有人找上门来了。这三个人,真是及时雨啊,可以帮上亲戚的大忙了。

  这三人分工十分明确,一个称自己是“美术家”,在X德路有自己的工作室,并有自己价值几十万元一张的作品。一个称自己是介绍人,得知孩子想上这所学校,刚好美术家人面广,路子活泛,直通三江,通至海洋,无所不及。所以便想成全此事,解人之困。第三个人是不说话的,任务是点头或摇头,美术家说他不方便说话,只会做事。所以,这三个大致可分为,“美术家”,“中介人”,“点头者”。在孩子母亲设的晚宴上,这三个人开始了一招一式的“套路演出”了。

  孩子的母亲说:真心痛孩子,差了11分,没有被录取,孩子天天哭,我也天天哭。

  美术家动情地说:嘿,唉,知道你们心急,知道你和孩子难受,才来帮这个忙,我可以牺牲一个晚上来帮你们,是下了大决心的。我一个晚上可以画两平尺的画,一平尺可以卖几万元,两平尺就等于六、七万元左右了。但一听到你孩子的事,就决定来帮了。如果不帮,于心不忍啊。这时,点头者就点了三次头,中介人流露出无限的感激之情。

  孩子母亲说:怎么帮呢,听说名单已经定了,已报大学领导开会通过了。

  美术家说:什么事都要有程序的,那是走程序。點头者又点头了。美术家接着说:给你们透露一个信息,千万别外传。现在是差一分要多少多少钱,不要透露了。但你们先给五万元吧,事成之后再给五万。因为中介和你们认识,就这十万元算了。

  孩子妈妈的另一个亲戚说:办不成怎么办呢?

  美术家说:我一张画卖几十万元,办不成了,我就送一张画给你们。唉,我是看着你们不舒服我就不舒服了,非要帮这个忙。我把大学的领导干部也请来了。这次,“点头者”没点头,仿佛已进入了战斗的状态,目光坚定地望着前方。

  孩子的母亲有一点犹豫,像在思考什么。这时,美术家充满感情说:别想什么了,你们如果不付费用,是办不了事的,打正义之战也是要有费用开支的。如果你舍不得出这些钱,孩子知道了,他今晚会写一篇难忘的日记,记下你们为了省几万块钱,牺牲了他的前途,他会怪你们一辈子的!这时,中介低下了头,做出一副沉重万分的模样,那个“点头者”,轻轻地拭去眼角的什么东西,缓慢地抬起头,瞬间,又点了点头,一种无声的责怪喷薄而出。

  孩子的母亲被彻底感动了,她从提包里掏出了包着钱的胶袋,哽咽地说:谢谢你们了,你们是大恩人啊,你们救了孩子,也等于救了我。

  美术家说:我和大学的这位领导是不收钱的,这钱只能交给中间人。中介坚定地接过钱,流露出马上去赴汤蹈火的气概。点头者重重地又点头了,给孩子母亲一个不成功,则永不罢手的壮士般的表情,咬紧了嘴唇。美术家说,五天内,必须给出答复。第七天,笔者的熟人来电话了,说:泥牛入海,无任何信息。问我怎么办?

  笔者说,这套路很一般,表演最好的是不吭声的那个“点头者”。这钱一定是被骗了,而且是追不回来的,若要追,中介人说钱已转给美术家了,美术家会说没收到,点头者说我那天重感冒,发烧,他们说什么我都记不清。你们要是去追美术家拿那张画,可能更大的骗者正等着你。除非你有证据,否则一切都是白费功夫。

  笔者说,告诉你的亲戚吧,年轻人,考不好不必哭哭啼啼,进不了名校也没什么大不了,你亲戚回家后可以叫小孩写一篇日记,记下这件事情,凡是以后有挫折,有困扰的时候就看看,分清什么是真善美,什么是假丑恶,这或许会成为一种动力,发愤向上的动力。

  时常用真善美雕琢自己的人,什么歪套路都没有用,要走的是真善美的大道。真善美是人生最好的通行证,是人生最高级的证书。

  (蔡胜文荐自《南风窗》)

  责编:天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