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一诤友足矣

 2016/08/19 22:38  秦海 《思维与智慧》  (174)    

俗语“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诤友犹如良药,诤友犹如忠言。

一日,与朋友聊及“知己”的话题,我借古人一句话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朋友说是的,但人生更难得的是诤友,而诤友对自己的帮助也会更大,所以更应该说“人生得一诤友足矣”。

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没有缺点、没有过失、不犯错误。当然也可以由自省、自查发现并改正,但实践证明,更需要有人指正、有人批评。光靠自省、自查是远远不够的。那么,什么样的人或者说什么样的朋友才可能随时指出自己的过失、批评自己的错误呢?这更多要由诤友去完成。

古人有“千人之诺诺,不若一人之谔谔”的话。“诺诺”者,言听计从也;“谔谔”者,敢实话实说,主要是说出不同意见也。“谔谔”者不一定都是诤友,但诤友多是“谔谔”者。因为诤友之“诤”,就是敢于以语言抗争。而抗争,自然是不同的意见。表示认可、赞同、拥护是谈不到抗争的。所以“谔谔”通常也多由诤友和有诤友精神的人去担当。

事实证明,“谔谔”者要远比“诺诺”者难得,也就是诤友要远比“诺诺”者难得。这并非诤友太少。而是“谔谔”者大都不受人“待见”,至少也会被敬而远之。“识时务者为俊杰”,一些本来的“谔谔”者也会磨去自己的“谔谔”棱角而变得“诺诺”圆滑,或者把自己变成“没有嘴的葫芦”。这样“谔谔”者自然就少了,诤友也就少了,其难得也正在此。

东汉末年,曹操与袁绍在官渡进行了一场大战。战前,袁绍的众多谋士都“诺诺”地紧跟袁绍的战略部署,认为袁绍必胜。唯独田丰一人“谔谔”,分析敌我形势后,力劝袁绍谨慎从事,从长计议。袁绍哪里听得进,反而认为田丰动摇军心,将其下狱,声言凯旋后再与田丰算账。结果官渡一战,袁绍惨败。他羞于见田丰,竟派人将田丰杀于狱中。

相对而言,曹操能听“谔谔”之音。他决定征讨乌桓时,他的谋士大都唱反调。但他还是决心征讨,也获得了胜利。那些当初唱反调的谋士个个不安。曹操把他们召集起来,他们也以为要跟他们算账。岂料曹操反而肯定他们的“谔谔”,鼓励他们以后仍然直言说出自己的意见。曹操能成为一代枭雄,与他能这样容忍“谔谔”者不能说没有关系。

所谓“得人心者得天下”,宽容、容忍“谔谔”之音是一个重要元素。一般情况下,手无寸权的人要比权力炙手可热的人更能听到“谔谔”之音,而掌权者则比手无寸权的人更能听到“诺诺”。

俗语“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诤友犹如良药,诤友犹如忠言。诤友最可贵,诤友最难得。人生得一诤友,可随时听到“谔谔”之音,及时发现得失,把人生之路走得更好。对掌权者来说,则可把“政”谋得更好。“得一诤友足矣”也“足矣”在这里,当然多多益善就是了。

(常朔摘自《北京晨报》2016年1月5日)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