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统御智慧

 2018/05/13 17:58  曾仕强 杨智雄 《读书文摘·经典》  (149)    

如果你想知道自己用人的功夫到什么程度了,就请先回答这个问题:是领导比较重要,还是管理比较重要?如果你说管理比较重要,那你不太可能是大公司的老板,而应是小公司的老板;就算你是大公司的人,也只是部门主管而已。为什么我们这么断定?因为管理的重点是控制。控制什么?控制缺点,控制比自己弱的人。

一个人要有本事才能当领导。高层主管为什么叫领导?为什么不叫管理?为什么不叫主管?因为相比于管理风格,领导风格更重要。比如,一个学校,校规还一样,校长换人之后整个学校就不一样了。一个组织,制度没变,領导人一换就变了。

中国的组织文化跟人有很大关系。曾国藩说:“风俗之厚薄奚自乎?自乎一二人之心之所向而已。”也就是说,高层的氛围会影响整个组织的氛围。高阶领导者如何用人,这才是重点。

领导属于管理功能之一,管理有规划、组织、用人、指导、控制、领导等职能。虽然领导功能只占管理功能的20%,但是它决定组织绩效80%的效能。所以中国人常在领导上下功夫就是这个道理。

另外,我们为什么常常把领导跟统御合起来讲?统御,简单地说,就是统众御将。众是什么?就是兵。将是什么?将是帅,是将领。是带领千军万马的兵难,还是带领一两个比自己能干的将领难?当然是后者。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中国人很重视把比自己能干的将领找出来,一两个能干的左右手,可以赢过几百个笨蛋。即使拥有千军万马,如果都是乌合之众,没有几个能干的将领替我们打天下,那也没用。所以刘邦没有韩信,他也一筹莫展;雍正没有年羹尧,西部也平定不了。但有这样的将领,我们也要能掌控他,掌控不住的话,我们也会很辛苦。

事实上,我们不能等部属太能干了再去打压他,等他翅膀硬了再去打压他,就起不到效果了。

领导者一定要懂得儒、法并用。中国人在公开场合跟私底下的相处模式不一样,做高层的跟带兵的模式也不一样。

我们要懂得“扬善于公堂,规过于私室”。对于得力的左右手,如果我们从来不敢打压他,向来就对他很好,那结果呢?总有一天他会骑到我们头上,我们也没有办法。真正聪明的领导在公开场合不吝啬自己对员工的赞扬,在私底下也有本事打压比自己能干的员工。

能干的左右手是要配合我们演戏的,演得好,组织就很好带,演不好,我们再辛苦也没有用。大多数中国封建王朝的统治者,都是采取了外儒内法的方式,为统治披上了仁德的外衣。

现在很多企业中,老板经常骂基层的员工。每当看到这种情况,我就觉得很好笑,这种老板根本就是乱来。基层员工怎么可以骂呢?我们最多能骂中层干部,基层员工我们一骂他,他马上就走了,根本起不到效果。

在中国的企业里,责任最大的是中层干部,也就是中“坚”干部。这里之所以不用中“间”干部,是因为中层干部是企业的中坚力量和中流砥柱。

一般来说,基层员工重视福利。“你福利比同业少,还敢骂我,我还没怪你薪水给得少呢,我马上走人。”如果基层员工马上就走了,会让我们措手不及。所以基层员工不能骂,真正能骂的只有中层干部,因为中层干部相比较而言会忍辱负重。

我跟一些著名企业的高阶主管很熟,我常羡慕他们薪水很高,而他们却有自己的无奈,“不要羡慕我们了,80%是遮羞费”。什么是遮羞费?对此他们也给了解释,“领导脾气很坏,他骂我们的话我们都要接受。我们不接受就得走人,没办法”。一个人如果不能忍辱负重,是没办法承担重任的。

对中层干部来说,很多时候不是他的错,跟他的错没有关系,只是他要替组织背黑锅,才是能干的中坚干部。我们不能叫老板去背黑锅,所以中层干部就要能够担起这份重担。但是干部为什么愿意背黑锅?他不是省油的灯,也不是吃饱了没事做,所以作为领导,我们必须在私底下很关心他,特别关照他,他才会这样做来回报我们。

有的人说自己用人最能够抓到重点,一律一视同仁,听起来很有道理,其实根本就行不通。什么叫一视同仁?一视同仁就是看待每个人都一样,没有是非,没有好坏,做得好也这样,做得不好也这样。那就错了。做得好你当然要特别照顾他,做得不好要给他脸色看,这才对。因为你好人坏人分不出来,能人庸人区别不了,所以才会一视同仁。

大部分中国人都很清楚这一点:替你卖命的,愿意接受你骂的,愿意替组织背黑锅的,你要特别关照,因为他是你的心腹知己。这样的人就好比我们的心脏、肝脏,是一辈子不“叛变”的,尤其是肝脏,到生命最后阶段,三分之二坏死,才会告诉我们它真的不行了,这就是身体里最卖命的“干部”。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68 =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