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朴真金 清澈如泽

2016年06月07日 17:08 作者:杨晔 来源:《思维与智慧》  

  我安静的时候,想念金泽;我不平静的时候,想念的依然是金泽。阅过名山,踏过水乡,可是最向往的永远是金泽。

  与那些闻名遐迩的水乡古镇相比,金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没有丝毫的名气。以至于向附近的人打听,当他们得知要去那里游玩,都用奇怪的语气说,“那里有什么好玩的,朱家角才有名气的哟!”就是到了金泽,当地人也很纳闷,觉得他们世代居住的地方很平常。

  我说一句就很了然了,金泽的主街两侧只是普通的超市、小饭店之类的,仅供当地居民需要。就是旅店也只有一家,而且很冷清。

  生于北方住在北方的我是怎样得知连当地人都不知晓的金泽的呢?我喜欢水乡的韵致,但我根本就不想去那些沾染世俗的商业化古镇。我一直在寻找真正的水乡,安静得如世外桃源般的水乡。我在网上查了很久,才看到有人推介上海的金泽非常安静,非常干净,一点没有商业化,是最本真的水乡。

  于是金泽成了我的必达之处。在水乡成片的南方,但凡有些名气的,车辆极其便利。而金泽只作为一个地名或是一个站点存在着,几经换车,我终于到达了这个朝思暮想的金泽。

  流经金泽的河流,其主流横穿整个金泽,以主桥分为上塘里和下塘里。金泽曾经最大的特色就是桥桥通庙,庙庙临桥。金泽的桥很多,大约四五百座,而且不尽相同独具特色。其实金泽不是没有历史背景的,这里每座桥都有故事,每座桥都有历史。每座桥都是从久远的从前历经风雨变幻走到了现在,见证了世代变迁。真是房主易人人不再,旧桥依旧横水中。

  据说有一座桥建于宋朝,而且桥梁用的是最好的金丝楠木,立足船头,仰望这座穿越千年的古桥,虽已破旧,但厚重的气息分明是在宣告它曾经拥有的辉煌。真想纵身一跃,亲手触摸那从久远年代走来的历史,恍惚间旧世繁华就在眼前。

  有一处大宅院,园内瘦竹清晰可见,青翠欲滴,错落有致的房子雕梁画栋,一束阳光投在朱红门窗上,愈发显得熠熠生辉。据说某个电视剧曾在此拍摄。我坐在船上,呆呆地望着那紧闭的窗户,忽然觉得那窗户被一双指若削葱的玉手缓缓推开,而我就是当年乘一叶舟,立于船头的俊美少年,一曲悠扬的笛声吹开那扇朱窗,四目相视,从此留情。

  沿河慢行,平整的青石板纤尘不染,索性坐下来,双腿垂下,清澈的流水不急不慢地流淌,水上的绿葫芦若停若行地浮在水面。这里家家临水而居,户户推窗望水。河道纵横交错,遍布延伸到每一户。街巷相通皆以桥做纽带。南北有桥,东西通桥,东西南北处处通桥。

  无论是临河的主街还是巷子里,你听不到一声叫卖,你也根本看不到有人摆摊,即使茶摊也没有。根本不像其他的地方沿河商家,比比皆是,即使在巷子深处家家都摆摊。在这里连最常见的红灯笼你都找不到一盏,只是偶尔看到几个老人在阳光下安详地坐着唠家常,路过窗下,有少年在桌旁读书,抑或有主人刷洗衣衫的簌簌水声。一切如常,平淡得不能再平淡。走过小桥,行走在巷子里,你不会觉得自己是游人欣赏景点,所有的一切让你感觉你是一个回家的人,你途经的一切是你最熟悉的民宅家居,你见过的行人都仿佛是往常的朋友。

  金泽的淡定与从容让你仿佛置身桃源。四处的安宁,默默地表达他们不屑与尘世争宠;人们的淡定,默默地宣告他们不慕世间繁华。这一切,足以让那些所谓名扬四海的水乡黯然失色,足以让那些誉满全国的名镇无法企及。

  这半日的静谧时光足以使我的余生充满回味。以后,无论怎样喧闹的日子,只要想起至朴至纯的金泽,我就安然恬淡下来。

  (编辑 花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