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解释,只解决

 2018/08/13 10:38  叶倾城 《做人与处世》  (86)    

我姐姐是医生,她最怕那种自己给自己下过诊断的病人,落座第一句话就是:“医生,我得了心肌炎,心慌,之前有感冒史。”姐姐的感想:感冒史?这世上没有过感冒史的人,怕是不存在吧?然后姐姐的难题就变成:如果检查结果与病人的自我诊断不吻合,如何说服他相信自己真的没病。

我其实也怕那种给自己贴标签的人。我曾接到过许多人的来信,有洋洋洒洒一大篇的,上来就是:“我大一,是INTP型人格,所以我沉默内向,既依赖直觉又十分理性……”我回他:“人,是多么复杂与立体的一种存在,你在陌生人面前沉默,不意味着在亲密爱人前也守口如瓶。你自以為理性,很可能只是没遇到让你失控让你崩溃的事儿。另外,你真不试试当个话痨吗?也许更开心。”

还有一封来信是这样的:“到了一所名校读高中,我很开心,却没有想到,宿舍生活有如地狱。我每天都渴望她们会主动叫我一起去食堂、一起去跑步,但每天,都是卑微的我先开口,而被她们冷冷拒绝。后来我不再开口了,与其被人家拒绝,不如我先高傲地不理她们。”

“她是我进校认识的第一个人,也是我的下铺,我真是掏心掏肺对她,可是‘我把人家当亲姐,人家当我是远房表妹’,她慢慢觉得另一个人比我有趣,开始远离我疏远我。我不想等着被抛弃,于是主动远离她,什么事情也不和她说,她叫我也不回,假装没听见。为什么我会这样呢?只是害怕被抛弃,就推开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后来我上网查了一下,明白了,原来我这样的人,就是边缘型人格障碍。老师,我该怎么治呢?”

我啼笑皆非,又急如星火地给她回信:人格障碍是一个精神疾病,必须由精神科医生确诊。但是,我确定你没有患人格障碍,非常非常确定。色盲者并不知道自己看到的颜色与他人看到的不一样,所以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有色盲;人格障碍者也是一样,他们是不可能有这种自知的。而反过来,会认为自己有人格障碍的人,绝对没这问题。

那你的问题是什么?官方一点儿,可以称之为“适应不良”,说得平实一点儿,就是没有适应高中的住读生活。把同学太当家人,天真地以为大家都应该时时刻刻在一起。人家一有自己的安排,你就觉得是被拒绝。其实,结伴去跑步,每一步还得自己迈,每一颗汗珠都得自己流。相约去食堂很好,但也许一个人去食堂能速战速决,省下时间来刷题、看小说甚至打游戏。

这些来信者,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太爱给自己贴标签了。我想这一方面是来自于“认识自己”的原始诉求,毕竟,人这一生唯一的丰功伟绩就是认识自己并且整合自己。从落地几个月起,我们就开始看镜子:这个人是我吗?我美吗?我聪明吗?我会有远大未来吗?另一个原因,也可能是:贴了标签,就有了解释,许多问题可以自然地不用解决。你报了单词百日训练营,但你今天犯懒,不想背单词。你说:“唉,我是拖延症。”拖延症是世纪难题,你心安理得可以懒下去了;你遇到心仪的异性,眼光像向日葵追随太阳一直追随他/她的身影。终于太阳落山,一切复归黑暗。你说:“我想我是无爱症患者。”这些网上来的新名词,在这种时候总是大起作用。你不是害羞你只是有病,谁能责备一个病人?你说错了话,该道歉的时候你说:“我是心直口快。”这是你的自我原谅,但在对方看来只是借口。你用一个美好的标签解释了自己的不动脑或者不妥当。这种寻求解释的真正原因,也可能是恕我贴个标签,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缺点,不愿意离开舒适区,不愿花费时间和精力去改变。解决太难也太累,不如解释,又容易又简单。

关于改变,中国有最触目惊心的俗话:“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要改变金石的形状,需要比它更坚硬的锲子,还得坚持不懈,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要改变体形,得管住嘴迈开腿,难不难,累不累?但一句“我是易胖体质”,轻而易举,一切都解释了。那些因为体形而产生的困扰呢?面对爱情的自卑呢?索性不解决了。要专心工作学习,有时候既需要外部的纪律,也需要内在的自律,而且不断反复苦不堪言。这时候说一声“我是手机癌患者”,OK,一切都解释了。癌,已经没什么可解决处理的了,于是,既羞愧又坦荡。

所以,如果你觉得你进步太少,也可能是你给自己的解释太多。有一句话,形容贵族,是“不解释,不抱怨”。解释和抱怨都是用嘴完成的,是时间闭上嘴动动脑子了,然后,用双脚走出困境,用双手解决问题。

(编辑/张金余)

 赞  0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