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净的眼神

2016年10月16日 12:03 作者:张金刚 来源:《思维与智慧》  

  永远不会忘记那次深山采风遇到的山里孩子,他们毫无戒心地带着我们这群“造访者”,在老街老屋间穿梭,在村口菜园里闲聊,瞬间我们如是村中一员。他们的笑容那样纯真,言语那样质朴,特别是那一双双纯净清澈的眼睛,如细雨洗过的山林,如山涧喷涌的清泉,更如那一方蔚蓝如玉的天空,令我们这些长年在城市尘事间辗转的俗人,顿生一种回归本真的恍惚之感。完全无法抗拒,只顾将随身带的好吃的一股脑儿地送给他们;他们再次用喜悦纯净的眼神回馈我们,心灵一时被涤荡放空,了然无尘。

  不仅他们,连同他们的父辈、祖辈,虽依然在深山艰辛地耕耘生活,但眼神中没有丝毫焦灼、困顿,没有丝毫抱怨、乞怜,有的只是那种恬淡、自足、坦然的纯净,可爱又值得怜惜。夏日的午后,他们在石板路上扎堆纳凉,会从自家树上摘满满一瓢黄杏与大家分享;想必稍后又要拎起锄头隐在庄稼地里专心劳作、锄草施肥。一幅久违的桃源般的画面,令人陶醉。

  他们的生活,我不想打扰、不作评论,只静静地感受,默默地认同,便心生美好,心如止水。我明了,只有心灵纯净,眼神才会如此纯净;只有心无奢求,岁月才会如此静好。我心向往,更在世事纷扰中一路追寻。

  一位大姐悄悄告诉我:昨晚在电视新闻中看到你了,与众人不同的是你的眼神,没有那些在机关单位混久了的世故、深沉、凝重,依然是那样的简单、纯净、阳光。大姐的话,让我心里一暖,也让我更加坚定地去坚守着内心的那一份本真,喜欢这样一直纯净下去。

  我心很简单,是骨子里的。对工作,始终有着一份虔诚,十多年了还对每项工作心生敬畏,生怕出纰漏。有人笑问:你都是老手了,应该不惧写材料吧?我无奈地说:哪有,照样会着急。对前途,始终相信功到自然成,没有付出哪有收获?故而,对升迁晋级看得很淡,不争不抢、不愠不躁,只专注干好本职,违心之事从未做过,也断不会做。对他人,始终以诚相待,将人往好处想;虽然也受过误解和伤害,但我从未怀疑过对人施以好心的初衷,相信与人为善终是正理。有朋友说我“傻”,那我宁愿这样走心地“傻”下去。活就活得真实,简单纯粹;不管我今后功成名就也好,平凡无名也罢,面对旁人的,定还是那双纯净的眼睛。

  或许是心之所向,我特爱与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交往,与他们玩儿在一起,虽已是大叔级别,却乐于与他们称兄道弟;有时,他们也会调侃我“老头儿”,我也会打趣他们“小屁孩儿”。他们对我这位前辈的尊重,是真实的,感受不到丝毫的奉承之语;而我对他们这些后来人的爱护,也是真心的,全心全意带他们成长,避开我曾走过的弯路。他们爱憎分明的天真,与我保留的那份天真,使我们毫无代沟地成了忘年交,在我们的微聊群“年轻的战场”中真实存在,只因我们共有的纯净眼神。

  带女儿参加一场婚礼,席间一位她的同学,宛若深谙世事的“小大人”,两眼滴溜溜乱转,各种场合上的语辞张口即来,惹得满桌宾客称赞不绝;而女儿却两眼应接不暇,愣在那里,不懂其间之道。这场景,我却没感到尴尬,十岁孩子的眼神就该是纯净的,那才真实。

  眼神纯净的人,心地肯定差不了。眼神纯净的官员,一定心地无私、全心干事,赢得群众拥护;眼神纯净的商人,一定诚信经营、童叟无欺,生意越做越火;眼神纯净的男人,一定富有责任心、有担当,事业家庭两不误;眼神纯净的女人,一定温柔如水、贤惠善良,是“君子好逑”的“梦中情人”;眼神纯净的长者,一定纯真睿智、气度非凡,是值得景仰的品行俱佳的先生……

  纯净的眼神,是一张绝佳的名片,更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做眼神纯净的人,和眼神纯净的人交朋友,那一生必将纯净、快乐,无憾无悔!

  (编辑 花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