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生活禅

2015年12月26日 11:06 作者:积雪草 来源:《做人与处世》  

  年少时,考试“打狼”,回家后食不下咽,话也懒得讲,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母亲叫我吃饭,我懒得动,母亲说:“没考好而已,又不是世界末日,快点出来吃饭!”我仍然沉默。母亲也不恼,一边干活一边说:“走路还能不摔跤啊?磕了碰了不要紧,要紧的是别赖在地上不起来。”听了母亲的话,我不再折磨自己,跌倒了就赖在地上不起来,这不是我的风格!

  星期天,母亲会安排我给菜园浇水,菜园虽说不大,但要浇完,也要花上一些时间。那么多的菜,一棵挨一棵的,还没有开始干活,我就发起愁来,于是消极怠工。母亲从外面回来,一眼就看出了问题,说:“眼睛是奸臣,手是忠臣,活儿看上去挺多,其实干起来就没多少了。”果然,我哼着歌,一个小时就把菜园浇完了。

  工作以后,遇到不公正的待遇。上司听信谣言,误以为我对他不满,所以有一段时间,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弄得我心情烦躁。母亲对我说:“人人心里都有杆秤,称天称地称人心,天长日久,总会称出一个人的分量。”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上司便找我说:“我仔细观察了你一段时间,你是个有能力的有原则的人。”回家说给母亲听,母亲说:“日久见人心,清者自清。”

  刚刚结婚那会儿,房无一间,地无一垄,日子过得清汤寡水。回家跟母亲抱怨,母亲说:“少年贫不算贫,老来贫贫死人,好日子都是一点点过出来的。”于是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四年后,有了小窝,有了孩子,有了有奔头的小日子。当然,仍不满足,回家跟母亲抱怨,那个人如何懒散,如何不关心自己。母亲说:“做人呢,不能太贪心,坐在福堆里不知福。要知足常乐,懂得惜福的人,才会有幸福。”

  去早市买菜,捆成一捆的小白菜,看上去碧绿养眼,回家打开一看,中间居然还有夹心,于是愤愤然:“现在的人,挣钱没底线,良心都让狗吃了?”母亲说:“多大点事儿,别生气了,吃亏就是得便宜。”

  不快乐的时候,母亲会说:“快乐会传染,你快乐了,别人就会跟着快乐。”遇到挫折的时候,母亲会说:“在哪里跌倒了,再在哪里爬起来。”就算是我高兴的时候,母亲也会说:“别高兴得过头了,水满则溢。”

  闲暇时细品母亲的话,总能咂摸出一些滋味来。母亲这一生,没有读过太多的书,既不是哲学家,也非信徒,母亲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她用一颗赤诚之心,在生活里摸爬滚打,洗衣烧饭做家务。在母亲的心里,有她自己的禅,用一颗禅心来与生活和解。什么是禅心?其实就是一颗包容之心,一颗舍得放下之心,一颗感恩之心。包容生活中的不平之事,放下生活的烦恼,不与生活中的苦闷去纠缠,用一颗感恩之心去生活。

  (编辑/张金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