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需要钝感力

 2014/09/19 17:38  张琦 《当代青年·我赢》  (319)    

毕业两年,我已经先后换了4份工作,而每次促使我离职的都不是什么大事。比如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某广告公司做文案助理,开会的时候主管偶然拿过我的笔记本扫了一眼,开玩笑说作为一个中文系研究生你这字儿可真有点拿不出手啊!当着所有同事的面,我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此后便总是躲着主管……还有一次,我穿了一套浅粉色套装上班,行政部的大姐看见我后竟然说了一句:“你怎么穿这个颜色的套装,看上去就像城乡接合部里的小大姐……”一旁的同事哄然大笑,我顿觉颜面扫地,此后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甚至产生了离职的想法。

其他几份工作,也和上述的情况差不多,要么就是领导太过苛刻,要么就是同事们的行为让人难以忍受,逼得我不得不离开令人窒息的工作氛围。一来二去,我就成了传说中的“跳跳族”。

同学聚会的时候,我忍不住向大家抱怨公司的同事都是极品,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只有老同桌李纯说:“这样看来我还挺幸运的,公司的氛围还不错,同事之间也相处得挺融洽。”得知我有意换工作,李纯便告诉我她所在的公司正缺一个策划,如果我愿意,可以把我介绍过去。我便开心地答应了。

一个月后,我跳槽到了李纯所在的公司。没过多久,我就发现,那里的工作环境并不像李纯说的那样单纯。比如吧,业务部的几个人总是面和心不和,背地里常常不露痕迹地相互贬损;前台小妹也不是盏省油的灯,特别喜欢见风使舵;还有李纯嘴里的靠谱老板,其实就是个爱慕虚荣的家伙,他身上的阿尼玛一看就是A货……

当我把这些“新发现”告诉李纯的时候,她竟然有些不以为然,不相信地说:“不会吧?我看业务部的人挺团结的,前台那姑娘也很勤快。还有啊,你没事老看老板的衣服干吗呀,你要认真听他说什么……”见李纯有些一根筋,我顿觉话不投机,也就没再说下去。

没几天,又发生了一件让我瞠目结舌的事情:周一下午,李纯跑去向老板汇报方案,老板大约是在哪里受了气,李纯就撞在了枪口上。老板当着几个新同事的面劈头盖脸把她骂了一顿,还抛出了“我真怀疑你脑子是被驴踢了,一个高中生做出来的东西也比你强”、“我要是你,早就找个窟窿钻进去了”这样极具杀伤力的话。当时别说是李纯,就连站在一旁的我也感到窘迫不安,心想这下李纯可窘大了,当初她还在我面前夸老板来着,这下真要钻地缝了……

没想到第二天在茶水间见到李纯,她竟然还是一脸平静,好像昨天那件尴尬事从未发生过。我不免感叹李纯强大的承受能力。慢慢地,我发现李纯确实非常不简单,她不怎么受他人态度的影响,有时候遇到讽刺或者调侃也只是一笑置之,然后该干吗干吗。比起她的神经大条,我就显得有些玻璃心,一遇见不友善的态度就会如坐针毡,还特别留意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细节,为了一点小事而反复纠结,甚至屡屡产生逃离所在环境的念头……

有一次我忍不住问李纯:“我发现你的内心真的特别强大,所以不会受到负能量的干扰。能不能教教我,怎样才能变成你这样的人,让自己不再那么爱纠结?”“我其实不是内心强大,只是比较钝感而已。”李纯想了想,认真地说。

“钝感?那是什么意思?”我忍不住问道。

“打个比方吧,两个人都被蚊子咬了一口,很快起了一个包,A的皮肤比较敏感,就不停地抓啊抓,最后皮肤就溃烂化脓了,进而患上了湿疹;而B呢,就比较钝感,他虽然也觉得有点痒,却没有当回事,身上的包没多久也就消了。所以说,如果你钝感一些,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自然困扰不到你。”

听了李纯的话,我恍然大悟:原来我的问题不在于工作环境太糟糕,而在于我太过敏感。从那一刻起,我便决定要向李纯学习,修炼职场钝感力,让自己变成一个对环境不那么敏感的人,将更多精力用在完成工作本身。

 赞  0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5 − = 41