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时光

2017年06月04日 15:06 作者:梁凌 来源:《思维与智慧》  

  年轻的时候常常任性。刚上班,工资低,偶尔有一笔小积蓄,就会来一次近距离度假,钱花完了,假期也结束了。这样做,还有着亮堂堂的理由:反正就是个穷,再抠也抠不出个富翁,所以不要对自己太吝啬。人生,不就是为了看到更多的风光吗?再说回来之后,不是可以写写文章吗?

  一次,在商场里,看上一件白色纯麻的连衣裙,一问价钱,够我半个月工资,咬咬牙买了。刚买过,转头又看见一条黑色的,穿上一试,也漂亮得很。这下就为难了,恨黑白不能兼得。卖衣服的说,你其实可以拿两条。两条?好,那就两条吧,不就一个月工资吗,辛辛苦苦工作,不就为了开心吗?

  现在回想,那段时光很恣意,像一朵花,开在春风里,一片云,游荡在天心里。

  任性的理由,甚至可以与天气有关。

  春天里,坐在窗口看书。一只蜜蜂飞进来,落在我的胳膊上嘤嘤。向窗外望去,桃花,樱花,玉兰,紫荆,粉粉白白地笑作一堆,空气里,乱溅着甜丝丝的香气。那只蜜蜂,也许是春天派来的,它拽着我的胳膊说,走吧,去春天里玩。索性放下书,跟着这只蜜蜂飞进春风里去了。是谁说过,春天不是读书天的?

  岂止是春天。遇上一个“不风不雨正清和”的天气,总会有个声音在耳边说,出去玩吧,不要那么刻苦。于是就骑着单车出去了,去河边看人钓鱼,到山间数片片红叶。有时候只是一个人在街头闲转,看榨甘蔗汁的人,怎么把甘蔗削尽,再放在机器里旋转;看卖菜的扯着嗓子喊:“快来买呀,四大名菜!”看穿戴时尚的女人,牵着一只名贵的白毛狗,狗也穿着漂亮的花背心……为什么要出去,因为天气好,还因为一年四季没有几个好天气,理由够充足了吧?

  即使读诗,最喜欢的,也是古人的对酒当歌。虽然自己不善饮酒,却能通过读诗,感受疏狂一醉的洒脱。比如李清照有一次喝醉了:“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黄庭坚喊着“人生莫放酒杯干”,故意把自己灌醉后,又是“簪花”,又是“倒著冠”。他把一朵菊花斜插在头上,反戴着帽子,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路人呀,你们随便笑去吧!

  同样喜欢的,还有那份纵情山水,采菊东篱的情怀。如“行止水尽处,坐看云起始。”“汲来江水烹新茗,买尽青山当画屏。”“一片青山入座,半潭秋水烹茶。”……

  是啊,生活中,总会有一段这样的野生时光,蓬蓬勃勃,像云像雾又像风,自由流淌,任意西东。要不然,人生岂不是太拘谨了。

  我朋友说,他最开心的一次旅行是——有一年自驾车去外地开会,走到半路上堵车,一堵就是半天。会议肯定是来不及了,那怎么办?索性不去。不是好久没有旅行了吗?那好吧,去旅行。开车下高速,转入一条山间小道,沿着小道向前,渐渐入了画境。大片的油菜花,天空仿佛是蜡染,山峦发出翡翠似的光,包含水汽的云朵,在山顶来来去去。要不是堵车开不成会,哪有时间旅行!他说。

  这种野生时光,有时是率性的行为,自由的心灵,有时是一种人生态度。

  有年坐火車,遇上一个胖美人。她从一上车就不停地吃呀吃。闲聊中问她,有没有想过瘦身。瘦身?为什么要瘦?我以前也瘦过一回,她说,那是为一个喜欢的男孩子。他嫌我胖,我就饿着肚子瘦给他看,后来果然是瘦了,可是我发现,他跟另一个胖女孩儿谈上了,她比我还胖。我得出一个结论:不管我胖,还是瘦,喜欢我的人,和不喜欢我的人,都是一样的。后来嘛,我就和自己和平相处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旁边一个男孩儿正无限欣赏地看着她,目光里全是蜜——那是一个很帅气的男孩子。他欣赏的,也许正是她的不管不顾、任性天真呢!

  (编辑 之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