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性跳槽

 2018/11/28 8:37  意难平 《今日文摘》  (178)    

在体制内跳来跳去算跳槽吗?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电视台记者,日复一日地外出,从寻找线索、采编到播出,风吹日晒,电脑辐射,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播出后看到自己辛苦做的新闻内容从构思到播出,内容南辕北辙,甚至被腰斩。初出茅庐的我简单又执拗,而现实太复杂,不想承受,遂辞职。

因為大学考了教师资格证,就考了当地小学教师。新老师都被安排教一年级,并且作为语文老师,毫无疑问地当上了班主任。面对台下50双求知若渴的眼睛,以及纯真的灵魂,我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老师。当老师不好吗?很好,有周末和寒暑假,福利待遇不错,孩子们天真可爱,七八岁的孩子会抱着我喊妈妈,会无条件地信任我,会给我带来各种有意思的笑点,让我一天都捧腹大笑。

当老师好吗?也不好,班主任就像50个孩子的妈妈,从早上6点到晚上6点,中午吃饭要排排队一个一个督促,一天或许连上个卫生间的时间都没有。我不是师范专业,班级成绩不理想,我想教书教不好,那就育人吧。然而挣脱不了应试教育的桎梏,素质教育的车轮也滚滚而来,一年级不仅要面对各种高强度的学习与考试,也要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与活动,要参加赛课,迎接各种检查。一天工作做完后,仿佛看到明天又是心力交瘁重复的一天。于是我又辞职了。

接着我专心学习半年考公务员,当上了警察,分到了派出所做内勤。作为一名英姿飒爽的女警,我不仅与各种报表、材料、档案、户政打交道,也出过警,见识了因为几块钱扯皮半天的纠纷,参与过持枪贩毒的大案,还乔装潜伏到赌场,被识破后一群人围上来我落荒而逃。当警察,与同事同吃同住,出生入死,一起做大事的情谊、大义凛然、破案后的成就感,让我自豪无比。然而,比见识各种人性黑暗的恐怖更难以承受的,是对职业的不认同感,对未来发展的迷茫。基层很累,民警很辛苦也很无奈,工作了5年,我又复习参加公务员遴选。

现在我在地方某委,从事文字材料工作,枯燥但平安,压力大但责任没那么大,也慢慢开始适应。

我一直喜欢看话剧,舞台上张弛有力的表演和光怪陆离的效果让我沉醉。想起了自己的新闻专业,从大学开始就一直喜欢写剧本,也参与过几次演出,特别羡慕剧场的导演与剧务,想去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却发现再也没有勇气去跳槽。美好的事物,旁观会让人赏心悦目,但真正把自己的喜爱变成职业,未必是一件幸福的事。毕业12年,跳槽4次,职位没有晋升,薪水没有增加,唯一不变的是稳定,对于一名没有赚钱压力的女性而言,找到稳定工作容易,但找到一份让自己每天能开心去上班的工作不易。

回头再看,我觉得跳槽需三思:一思跳槽跳跃的是自己的人生,可能跳到海阔天空,也可能是阴暗沟渠;二思跳槽若脚上无千斤之力,脚下无垫脚之石,脚前无平坦高地,无法做到稳、准、狠,也跳不到理想的位置,所以跳前得找准时机,积蓄资源与力量;三思跳槽跳来跳去,终需安定,喜爱与适合难以兼得,选你所爱,也要爱你所选。

 赞  0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