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派头”的下场

 2017/02/09 17:13  蒋骁飞 《思维与智慧》  (124)    

公元前288年,齐闵王田地和秦昭王相约共同称帝,秦昭王为西帝,齐闵王为东帝。自从有了这个自封的帝王名号,齐闵王还真有了君临天下的感觉。这领导当大了,人就变了,齐闵王从此谁也不放在眼里,架子和脾气一下子大了许多。

公元前284年,燕昭王任命乐毅为上将军,率领燕、赵、韩、魏、秦五国合纵攻齐。齐将触子率齐军与五国联军对峙于济水旁。齐闵王敦促决战,派人面见触子,辱而呵斥道:“你如果不尽力作战,我就灭绝你全族,掘平你祖坟!”触子一听,十分震惊、伤心,准备让齐军不战而败。两军刚一交战,触子就鸣锣收兵,齐军败退,联军乘胜追击。触子驾一辆车逃走,不知去向。

接着,齐闵王又派另一位将领达子统领残兵在齐城门秦周之地迎战五国联军。面对情势危急但无任何犒赏给战士的情况,达子派人向齐闵王请求赏金。齐闵王大怒说:“呸!你们这些无用的废物,我杀了你们全家都不觉得解恨,还要给你们钱?”结果齐军与燕军一交战就败下阵来,最后达子战死沙场。乐毅抓住时机,乘胜进军,一举攻下七十余城,齐闵王仓惶逃奔卫国。

逃到卫国后,齐闵王那副领导的“派头”仍然不变。卫国国君让出皇宫给他下榻,自称为“臣”,供应他所有生活用品,以最高规格接待,可齐闵王对这样的服务质量还不满意,经常大发脾气,不是嫌茶水太烫,就是嫌卫国菜不好吃。齐闵王还把卫国的高级官员当作奴仆一样随意使唤、呵斥,就像在自家一样任性。在公开场合,他要求卫国国君随其后、坐其下,根本没把人家放在眼里。忍无可忍的卫国国君停止了供应伙食,齐闵王一下子就傻了眼,只得投奔鲁国。然而到了鲁国,他并没有接受教训。鲁国派使臣到边境迎接,齐闵王询问鲁国要怎么接待他,使臣表示当然会把他当作国宾。齐闵王一听暴跳:“你们这帮蠢货!难道才过了几天,就忘了站在你们面前的人是东帝!”他要求鲁国必须以国王的礼节迎接他,甚至还要求鲁国国君必须从早到晚,站在堂下,伺候他吃饭和听候呼唤。鲁国国君听后,不由吓了一跳,甚至下令封闭边境,不让“东帝”入境。

齐闵王只好再次改道投奔邹国,恰巧邹国国君逝世,齐闵王宣称他要以天子身份吊丧,要求邹国新任国君背向棺木,站在西面台阶上,向北哀哭,而齐闵王却坐在北面祭坛那里,举手表示慰问。结果,邹国告诉他:“我们是个小国,不敢劳您的御驾,您还是到别处撒播你的御恩吧!”

齐闵王一路逃,一路大摆架子,谁也不欢迎,最后走投无路,如丧家之犬逃回齐国莒城,援齐的楚国大将淖齿拜见了他。谁知,刚一见面,齐闵王就指责淖齿救驾不力,要求淖齿跪在大厅之外谢罪。淖齿怒不可遏,把齐闵王吊在房梁上剥皮抽筋。这个齐闵王虽身在逃亡途中,但“领导”情结不改,已国破家亡,吉凶未卜,还在端架子、耍派头,结果丢了性命,实在可悲可笑。

(韩玉乐摘自《知识窗》2016年第4期)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