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之青

2017年04月21日 18:44 作者:叶春雷 来源:《思维与智慧》  

  松四季常青。孔子说:“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孔子配说这样的话,要是我,真就不配的。

  假日里,到紫荆农庄借得浮生半日闲。四处花木成行,环绕一大片野水,供人垂钓。偌大的农庄,非常清静,除了垂钓的几个人,没有什么人。看来此处还没有火爆,一火爆,就糟了。

  我特别青睐一幢独体别墅后园的那片松林。我和女儿在松林盘桓,真是恋恋不舍。衰草覆盖的地上,掉落着很多大大的松球。我是真的还没有见过如此大的松球,随手拾起两枚,带回家去。女儿也拾起稍微小巧精致的一枚。我手托松球,让女儿给我在松林拍照。内心里,是痴人说梦,把自己当成行脚的僧人了。手里的松球,大约有菩提的味道的。

  秋色其实是艳的。秋花其实是比春花更艳的。水葫芦紫色的花儿开遍池塘,蛾眉豆花的火红,桂花的金黄,还有洋姜花的灿烂,那都是秋色的妩媚多姿。唯独在这松园里,一色青青。青是唯一的色彩,伴随地上的草黄。这一色的青,配合秋气的肃然,让人不得不端庄起来,远离邪念的。

  我明白墓地为何要植松柏了。一看到松柏,戏谑的心就要敛束,放荡的心就要收回,孟子说“求其放心”,大约是要在看到松青之后的。松之青有一种特别的镇压的意味,这镇压不是暴力,恰是道德的敛束。没有松青陪伴的岁月,人,大约是很容易荒唐的吧。儒家文化里有一缕缕松青,大约与其“温柔敦厚”的诗教是一脉相承的。

  但中国文化也是多弹性的,并不是那么乏味,一本正经。端而媚,大约也正是这松青的骨髓吧。在这片松园里,我的心是端肃的,但也是活泼的,仿佛水中的鱼儿,欢快地摇头摆尾。摆脱了都市生活的局促和倦怠,在这一片靓丽的松青中,人是多么解脱的一种感觉啊!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中,他一归园田,首先在意的就是“松菊犹存”。好了,松还在,菊也在,我还害怕什么呢!他日日在松园徘徊,“抚孤松而盘桓”,那是多么惬意的一种人生!譬如此刻,我也把手放在粗糙的松树皮上,摸一摸,围绕一棵参天的大树,绕上一圈,两圈,三圈。松木是很好的木材,不是庄子所谓“散木”,但松在人的眼中,却有非常潇洒的一面,仿佛出世的高僧,一般世俗之人,是很害怕用斧斤去靠近它的。松有一种凛然之气,那四季常青的色彩,让人屏住呼吸,不敢亵渎,更不敢伤害。

  桑是物質的,松是灵魂的。松之青,是灵魂的色彩,是接近“圣”的色彩。张岱笔下,松“鳞爪拿攫,义不受制,鬣起针针,怒张如戟”,那是剑拔弩张的,偏重武圣关羽的味道。我眼中的松,还是孔子的,以一方静定的松青,让人敛束清心,而又心游万仞,活泼泼的,如天地的枢机,盘桓复盘桓,放下再放下。

  说到松之青,人们自然联想到竹之青。竹竿竹叶,都是烟青的。相较而言,竹之青在骨秀,松之青在骨鲠。竹青飘逸如云,松青沉厚如石。竹林中人,自然有魏晋风度;松青之下,不改刚毅木讷。

  带回家的,不仅有大大小小的松球,更有那满树松青。有这样一树松青的日日浸润,红尘中一颗心,也是可以不染尘埃的。

  (编辑 之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