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有人说“你胖了”,要怎么回?

 2018/11/21 16:39  闫晗 《今日文摘》  (139)    

去参加了“非暴力沟通”工作坊,印象很深的是,其中有一个环节,老师收集了一些大家不喜欢听到的话,比如这一句“你怎么这么胖”,问现场的人:大家都会有哪些回应方式呢?

第一种常见的方式是反击,立即进入战斗状态:“胖怎么啦,吃你家大米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胖,我看你更胖!”咱可不能吃亏。

第二种是进入自责模式:“唉,我就是很胖啊,没人喜欢我。”自卑的人通常会如此。

这两种常见的反应被称为“豺狗的耳朵向外”和“豺狗的耳朵向内”,一个伤害别人,一个会伤害自己。它们是很多人本能的反应,日常生活中随时都能见到。

而非暴力沟通提倡的是“长颈鹿的耳朵”,专注于感受和需要。

当“长颈鹿的耳朵向内”时,可以从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出发,说:“听到你这样说,我有点难过,我希望被你接纳和认可,不管我胖还是瘦,你都能接受我本来的样子。”

还可以从对方的感受和需要出发,即“长颈鹿的耳朵向外”,说:“你似乎很担心我,可能你希望我更加注重健康吧,能不能给我一些具体的建议和帮助,比如我们一起健身?”

听到这样的回答后,我感到很意外,原来对于那些听上去“不入耳”“不友好”的话,还能有这样的解读和回答。这样温和坦诚的对话,能化解戾气,让人心生暖意。

后来小组讨论时,几位刚工作的年轻女孩总结出的最不喜欢听的话是,一回老家,总有亲戚说:“你怎么不回来工作,老家多好啊,干吗还留在北京?”她们的第一反应也是觉得对方多管闲事:“我就愿意,关你什么事?回老家,难道你负责给我找工作吗?”

可仔细想一想,琢磨一下,老家亲戚说这句话的动机是什么呢,难道就是为了秀优越和讨人嫌吗?

每一次没话找话的背后也有对方的感受和需要,这更多的是一种来自亲人的关心,尽管听上去有些“嫌弃”,他们也许并没有能力为这份关心付出具体行动;也可能有一些好奇,无法理解“北漂”的感受——总待在一个地方的人的确不明白大城市的吸引力到底在哪里。

记得有一次回老家,我姑姑突然对我说:“你在北京生活很辛苦吧,工作是不是特别累?要用脑子的工作也不容易。”

突然听到这样一句话时,我很意外,也非常感动,意外的是姑姑竟有这样的同理心,这句话别的亲戚都不曾说过,感动的是接收到了来自亲人的体贴和真诚关怀——原来不光有人关心你飞得高不高,也有人关心你飞得累不累。

那一刻,我对姑姑产生了極大的敬意,觉得她是个很厉害的人。有洞察力和同理心的人都是了不起的。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懂得“正确地”表达关怀,那一句无聊、轻佻又似乎带有挑衅的“你怎么不回老家工作”是很常见的,他们或许省略了一些潜台词:大城市的人多,竞争激烈,房价很高,交通很堵,在我看来生活压力太大,觉得你这样的大学生,学历不错,回到老家可能会有更舒服更“成功”的选择。

听到让人不高兴的话,忍气吞声是对身体有害的,即使当时不发作,也在心里种下反感的种子。可是,如果换一种理解方式,把对方心里的这些话考虑一下,在脑海中播放一遍,感受就不同了,也就没什么好生气的了。

有个姑娘说,她妈妈喜欢跳广场舞,但爸爸很反对,每次回家一见不到妈妈的人就要抱怨、发脾气,这让妈妈很苦恼,觉得爸爸太烦人,这日子没法过了。

她想了想,对妈妈解释说,也许爸爸需要的是你的陪伴,回家想看到家里有人在等着他。可一个大男人刚强惯了,又不好意思说“我很孤独,我需要你陪着”“老婆你不要出门,在家陪我”,外化出来就是抱怨,甚至发脾气。

生活中有些抱怨、吐槽、发火,其实只是一种变相的撒娇罢了,别看他们有时候显得凶恶,其实内心还是一个哭闹着满地打滚的小孩儿。需要剥离表象,真正体察的是,他们内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红楼梦》里刘姥姥是个高人,原因在于她是特别能看得清自己和别人的感受和需要的,二进大观园时,她需要的是表达感恩和得到物质上的收获,贾府上下需要的是放松和欢乐,所以她坦然地追着鸽子蛋满地跑,念出“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坦坦荡荡地客串了喜剧演员,最后实现了双赢,自己满载而归,贾府上下充满快活的空气。

后来贾母的大丫头鸳鸯为哄她出洋相一事道歉,刘姥姥说了这样的话——“我知道只是为了老太太高兴,要是真恼了,也就不会说。”

刘姥姥如此通达,真是非暴力沟通的高手啊。

 赞  2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8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