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语

 2016/09/18 12:12  吕游 《思维与智慧》  (132)    

本应是田上长禾为苗,可这个“苗”字却成了“田”上长“草”。

这棵草在这块田里已经生长了数千年,这是棵什么草呢?

原来,每一棵禾都曾经是一棵草,每一棵草都可能是一棵禾。不要怕自己是一棵小草,只要努力,你早晚会成为一棵苗。

别看“小”,却站在“大”之上。原来,不论什么东西,都是由“小”侵入,哪怕你再“大”。

总想“少”出一点儿“力”,干出的活儿、写出的文章、种出的田、做出的东西总是“劣”。

“福”字由一件衣服、一口田组成。何必欲壑难填,原来,古人早就用这个字暗示过,有衣穿、有饭吃就是福!

把一个物体分成左右两半后就“小”了。那么,把一个困难分成左右两半,把一个烦恼分成左右两半,把一个痛苦分成左右两半,是不是也都变小了呢?

古人出“门”前总好张“口”问一下,认为这样出了门后才不会走错路,于是便有了“问”字。

我们在做任何事情之前,是不是也要多问问呢?

问历史,问科学,问自然,问众人,倘若如此,将会少走很多弯路!

只有心上有了你,你在我的心上,才会爱你、尊敬你。

想得到别人的爱与尊敬,只有用自己的心赢得别人的心。

左边一个“心”,右边一个“青”,心要“青”才有“情”。这“青”,是年青的“青”,是青春的“青”,是青翠欲滴的“青”,是青青河边草的“青”。“心”若衰老、枯萎了,还会有情吗?

一轮朝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新的一日开始了。然而人这一生,能有多少新的一日呢?

不要总觉得自己日子很多,算一算,假若你能活到80岁,你不过才拥有29000多天,你能不珍惜你的每一个新的一日吗?

左边是“心”,右边是“亡”。人再忙,也不能丢了心。“忙”得连自己的那颗“心”都不要了,就成“亡”了,那还忙什么,再忙又有什么价值呢?

一个“人”,一生都在寻找自己的另一“半”。

只有那个“人”成为你心中、成为你灵魂的另一“半”,才能称之为伴侣、老伴。

一半是三桶水,一半是两把火,是水把火浇灭了,还是火把水烧干了?

原来,水火相争,就变淡了。人若天天相斗,本来浓郁芬芳的人生也会变得淡而无味。

一个人心系一块田曰累。

这田,对农民来说是土地,对工人来说是机器,对教师来说是讲台,对作家来说是稿纸,对科学家来说是实验室,对赌徒来说是麻将桌……

虽然都是心系一块田,但田里长出的东西却大不一样!

上面是“夕”,下面为“口”,原来古人晚上相遇时,因天黑,彼此看不清对方是谁,便要用“口”通报一下自己叫啥,于是就有了“名”这个字。

现在,“名人”满天飞,还用得着通报吗?

“心”的“秋”天是愁,古人总觉得秋天肃杀、萧条。若是颗粒无收的秋天,当然愁了;若是硕果累累的金秋,那还愁吗?

“十”古为“甲”,指人戴的头盔。“早”指太阳升到与人的头盔高度接近处的时间。

阳光照到头顶为“早”,若你天天睡懒觉,阳光怎能抚摸到你呢?你每天便见不到“早”。

一生无早晨,不知要失去多少绚丽的风景。

繁体的“愛”字中间有“心”,简化后,“心”没有了,人笑“有友无心”。

爱表面上的“心”有无不要紧,关键要把“爱”装在心中。

其实,真正用心去爱,“心”是看不见的。

今是眼前,贝是钱财。眼里若装满金钱,其他任何东西都看不见了,连心也被挤进角落,连良知也被压得抬不起头来……

“子”把“老”背在自己身上(“老”的另一半在“子”身后),就是“孝”。你背过老吗?你老了,有人背你吗?

何为幸福,何为和谐?老了有人“背”就是幸福,人人老了都有人“背”就是和谐社会。

“千”与“里”组成“重”,千里征途,古人还要挑着行李,路遥无轻担,能不重吗?

一个人,生命中若缺少千里征程,无论如何也“重”不起来。

“路”这个字是由“足”与“各”组成的。

“足”说明世上所有的路都在足下,都是用脚走出来的,有足便有路,无足便无路。千里之行,万里之路,均始于足下。

“各”说明世上虽有千条万条路,但是,各人有各人的路,各人要走各人的路,各条路有各条路不同的曲折,各条路有各条路不同的风景,各人走各条路走出的是不一样的人生……

(编辑 思智)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66 =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